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闻异事文章正文

湘西实力最大的土匪姚大榜揭秘 最后成土匪的 湘西恐怖真实故事

奇闻异事 2021年05月15日 03:54 272 yeshiwang
湘西剿匪真实历史湖南人为什么像土匪湘西恐怖真实故事
湘西剿匪文工团的下落加强湘西土匪有多残暴湘西抗日真实故事
湘西张平原貌湘西实力最大的土匪53湘西剿匪文工团

湘西实力最大的土匪姚大榜揭秘 最后成土匪的

可以说,战争频繁,从匪首到匪徒,军队成为了培养土匪的一所预备学校。

湘西实力最大的土匪揭秘:

许多人可能都看过电视连续剧《湘西剿匪记》,这部电视连续剧描写反映的是建国初我人民解放军剿灭乌龙山土匪的历史事迹,剧中有一个著名的大土匪头子田大榜,他奸诈狡猾、凶暴残酷,令观众印象深刻。既然这是一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那么,历史上到底有无田大榜这个大土匪?

田大榜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也就是电视连续剧《湘西剿匪记》中田大榜的原型,他叫姚大榜,确实如电视剧中人物田大榜那样凶残阴险、恶贯满盈,也确实最终没能逃脱人民的法网,在革命武装的围剿中死于非命。

一、姚匪家世

姚大榜先后抢来民女龙氏、黄氏、梁氏和彭氏,长期霸占,恣意玩弄

姚大榜,字必印,号占彪,1882年生于湖南西部的晃县(今新晃侗族自治县)方家屯乡杨家桥的牯牛溪。这个姚大榜不像许多土匪那样缺乏教育甚至大字不识几个,他小时候上过私塾,待到长大成年,还考进了贵州铜仁的讲武学堂,接受了正规的军事训练,但他却当起了土匪,而且成为历史有名的大土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大榜,其父姚德钦,其母杨氏,祖辈均是忠厚老实人家,务农为业,耕种几十石谷田,没出过邪恶之人。

姚大榜年幼之时,浓眉大眼,愣头愣脑,是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因两膀宽大,父母疼爱,大家叫他大膀,榜与膀谐音,于是他得名大榜。

那时,姚大榜一家七口,除父母外,一个哥哥早夭,一姐二妹留在家里吃斋当老姑娘,一生未嫁。姚大榜年龄最小,哥哥夭折后,他成为独子,被家里视为传家之宝,娇生惯养,于是,他日益顽劣,好逸恶劳、惹是生非,年龄渐长,在当时世风的熏染下,他又染上吃喝嫖赌等各种恶习,结交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成了一个四乡闻名的痞子。古今中外,许多坏人之所以变坏,幼时家人的过度溺爱、环境对其的纵容是重要的原因。

剿匪部队在张贴宣传标语

父母为了这个姚大榜能成器,送他去私塾读书。姚大榜认了字,看些杂书,特别是被那些杀人越货的绿林好汉的故事所吸引,并将那些强人视作榜样,加以效仿。父母看到儿子如此胡作非为,净干那些遭人唾骂痛恨之事,给祖辈丢脸,十分伤心,但也管教不了。母亲死后,父亲被他给气疯了,时间不长,也撒手而去。姚大榜更加肆无忌惮。

姚大榜16岁时,进了贵州讲武堂,在那里学得一身玩刀弄枪的本领,奔跑如飞,登山如履平地,从那里回到乡里,他更是有恃无恐。

一次,蔡建狗偷了他一头牛,姚大榜知道后,要其退还。蔡家人多势大,不把姚大榜放在眼里,蛮横地说:要退,只有拿白鱼崽(方言,指小刀子)退你!姚大榜见他们如此狂傲,勃然大怒,掏出土夹板枪就把蔡建狗打死了。尔后,他相邀临近的姚国安(绰号牙生矮子)和姚本富(外号富林麻子),结为一伙,并从当时晃县有名的大土匪唐青云(混名唐大王)那里搞到20多条枪,扯起队伍占山为王,干起了土匪。

