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闻异事文章正文

湘西剿匪的真实史料 活捉的土湘西土匪匪全被游街示众

奇闻异事 2021年05月15日 03:54 74 yeshiwang
湘西剿匪真实历史湖南人为什么像土匪湘西恐怖真实故事
湘西剿匪文工团的下落加强湘西土匪有多残暴湘西抗日真实故事
湘西张平原貌湘西实力最大的土匪53湘西剿匪文工团

湘西剿匪的真实史料 活捉的土匪全被游街示众

(匪首张平修筑的碉堡)

◎匪患的形成

民国初年,湘西战乱频繁,地方政府形同虚设,政令不出县域。散兵游勇啸聚山林,大量枪支散落民间,形成了打着各种旗号的地方游杂武装。这些武装利用湘西险要的山川形势割据一方,称王称霸,风高放火,月黑杀人,打家劫舍,奸淫掳掠,给湘西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泸溪县北区后山张国廷、杨子荐、瞿桂林,松柏潭杨秀山,浦阳杨大炎、兴隆场龚本显等,乘“洪宪一现,天下大乱”,纷纷起事,派捐派款,相互残杀,争夺地盘,所到之处烧杀掳掠,人民叫苦不迭,村寨动乱不止。民国6年(1917),龙山县守城营官田义卿,将该县护国联军首领黄振铎杀害,迫使这支2,000余人的民军分股拖队上山。各县都有数不清的小股游杂武装,盘踞各乡各寨。此至,湘西匪患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直到1949年湘西解放前夕。

民国9~28年(1920~1939),陈渠珍两次统治湘西达17年之久。民国10年,陈采取“招大股,吃小股;招老股,吃新股”的剿匪办法,使土匪猖獗的龙山千余土匪招安,千余土匪逃往外县,千余土匪被打死,剩余几百人散落山野,不敢集股作乱,龙山县暂呈平静。其余各县也采用同样办法,通过剿与抚,大股土匪基本被肃清,暂时出现安定局面。陈的队伍由原来的8000人扩大到余人。1924~1925年,由于田义卿变乱和川军熊克武过境,境域战事频繁,土匪武装又四处烽起,社会动荡不安。镇守使田应诏自知无力应撑,又请兵败川军退职的陈渠珍出山。陈重掌兵权后,同样采取剿抚结合的办法,打垮凤凰匪首龙妹堂,招降永顺向子云、泸溪杨善福、永绥麻佩钦等匪首。陈的人马又迅速发展到余人。民国16~18年(1927-1929年),陈渠珍根据省主席何键“清乡”指示,继续收编游杂、土匪武装。陈的军队超过人。何健顾及陈渠珍之扩展,遂削减其实力。至1936年,陈只掌握一支1,155名的屯务军。1938年,省主席张治中委任陈为沅陵行署主任,下辖3个专区、21个县,陈再次清剿土匪。一年时间,收编湘西大小土匪武装232股,计2万人枪。次年,陈失去兵权下野,离开湘西。

1940年9月,国民党在龙山设立“鄂湘川黔边区清剿总指挥部”(简称“清剿总部”)。次年9月,清剿总部移驻永绥县(1952年改名为花垣县),“清剿总部”直辖江防独立总队、一一八师独立团、八十六军(代号竹山部队)、十三师三十八团、一六四师、十七师二团等,第一任总指挥郭思演(中将)。1944年6月,傅仲芳(中将)接任。民国35年(1946年),该总部与四川黔江“川湘鄂边绥靖公署”合并。

民国9年(1920),瞿伯阶开始拖队伍,10年间发展到数百人枪。1937年、1941年,两次被迫招安上当,家庭被株连,本人死里逃生,深知国民党不可信,又组织600~700人的队伍,南联永顺彭春荣,西北与四川酉阳杨树成联系。1943年,湘鄂川边保安部队被瞿击溃,瞿伯阶队伍扩大到3,000余人。国民党调集代号“万安”、“万全”、“万胜”三个师,陆续进入三省边界。瞿伯阶将队伍分散,凭熟悉地情,你来我走,你走我来,东流西窜,拖过半年。国民党三个师军纪败坏,诬良为匪,乱杀无辜,社会绅士名流纷纷上告,将其调走。临行前,军队以枪支弹药换取瞿部鸦片,瞿、彭、杨便大肆招兵买马,队伍一时扩充到19,000余人。

