首页 煮酒论史文章正文

断袖分桃:男欢女爱外断袖分桃的同性真爱

煮酒论史 2021年06月10日 03:37 190 yeshiwang
断袖是怎么结合的余桃断袖的意思断袖之宠
断袖和龙阳的来历龙阳之癖李承乾
短袖龙阳断袖之癖什么朝代这短袖藏得深

断袖分桃:男欢女爱外的同性真爱

《阿黛尔的生活》:被阶层差异摧毁的初恋

可能是出于一种悲悯情怀,亦或是怕观众无法接受艾玛不再爱阿黛尔的事实,导演并没有让阿黛尔病逝,也没有使两人从此陌路。影片的最后,阿黛尔受邀去参观艾玛的画展,在画展上她目睹了艾玛和莉莎的亲密而黯然离去。而艾玛的邀请,以及她那有意无意关注的目光,似乎表达了一个不愿阿黛尔从她生活中永远淡出的希望。同时,这也在观众的心中植入了一个疑问:爱情的力量是不是足以战胜一切?没有人知道阿黛尔的生活将会何去何从,但是她对艾玛的那份很纯粹的深情却永远地留在了我们心中。她那离去时忧伤的蓝色的背影,令人想起了珍妮特·温特森的一句话:如果你离开我,我的心会化作河水流向远方。

《孩子们都很好》:蕾丝边的另类缠绕

早期的同性恋题材影片,看得人紧张、压抑一些:它们大多侧重表现当事人不见容于主流社会的种种苦闷、孤绝--除了被放逐于社会边缘,同性恋者自身的纠葛和挣扎,更是把一颗心揉搓得七零八落。内忧外困,加之选择面相对狭窄,遇到投契者的几率更小,导致同性恋者的情感状态更浓缩也更敏感。压抑的恋情,更容易被外力或内心的风吹草动摧折与伤害,因此,他们的故事往往很陡峭很悲情。而《孩子们都很好》所描绘的,不再是干柴烈火式的同志之情,或处处掣肘、声声喋血的人间痛楚,它甚至是一部轻松明快的喜剧,讲述心想事成的同性恋婚姻,如何应对儿大女成人的后续问题。

《雪花秘扇》:超时空的密语

片中略有活力的创意为全知镜头或尼娜主观镜头中具超现实色彩的叙事和时空暧昧:交错,交叉,迭加。如,尼娜在高楼上,看见雪花出嫁的红轿子在上海都市街头掠过;尼娜开车时,看见路边的童年百合,如见前生的自己;尼娜在十九世纪的婚堂注视雪花,如注视前生的索菲亚……或,百合与雪花一袭清代装束,在上海外滩的高楼大厦前做女红。执著的思索、探求和友谊的价值可超越时空和社会变迁,获得永恒。若说这些是情感关系中的“非物质”元素,片中女性情谊的见证和信物,即写有“女书”的“秘扇”。女书、秘扇、老同,是男权社会里女性无声的反抗方式,她们的亲密、信任、承诺、伤心,皆在此,是与外界隔绝的生活中表达和交流的需要。

标签: 断袖分桃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华夏野史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