起初,姚大榜羽毛未丰,胆子还小,怕在附近作恶难以立足,就带人到贵州岑巩县龙鳌、牛场坡等地打家劫舍,积累了资本,势力日大,又返回牯牛溪。牯牛溪离县城太近,当了土匪,姚大榜便在湘黔交界处的偏僻山区方家屯安营扎寨,此处山高林密,人烟稀少,是土匪隐蔽活动的好地方。

随着抢来的财产越来越多,姚大榜在方家屯一带买田置地,修建房舍,由一间茅棚扩大到一栋正屋、两栋厢房,又在不远的贵州玉屏县的雾程,新修一栋别墅,供他霸占来的老婆蒋冠英居住。姚大榜先后抢来民女龙氏、黄氏、梁氏和彭氏,长期霸占,恣意玩弄。姚大榜的家产由原来的60石田,扩大到1200多石,手下匪众达200多名,并在新民、学堂坪和张家寨等地开办兵工厂,制造枪支,这里俨然一个独立王国,姚大榜成为一个闻名湘黔边界的大土匪、大地主。

二、方家屯的土皇帝

狡猾,凶残,狠毒,就是他的性格特点

姚大榜从当上土匪到1950年被解放军剿灭,先后为匪50余年,之所以生存和发展下来,自有其法宝。

狡猾,凶残,狠毒,就是他的性格特点,也是他在那个弱肉强食的旧社会称王称霸的护身符。

姚大榜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老鹰不打脚下石的道理,他不许手下土匪和外人在自己老巢方家屯一带祸害,若有违反,追究严处。有一次,他手下一个姓吴的土匪在他的保护区内杀了一个过路的商人,外人都说是姚大榜干的,姚大榜大为恼火,严加追查,终于查到是姓吴的手下干的。吴匪吓的面如土色,全身发抖,扑通一声就跪在姚大榜的面前,作揖磕头,连连求饶:我真该死!我真该死!求老辈子饶命!姚大榜要杀鸡骇猴,以儆效尤,他佯装不再追究,说了声:好了,你回去吧!吴匪以为他大发慈悲,连连磕头谢恩,可没出几步,等他转过身时,背后叭叭!两声枪响,吴匪一头栽倒在地。

离方家屯不远处有家人叫陈老满,一次被贵州土匪潘桥桥抢劫,陈老满告到姚大榜处,姚大榜于是在大年初一就带人将潘桥桥等3人抓来。当然,他不是白玩的,他一边要陈出500块银元的辛苦费给他,一边要潘退还陈家财物。待钱物交清,姚大榜又当众将潘桥桥等3人杀了。

附近的村子,国民党不敢派兵去抽丁派捐,青年被抓丁或遇到官司等事,只要给姚大榜送钱,就可以万事大吉。乡里发生纠纷,往往不惜重金,备足酒肉,请姚大榜这个老辈子去主持公道,不管输赢,都由他说了算。岩上有一个叫妖婆的大地主,家有万石谷田,有一年,她出卖百多石,开始卖给张家湾的一个地主,还未成交,晃县大地主杨宗贵与妖婆关系较深,又背地里唆使妖婆将田卖给了他,两个买家因此发生了争执。双方请姚大榜去解决,姚各收200块银元后,把田判给了张家湾的地主,并当众数说杨宗贵不该中途插手,还给了他几个耳光。从此,姚、杨结下了冤仇。

为了笼络人心,掩人耳目,姚大榜在晃县、玉屏、万山交界处的三角地区,办了一所玉屏中心学校,并自任校长,看起来是解决了附近儿童读书难的问题,许多不知内情的人也认为姚校长这是给地方上办了一件好事,殊不知实际上他是以此为据点,与各处土匪勾结联络,明抢暗夺。

1918年,姚大榜匪帮活动十分猖獗,龙溪口的众商家畏惧之余,想出一策,花钱请姚大榜来保护自己,幻想着使他碍于面子,不要再强取豪夺,姚大榜于是担任了晃县保商大队的中队长。哪料想,姚大榜当了官,匪性不改,他一方面不择手段地向众商家要钱要物。搞到大批钱物之后,他又突然把人马武装全部拉走,与玉屏县土匪头子曹云周会合一起,进驻玉屏县城。