1944年6月,傅仲芳接任“清剿总部”指挥长,调八十六军进驻龙山,对瞿部不闻不问,先以重兵击溃永顺彭春荣的9,000人枪,然后调转枪头再击瞿伯阶。瞿与杨两部在八面山汇合,八十六军以1万兵力将八面山团团围困。八面山一战,八十六军阵亡排及其以下官兵480余人,瞿、杨部战死近千人,元气大伤,只得化整为零,遁迹深山避风。次年3月,八十六军陆续调走,瞿伯阶回到老家二所乡,收拢300余人,重新拖起队伍,并与彭、杨取得联系,队伍又扩大到数千人。1946年,瞿部被武汉行辕主任程潜收编为暂编第十师,委任瞿为师长。国民党“清剿总部”虽抽调一批正规部队清剿湘西游杂、土匪武装,但湘西匪患未能根除,有的地区还愈演愈烈。

1949年4~8月,国民党政府三次收编各类武装余人,长短枪余支,封官晋级,暂时统一了湘西武装,企图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抗。暂编第二师师长周燮(音xiè)卿,有人枪6200余,主要活动于乾城(今吉首乾州)、永绥县一带。暂编第四师师长罗文杰,副师长向明歧、梁仰之,辖3旅6团,共8000余人,步马枪2400余支。第一旅长李兰初、第二旅长向宗模、第三旅旅长冯松,驻扎桃源。7月底,被解放军击溃后,败退至永顺县。暂编第五师师长汪援华,副师长曹振亚,下辖3旅9团,共9000余人,枪2500余支。第一旅旅长曹培斌、第二旅旅长向克武、第三旅旅长曹子西,驻扎常德。7月底,被解放军击溃后,败逃永顺县。暂编第九师师长张剑初,副师长徐汉章,参谋长陈靖雄,辖5个团,共有人枪2000余,主要活动于泸溪县境内。暂编第十师师长瞿波平,副师长杨树成,辖7个团,共有人枪6000余,活动于龙山县北部及湘鄂川交界处。暂编第十一师师长张平,辖6个常备队和8个后备队,共2800余人,枪支1900余件,主要活动于古丈、泸溪、沅陵三县。暂编第十二师师长师兴周,辖4个团,共有人枪9.000余,主要活动于龙山县南半部。暂编第一师第一旅旅长朱际凯,有人枪3000余,主要活动于慈利县西北部。独立旅旅长陈策勋,有人枪6600余,主要活动于桑植、大庸县。还有“湘鄂川黔反共救国军第六纵队”,司令徐雅南,辖8个支队,有人枪1300余,主要活动于保靖、泸溪县。“湘鄂川黔边区反共救国自卫军”,总司令龙膏如(龙云飞长子),有人枪3000余,活动于凤凰县。直到50年代初,通过剿匪、挤枪、反霸、土改,湘西匪患才被铲除。

◎剿匪经过

解放初期,湘西的著名匪首包括:龙山瞿波平、师兴周;永顺曹振亚、李兰初、曹子西;古丈张平;芷江彭主清;怀化曾庆元;新晃姚大膀。其中以张平、彭玉清、瞿波平和师兴周的力量最强。

一、匪患威胁新政权

1949年9月21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军一一二师三三六团,攻占泸溪县城。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奉命进驻湘西,其一三九师、一四一师和一四〇师之四一八团,完成对大庸的包围,歼灭国民党一二二军。10月19日,永顺解放;23日,古丈解放(因进占部队调离,1950年由四二二团、四一六团等部再次进占解放)。11月5日,第二野战军一〇三团一部和平进驻乾城(吉首)县城。11月6日,第二野战军一〇六团一部进占永绥(花垣)县城,后一四一师进驻接管。11月7日,通过原永顺专员聂鹏升与解放军接头,保靖县和平解放,一四一师进驻接管。11月7日,凤凰县通电起义,和平解放。龙山县于11月11日由第二野战军十一军侦察营进驻解放。

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野战军20余万大军陆续过境,进军大西南。湘西地方游杂、土匪武装极度恐慌,大部分化大股为小股,潜入深山老林,暂避锋芒;部分明智者则与解放军联系,表示愿意归顺投诚。永顺解放后的第三天(10月22日),国民党暂一军副军长兼暂五师师长汪援华、副师长肖仰之,在一四一师的归劝下进城投诚,受到解放军优待。随之投诚的还有其部下一旅旅长曹培斌、副旅长兼一团团长鲁邦典、第二团团长汪楚雄、第三团团长覃培五等数十人,交长短枪30余支。汪援华还向盘据永顺县匪军发出《告暂四、暂五师及地方部队官兵书》。至1949年底,境域10县原国民党军政要员和游杂、土匪武装向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投诚的还有绥保司令聂鹏升、乾城自卫军指挥黄鹤鸣、湘西人民自卫军大庸指挥部指挥长张晋武及暂九师师长张剑初等,共受降官兵余人,收缴枪支万余件,收编武装1700余人。古丈张平、龙山瞿波平、师兴周、泸溪徐汉章等人,假意投诚,交坏枪不交好枪,交明枪不交暗枪,掩其真面目,等待时机反扑。

