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侯户医妃装有花毒莫此为甚别树一帜章节/ 第911章 专弈(仨更)/史前行情

2019-06-09 / 野史秘闻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第911章 博弈(三更) 作者:  无弹窗,看的爽,手机请访问!m.kanshutang 看书堂同步更新,速度快.  陆大人气得脸色发青,双目喷火!
 也不知顾玖施了什么魔法,竟然忽悠得周世安要辞官去山河书院教书。
 气煞人也!
 好不容易笼络一个人才,半路上被人撬墙角。这事搁在谁身上都难受。
 陆大人不好冲周世安发火,只能一个人生闷气,板着脸不搭理人。
 周世安自知理亏。
 “这些年承蒙大人照顾,铭感五内。大人若有差遣,无论何时何地,绝不推辞。”
 陆大人压抑着怒火,“就不能等一等。过两年再说辞官的事情?”
 周世安摇头,“我已经浪费了太多年的时间,不能继续浪费下去。”
 竟然把当官说成浪费时间!
 陆大人想发怒,最后却连连叹气。
 “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辜负了大人的栽培,请大人见谅。”
 周世安打定了主意,要去山河书院教书。
 就是十头牛,也休想将他拉回来。
 陆大人摆摆手,“罢了,罢了,强扭的瓜不甜。本官不勉强你,不过别忘了时常过来看看。虽然你不在官场,但你我二人的情意还在。”
 “多谢大人!”
 周世安如释重负。
 “准备什么时候搬去山河书院?”
 “明日就搬过去。”
 “这么着急?”
 “想早一点安顿下来,安心写书。”
 “也好!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没必要拖拖拉拉。明日我让管家替你搬家。”
 “不用麻烦。书院明日会派人过来帮忙搬家。”
 “书院是书院,本官是本官。总之说定了,明日我会安排人帮你搬家。”
 “多谢大人。”周世安无奈应下。
 在书院安顿下来后,周世安关起门来,不受人打扰,开始专心写书。
 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想说的话很多,想写的东西也很多。
 望着镜子中,花白的胡子,周世安自感剩下的日子不多,不敢浪费片刻时光。恨不得一口气将所有想写的东西写出来。
 ……
 陆大人怒气难消。
 他给顾玖下了拜帖,想和顾玖谈一谈。
 做人不能这没品。
 顾玖接到帖子,扔在一边。
 她调侃道:“陆大人打算兴师问罪,怎么不想想当初他从我手中截胡。”
 当年,顾玖亲自出面,说服周世安到山河书院教书。
 周世安答应了,结果签协议之前被陆大人一顿忽悠,忽悠到中书省当差。
 那个时候,山河书院求贤若渴,光一个三元公杨元庆撑门面,实在是有点寒酸。
 当初,顾玖可是生了好大一顿气。
 这回也让陆大人尝尝被人截胡的滋味。
 许有四问道:“王妃要见陆大人吗?陆府的人正在门房等消息。”
 顾玖重新拿起拜帖扫了两眼,“难得陆大人纡尊降贵下拜帖,当然要见,还得扫榻欢迎。告诉陆府的下人,三日后本王妃在晓筑恭候陆大人大驾。”
 ……
 三日之期,转眼到来。
 陆大人乘坐四轮马车,来到山中晓筑。
 已是深秋季节,树叶枯黄掉落。
 车轮碾压树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
 陆大人闭目养神。
 直到马车驶入晓筑,他才睁开眼睛。
 “我家王妃正在花厅等候,大人这边请。”
 陆大人头一次来晓筑,好奇之心难免。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处处显露出精致奢华。
 到了花厅,三面落地琉璃窗,将陆大人震撼了一把。
 “大人请,我家王妃正在里面等候。”
 陆大人走进花厅,闻到茶香。
 “王妃好兴致!”
 “大人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大人请坐!”