国民党地方政权无奈,对其进行招安,封姚大榜为湘黔边区晃县、玉屏、万山联防办事处的大队长,主持三县治安联防。姚大榜是受封不受管,仍然是独立王国、我行我素,借着被封的官职,他扩大队伍,充实武器装备,掠夺财物,他觉得,还是土匪的生活自由自在,不久又公然反水,上山重操土匪旧业。

在玉屏县长岭乡的汪家溪,旧时的团防局坐落于此处,当时的局长马玉书与姚大榜是官匪勾结,明抢暗夺,坐地分赃。有一次,密探来报,有10人挑着鸦片路过此地。姚大榜与马玉书密商,决定实施抢劫,便设下埋伏,把鸦片给抢了。挑鸦片的10个人,9个当场被杀,剩下的那个人被姚大榜用马刀砍了一刀,滚下田坎,带伤逃脱,他跑到铜仁专署控告。国民党驻铜仁的白师长迅即派队伍来捉拿姚大榜。姚心机颇多,抢得巨额鸦片后预料会有人来算账,早已躲藏,国民党的军队扑了个空。无奈,白师长就怪罪团防局局长马玉书管理本地治安不力,渎职失职,便把马局长抓走,下到大牢,并押赴刑场陪斩。马以为要杀他,惊厥得一下瘫痪了。姚大榜则一口侵吞了劫得的大批鸦片,任马局长担当罪责去了。

1926年,北伐军第十军军长王天培在贵州天柱招兵买马,姚大榜便带领手下喽罗投奔,被封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十师一团一营营长。得了不少枪弹军饷之后,他又连人带枪带走,窜回老巢,继续当他的土匪山大王。

1934年,国民党当局为了堵截红军,又一次对姚大榜进行招安,委其为晃县铲共义勇总队副总队长。次年7月,姚大榜又一次拖枪上山为匪。

1936年初,贺龙率领红二、六军团长征过晃县时,就曾给姚大榜去信,告诫他不要执迷不悟,与人民为敌,要改邪归正,把枪口对准国民党。姚不听劝阻,反而屠杀了许多红军留下的伤病员和靠拢红军的群众。新合乡农民广志桥,因为给红军当过向导,被姚大榜活活逼死。

在湘黔边区这个特殊的地理和政治环境下,山高皇帝远,国民党对姚大榜数次招安,数次收编,而他服招不服调,受封不受管,反反复复,屡归屡叛,国民党当局对他也是束手无策,没有办法。

三、虎口脱险

姚大榜则用手指着一间房说道:他刚起床,正在抽大烟哩

1940年8月,国民政府派军队对姚大榜进行清剿,陆军独立一旅三团受命前往。一次,清剿队伍得知姚从万山抢来一民女,在雾城过夜,于是迅即派了一连人,星夜兼程,前往捉拿。

官军队伍靠近姚大榜住的房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那里。昏黄的油灯下,姚大榜正与抢来的女子打牌,猛然听见外面有动静,知道事情不妙,他一口吹灭油灯,推开那女子,掏出枪,飞快地爬上屋顶。姚大榜练过轻功,能飞檐走壁,悄然无声,这时他将一床棉絮捆成一捆,往房子的一头扔去。

包围房子的官军看到一个黑影扑通落地,以为是姚大榜,喊着抓活的!抓活的!都扑了过去,姚大榜则趁机从屋顶的另一头纵身跳下,逃之夭夭,待官军明白上当,回身来追时,姚大榜早已逃远了。

一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清剿队侦知姚大榜已回到家里,于是出动大队人马,天亮前围住了姚大榜歇息的村子。姚大榜起床后发现情况不好,顺手操起一个斗笠,披上蓑衣,把两支快慢机驳壳枪放在装满粪水的粪桶里,装扮成一老农,挑着粪桶就往外走。没走出多远,清剿队队长抓住他问:老头,姚大榜在家吧?姚大榜装着老老实实的样子,一换肩,粪水就往外溅,弄脏了队长的裤子。队长后退一步,又问:姚大榜在哪里?姚大榜则用手指着一间房说道:他刚起床,正在抽大烟哩。官军队伍迅速围拢过去,将房子层层围住。姚大榜过了两根田埂,把粪桶一扔,捡起两支手枪,迅速逃离。

官军把姚大榜家里搜了个底朝天,只找到他的几个老婆和儿女。清剿队队长问他老婆:姚大榜在哪里?他老婆说:刚才挑粪的不是吗?队长对着士兵们喊道:还不赶快给我追!可这时哪里追赶得上他?