1949年10月底,47军配合二野入川作战。古丈县仍沦入张平统治之下。农村大部分为国民党残余势力所占据。此时,反共老手周燮卿在永绥成立“中国人民救国军川黔湘鄂边区游击队”,瞿波平、师兴周、陈士、杨树成等又打起“湘鄂川反共救国军”的旗帜。保靖县徐雅南成立“湘鄂川黔反共救国军”。永顺县曹振亚、曹子西,泸溪县徐汉章,古丈县张平等,大肆造谣破坏,收罗枪支,派款派捐、张贴布告,目标对准新生人民政权。一时股匪增至3万人枪。这段时间,股匪极为嚣张,个别县准备围攻县城,多处发生攻打区政府,杀害工作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甚至袭击解放军小部队。

在主力入川未归之时,永顺军分区机构不健全,下属又无建制武装,在众股匪气焰嚣张之下,军分区司令员陈炎清带领司、政、后机关人员,组织入川部队留守人员、休养人员和二野掉队人员,临时组成班、排、连建制,配备武器,先后对大庸、永顺、桑植等县几支嚣张的股匪进行袭击,使土匪不敢贸然行动。

一四一师兼永顺军分区,辖永顺、大庸、桑植、龙山、保靖、古丈六县;一三九师兼沅陵军分区,辖沅陵、辰溪、溆浦、麻阳、泸溪、乾城、凤凰、永绥八县。二师完成入川作战任务后,于1950年1月陆续返湘,大军未经休整,即投入剿匪斗争。

二、春季进剿

1950年1月,随大军入川的47军主力陆续东返湘西,139师驻辰溪,140师驻芷江,141一师驻永顺。按照湖南省军区的部署,139师的415团、416团和417团两个健康营进剿辰溪长田湾石玉湘股匪;140师集中合围芷江、怀化、黔阳边境的杨永清、方世雄等股匪;141师的421团和422团合围龙山县八面山的瞿波平股匪;423团围剿永顺、大庸、桑植边界曹振亚股匪。1950年1月上旬,各进剿部队相继进入进剿地区,一场全面的剿匪斗争展开了。

1月8日,我141师的两个团对盘踞在龙山八面山一带的国民党暂编第一军陈子贤匪部进行了合击。八面山位于龙山县境西南角,是湘鄂川3省交界之处,南北长45公里,东西宽5公里,整座山突兀而起,四周是悬崖峭壁,独立无所倚,山腰有燕子洞,雷风洞等洞穴,山顶是块几平方公里宽的平地,仅有几道岩梯可以上山,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远远望去,好似一艘在碧波中航行的军舰。陈匪在蒋介石的指使下,早在1949年底就与瞿波平、罗文杰、师兴周等匪首密谋,统一了军政组织;在八面山构筑工事,集草屯粮,妄图建立以八面山为中心的“湘鄂川黔反共游击根据地”,凭借八面山天险与我军作长期对抗。陈子贤亲率4000余人,驻在八面山南面的里耶。1月10日,我422团由龙山出发,沿洗车河两岸南下,对里耶匪部进行合击的战斗打响后,匪部仓惶溃逃,陈子贤、罗文杰等匪首带着1000多匪徒逃到四川境内,师兴周带了干余土匪逃上了八面山,瞿波平率部窜回了老窝——龙山二梭乡。

这次合击虽然没有歼灭陈子贤股匪,但是,却对逃向八面山的师兴周匪徒进行了跟踪追击的围歼。师兴周上了八面山,其司令部就设在只有燕子才能飞上去的岩间山洞——燕子洞里。通往山上的各路口和岩梯都被他们设了闸门、碉堡和堆积了无数滚木擂石,绝壁上,凿了一溜石蹬,作为出入洞口的路径。师匪吹嘘“八面山是大陆上的小台湾”,蒋介石也不断为他打气。

为了攻克八面山,我进剿部队准备了许多绳索、软梯和长杆挠钩,经过一星期的刻苦演练,于19日夜间开始攻山。422团攻击部队巧妙地避开了土匪把守严密的岩门,从大小岩门之间的悬崖峭壁上用钩杆和绳索爬上了山顶。次日凌晨,该团4个连出敌不意地攻上了八面山,消灭了把守路口的土匪。师兴周遭突然攻击,见势不妙,率部夹尾而逃。很快燕子洞被打开,师匪的司令部被抄。土匪苦心经营的“小台湾”捣毁了。这一仗旗开得胜,给了当地人民群众极大的鼓舞。