 顾玖起身相迎。
 丫鬟烹茶,还有侍女抚琴。
 琴声悠扬,令人心旷神怡。
 陆大人浅饮香茗,连道好茶。
 “南边的庄子,置办了两座茶山。茶叶不算顶好,胜在一年四季都能喝到新茶。”
 “早就听说王妃在南边置办了好几座庄子,没想到还置办了茶山。”
 顾玖提起茶壶添水,她不急不缓地说道:“前几年南边干旱,茶叶数量品质双双下降,还卖不上价格。不少茶商经营困难,不得不变卖资产度过难关。正好那时候我手头上有点闲钱,就买了两座茶山,雇人种茶采茶。茶叶这行当,看似利润惊人,实则投入巨大。胜在能为当地大部分人口提供工作机会,让当地小民赚一份辛苦钱。”
 “王妃做生意,似乎总能考虑到用工问题。”
 顾玖轻声一笑:“一个市场,光是靠世家贵族,根本支撑不起来。只有当小民手中有了钱,舍得花钱消费的时候,市场才会越做越大,收益才会越来越高。无论是茶叶,还是肉菜,亦或是布匹,都靠走量。量,需要人口支撑。同理,朝廷要收税,也得指望着小民手中有粮有钱。毕竟朝廷没本事从世家贵族手中收取一文钱的税收。”
 这话太打脸。
 陆大人轻咳两声,“收税弊端,乃是几百年上千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
 顾玖笑了笑,“道理我都明白。太祖建国,需要世家支持,所以默许世家照老规矩不用缴税,默认世家可以囤积田地,蓄养奴婢。好处是,大周朝江山稳固,一切反对势力灰飞烟灭。坏处就是,时日一长,必将拖垮朝廷财政。当发生战争,灾荒,朝廷弊病积重难返,内忧外患,王朝江山走向末路。这也是任何王朝逃不了三百年命运的根本原因。”
 总结起来,土地兼并严重,贫富差距巨大。
 活不下去的百姓只能造反,寻求一条出路。
 陆大人神情凝重,“王妃可有良策?”
 “大人不是已经看见了吗?既然动不了世家贵族的利益,那就想办法给小民一条活路,让小民多一条生财之道。”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陆大人。
 陆大人扬眉,“本官没想到王妃会交浅言深。”
 顾玖笑了笑,说道:“虽说我与大人来往不多,但是大人的人品我信得过。即便大人将这番话告诉陛下,我也无需担心。陛下一直都知道我在做什么。”
 “所以王妃的产业能够迅速扩张,一直不曾受到朝廷的打压。”
 “本王妃不光是在做生意,更是在解小民之困。朝廷有什么理由打压我名下的产业?”
 陆大人笑了起来,“山河书院出版的《山河书院报》,常常刊登一些犯忌讳的文章,却从未受到报业司打压。显然也是因为山河书院秉持免费办学,深得陛下之意。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仅惠及广大学子,也为王妃免了灾祸。”
 顾玖抿唇一笑,“陆大人看得深远,本王妃似乎无法反驳。”
 陆大人挑眉,“夫人办山河书院,果然是为了免灾祸?”
 “准确的说办书院一举多得。既可以免灾祸,还能发掘人才,为孩子提供一个理想的读书场所。”
 “然而每年都要花费百万两巨款。”
 “值得!”
 陆大人连连摇头,“要有多大的回报,每年百万两的投入才算‘值得’?与其说是在发掘人才,不如说是在储备人才。”
 顾玖给茶杯里添满水,“大人今日上门,是为了讨伐本王妃吗?”
 陆大人再次摇头,“本官是在评估王妃到底有多大的野心。”
 “哦?那么斗胆问一声,大人有答案了吗?”
 “王妃是在颠覆王朝。”陆大人掷地有声地说道,“比起兵造反的反贼,危害更大。”
 “非也!”
 顾玖面色镇定,并没有被陆大人的话吓住。
 “王朝在延续前朝的旧路,而我则在试图寻找一条新路。”
 “你的新路,有可能将王朝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本王妃记得,当初大人在陛下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大人明明说过,可以尝试一条新路。为何今日又变得固执守旧?”
 陆大人哈哈一笑,“果然什么都瞒不住王妃。”
 顾玖静听下文。
 “王妃想寻求一条新路,也就意味着,你和秦王殿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顾玖点点头,没有否认,“这条路已经初见曙光。”
 陆大人斟酌道:“本官斗胆一猜,陛下之所以会改变心意,多半是因为公子御。”
 顾玖不置可否。
 陆大人摇头笑笑,“秦王殿下是什么态度?”
 顾玖没急着回答,反而问道:“大人以什么立场来问这个问题?”
 陆大人理所当然地说道:“朝廷重臣的身份。”
 顾玖挑眉,“不是陛下心腹?”
 “既是这陛下心腹,也是朝廷重臣。”
 “将来某一天,宫里换了人,大人会怎么做?”
 “当然是做好自己的本分。”
 “何为本分?”顾玖追问不休。
 陆大人面容严肃地说道:“身为臣子的本分,替陛下守好大周江山。”
 顾玖笑了起来,“本王妃的态度,就是秦王殿下的态度。”
 陆大人明显有些意外。
 顾玖笑道:“我知道大人在想什么。刘诏没有大人想象中那样因循守旧,他听得进别人的意见。”
 “正因为如此,本官才担心。担心步子迈得太大,急于求成,最终会引火烧身。”
 “多谢大人提醒。我会时常反省自身,争取小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