清剿队几经围剿,几度扑空,恼怒至极,便抓走姚大榜的老婆、儿女,将姚大榜抢劫得来的金银财宝全部没收,挑了8担子。

四、阴险狡猾

他的双枪总是放在衣袋里,与人说话时也手不离枪

此后,姚大榜更加警惕,每晚睡觉总是把香火点燃后捆在手指或脚趾上,作为定时器和警报器,待香火烫醒他时,又另换一个地方,往往一夜之间转移数处,这便是他做土匪的一个传家宝。

1942年,晃县爆发了黔东事变,组织者之一是晃县同善社社长秦宗炳(又名秦良善,绰号善人),他先后联络玉屏县罗殿卿、马和林及晃县姚大榜等人,一同举事。姚大榜是同善社的天恩,驻晃县,任酒店塘(地名)汞矿的矿警队队长,掌握百余人枪,枪支弹药充沛。姚爱财如命,假意与秦共同举事,向秦索取大量金钱。晃县敦厚堂药店老板吴敦明是秦的女婿,家有万贯,秦依靠他当做靠山,让吴先付给姚4万银元,以作军费。姚表面答应祭旗出兵,暗地里让玉屏县县长李世家于祭旗之夜出兵镇压。李暗示黄道乡乡长刘元藻率领壮丁事先埋伏。

8月23日,姚大榜、罗殿卿、马和林、黄尚明各带其队伍齐聚玉屏县黄道乡鸡婆田,杀猪祭旗,开始行动。姚心怀鬼胎,乘祭旗时说:此旗经高人敕赐,法力无边,能避枪炮,我乃试之。说罢,拔出手枪,对旗而射,连打三枪,将旗打烂,并说:此乃骗局,吾不信也。遂将其队伍撤出。刘元藻之伏兵即向罗、马、黄的队伍进行包围射击,未出半小时,罗、马、黄之队伍即被打垮溃散,各奔东西。秦宗炳催姚大榜出兵,姚向其索款不休,先后要去7万余元,仍然不出兵。秦始知上当,自觉羞愧耻辱,仰天长叹,投河自尽。

当时地方国民政府禁止纱布走私,不准湖南纱布运往贵州,这损害了龙溪口各商号的利益,他们暗地寻找靠山,给姚大榜送去大批金钱,让他带人押送纱布货物。狡猾贪婪的姚大榜,多次干出监守自盗、押帮抢帮的勾当。一次,姚大榜带人押运一船纱布往玉屏县,天黑时到达小地村。半夜里,姚派的另一帮土匪把纱布给抢了,他却嫁祸于人,抓来一些无辜的装卸工,硬说是他们所为,当着货主的面,把这些装卸工全杀了,以消货主之恨。如此事例,姚大榜屡屡制造。

姚大榜杀人越货,血债累累,自己当然也怕冤家寻仇报复,整日高度警惕,心怀疑惧,恐遭杀身之祸。他的双枪总是放在衣袋里,与人说话时也手不离枪。平时吃饭时,他也端着碗蹲在墙角,选择有利地形,以防万一。

某日,他与一客商谈话,对方由于感冒,打了个喷嚏,伸手到衣袋里掏手绢,而姚以为他要掏枪,顿时出枪将其打翻在地。其他人拥进店,问出了什么事,姚大榜气愤地说:你们看看,他的手在口袋里掏枪,我不打死他,他必打死我。众人扶起死者,抽出他伸进衣袋的那只手,只见手里捏着的是一方手帕,无不为之愕然。

姚大榜年过花甲后,仍能步履如飞。有一次,他和随从数人从芷江回晃县途中,看见一条狗在前面跑,便问随从,谁能前去把狗抓来,随从们个个摇头,没人如此自信,姚大榜说了声:看我的!卷起袖子,三步并两步地向前奔去,一会儿就将狗抓来,旁人见了惊愕不已。

标签: 湘西土匪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华夏野史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