在攻克八面山的同时,1950年1月17日,永顺军分区141师423团在大庸和桑植边界将暂三军之暂五师曹振亚和刘和卿股匪击溃,并对槟榔坪之覃天保股匪实行合围,由于土匪早有察觉,合围扑空。423团便留下一个营就地清剿,其他2个营奔袭桑植杨旗山新暂二师师长陈策勋部。通过马井、潮水河连续作战,歼匪数十人,匪部副师长、参谋长、政工室主任及3个团长投降。陈策勋逃往桑植老窝空壳树途中,遭解放军痛击,原上千人的队伍溃散后不到200人,遂隐藏大庸、桑植、永顺三县交界山区。

1月19日,我139师415团两个营对辰溪长田湾匪暂二军之八师石玉湘股匪进行合击,20日攻占长田湾。经过20多天的战斗,消灭土匪200余人,石匪带其残部300余人窜至怀化一带,又被我会同分区部队接力追击,潜逃两难,走投无路,最后自带200余匪向我军投降,这一战,共歼灭土匪干余人,暂八师基本消灭。

2月25日,421团2个营及师警卫营,在永顺县大、小甘溪合击暂五师旅长曹子西。曹匪败退龙家寨、毛坝。剿匪部队尾追不放,股匪终被击溃,歼匪90余人。

3月,423团在桑植县攻破大匪霸陈天坛的老巢飞仙洞,俘陈匪10余人,缴获所有枪支和电台一部。

1950年3月3日,永顺军分区422团2个营,沅陵军分区416团2个营,湘西军区直属队7个连,141师422团从龙山调过来两个营,139师416团两个营一,在湘西军区统一指挥下,采取分进合击战术,组织了围剿古丈李家洞张平的战斗。

国民党暂编第十一师师长张平(原名张大治),是国民党最得意的一个反动头目,集官、匪、霸于一身,无恶不作,杀人无数。张部辖8个支队,2000多兵力,原驻扎古丈县城。解放军进剿前,弃城盘据老窝李家洞,企图负隅顽抗。为了争取群众,我进剿部队以铁的纪律和各种爱民行动影响群众,得到了当地百姓的支持,他们主动为我军报信、带路。3月4日,张平股匪2000余人,完全处于四面包围之中。进剿部队发起重进攻,歼匪百余,张匪化装成老太婆逃走。从3月4~11日,先后经过李家洞、曹家坪、李家寨、龙鼻嘴,血水潭、洞木溪、龙山坡等多次战斗,消灭匪部400多人,支队长级匪首大部被捉或投降,匪众也随之投降或自动脱离匪队逃命。3月下旬,古丈县党政机关建立后,通过减租反霸、清匪收枪工作的展开,至4月上旬,张平2000余名股匪基本被消灭,缴枪2000余支,仅张平带10余名亲信,隐入深山密林藏身。

3月3日,在泸溪兴隆场,我415团两个营和416团一个营,分三路对暂九师徐汉章股匪近2000入实行合围。由于徐汉章事先警觉,将其主力一团和直属营转移,仅毙、伤、俘获大队长杨瑞生以下160余人。徐匪逃出兴隆场后,化整为零,剿匪部队也随之开展搜索,并开展强大政治攻势,发动群众协助清剿。至4月底,共歼灭、瓦解徐匪1000余人,缴枪1000余支,徐汉章只身流窜躲藏,改名换姓逃至贵州省晃县农村。

这次春季进剿,共歼降土匪1万多人,消灭了几股较大的土匪,解放了湘西的广大地区,初步打开了湘西的局面。1950年4月4日,湘西军区召开了剿匪工作会议,确定暂时放弃边缘区,相对集中兵力,对中心区的土匪实行“划分区域,重点进剿”。确定了相对地集中兵力对以大庸、永顺、保靖以南、会同、黔阳以北、风凰、麻阳以东等中心区进行重点进剿的任务。

三、重点进剿

4月15日,永顺军分区以422团1营和423团2营,对潜藏在永顺县五连洞的李兰初股匪(暂四师一旅旅长)进行进剿。李经解放军春季打击后,仅带亲信及家属数十人隐藏于松柏场东北之五连洞中。五连洞在永顺、古丈、大庸3县交界处,座落在永顺县上榔乡松柏场东北的云岩山上,山高约千米,因有5个并排的岩洞位于距山顶70米处而得名,洞上洞下均为悬崖隔绝,地形异常险要。匪暂四师副师长李兰初。(属匪暂一军陈子贤部),经春季进剿后,带领残匪50余人及匪属30余人藏于洞内,认为有险可据,“就是神仙下凡,也莫想打开这个洞”,不肯投降。24日,剿匪部队以炮火将其工事摧毁,毙俘土匪85名。抓获李匪及其妹夫伪县长胡绍怡、匪团长李幼平、彭春林等以及匪众3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长短枪44支、子弹2.000余发,粮食7500公斤。在这次战斗中,永顺上榔、上榕、中榕3个乡的1200多名群众自动参战,踊跃给部队送粮、送柴、送菜,军民同心协力,取得了全歼李匪的胜利。

徐汉章部三团副团长兼三营营长杨云飞。杨系贯匪出身,罪恶累累。于1950年1月10日,在乾城、泸溪交界处峒河月亮滩附近,聚匪300人,伏击解放军护送的货船,打死24名解放军战士和一名船主,劫走船上所有货物。3月,沅陵军分区416团机炮连跟踪追击,歼匪200余人,杨匪只身潜逃。8月7日,从常德县德山河边将其抓获。9月8日,泸溪县人民政府公审处决。

4月下旬,141师421团两个营对永顺塘坊坪曹振亚、曹子西两股土匪进行追剿,连续追击10天10夜,奔袭700余里,大小战斗12次,歼匪百余人。驻古丈县422团留一部分兵力在古丈继续追捕张平、游清泉外,其主力进入永顺塔卧,对宋杰、宋家玲股匪进行包干清剿。经5次合击,歼匪100多人,迫使6股数百名土匪向我投降,收缴各种枪支400多件,轻机枪5挺。该团主力随即就地铺开驻剿散匪。

5月上旬,421团一营及永顺分区直属队共7个连,合击保靖野竹坪徐雅南、杨树成、贾凤明等股匪,经过三次战斗,歼匪百余,残匪逃入四川境内。同时,永顺沙坝刘和卿、谭头等股匪被我423团5个连的兵力合击。桑植、大庸边境杨坤元、龚玉如股匪也被423团另5个排合击。这两次合击,歼灭、收降土匪300余人,此时,永顺分区重点进剿区的股匪大部被歼。

从4月上旬起,139师和湘西军区直属队,在泸溪、凤凰、辰溪、上麻阳等地也进行了重点包干清剿,基本消灭了当地土匪,取得巨大胜利。

这次从4月到7月的湘西中心区重点进剿,共消灭土匪多人,击毙大匪首陈通焕;生俘暂一军军长陈子贤、师长陈策勋、副师长杨西新、杨作治;击溃李兰初、曹子西、刘和卿、杨树成、徐雅南、杨云飞等股匪。中心区的股匪基本消灭,散匪大都插枪隐蔽。同时,帮助驻地政府发起群众“减租、反霸”,展开反窝匪妥协,建立农会和民兵组织,使中心得到了巩固。

7~8月,10县县大队、区中队和县民兵支队部接踵成立。剿匪军队在中心区重复清剿,拉网搜索,查洞封山;成立区飞行小组,抓捕外逃匪首;区、乡政府普遍发起农会、妇女、民兵等组织,协同军队站岗放哨,成立奉劝小组,敦促土匪投案自首。7月10日,古丈县民兵群众,在李家洞小里溪发现匪首张平,立刻讲演,区政府派武装将其击毙。8月,永顺县暂五师团长何典龙,在龙山县被剿匪军击溃。何匪逃回老窝永顺县一区基湖乡,藏于深山一岩洞中。乡农会主席张贤彬与武工队将其擒获。保靖县净水乡妇女主任王明英,获知外地土匪大队长吴地理纠集80余名残匪隐藏在龙潭坡岩穴,便联络吴匪之姑妈吴三秀,冒险前往劝降,将其压服。吴率众匪投诚区政府,交枪55支。王明英先后劝降土匪大队长李科子、尚官海等11名匪首和300多名强盗,交枪118支、枪弹3000余发,后被湘西行署授予“剿匪模范”称号。乾城县良章乡的农民用大刀、梭标等武器将外地强盗向清禄、向明池砍死,将其人头和2支长枪送交区政府。泸溪县三区安全乡土匪杨兴柏,外逃不胫而走,乡农会重复做他妻子任务,趁杨兴柏回家之机,立即讲演乡农会,将杨兴柏抓获。

来源今日头条

你属于哪个?

← →

标签: 湘西土匪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华夏野史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