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君有两意《尽品歪乡妃:正王缓缓花辱》

2019-06-09 / 夜史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秦安然没想到她会就这样出嫁了。

漫天唢呐声,摇摇晃晃的轿子,让秦安然的头更晕了,红巾下,秦安然按揉着眉角,这药下的可真猛,为了不让她反抗,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秦相真是煞费苦心。

秦安然是相府不受宠的庶三小姐,是在传出与和硕亲王的婚事才被世人所知。十五年来她没有踏出相府半步,一直安安生生在相府,她没有她的两位嫡长姐姐的才名,是个只会绣花的榆木头,还有一个庶出的弟弟与其相依为命。

突然轿子停了下来。

“亲王妃,这……这亲王府关着门……我们……我们进不去……”

这个声音尖细还带着点忐忑,秦安然听过,这是王媒婆的声音,那日就是她来相府提的亲。亲王府不让进?当然不让进,亲王府原本求娶就是相府的嫡长女,她这个庶女不过是为了帮那个与太子两情相悦的嫡姐姐代嫁而已。

“小……王妃我们怎么办,附近都围了好一些百姓了。”秦安然的贴身丫鬟喜鹊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在轿子外传来,她的小姐怎么可以受这样的侮辱。

喜鹊从小跟着秦安然,是秦安然从相府唯一带出来侍女。

轿子外吵吵嚷嚷,恐怕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秦安然仍是一直按着眉角,这是那个和硕亲王给相府的下马威,或许还有对皇帝不满,她想置身度外,,但她也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到了亲王府,现在的她还离不开相府,她还要借着相府的势,只有这样她才能立足。

想着相府里她那只求功利的父亲,一副温柔贤良的嘴脸的主母,两个满腹诗书的恶毒姐姐,一群如狼似虎的侍妾,她如今出来了,可是可爱唯一给她温暖的幼弟她怎么能放下。

如果这个局面不解了,就这样打道回府,她们姐弟日子只怕会更难过。

“小喜鹊,给我拿笔墨纸砚来。”

“诶,小姐,我这就去拿。”轿外的听到自家小姐终于出声,马上精神了起来,她的小姐从来不会做无用的事。

秦安然提笔,将一首残缺的《白头吟》交给小喜鹊。

信送进去许久,街上越发的躁动。半个时辰后,亲王府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亲王府管家到轿前赔罪。称亲王突身体不适,府中忙乱,才对相府小姐有所怠慢,请相府小姐谅解。亲王不能迎轿,请相府小姐自行进府拜堂。

“小姐,他们欺人太甚,小姐……”

相府小姐?不能迎轿?自行进府?传闻中温润如玉,不问世事的和硕亲王果然只是传闻。

“小喜鹊,扶我进府吧。”

亲王府书房,一个俊美柔和的男子半倚在榻上,手拿着封信慢慢的摩擦,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就是和硕亲王——萧樊。立在旁边萧平看着自家主子读了半个时辰的信,不停地皱眉头。犹豫了半会儿,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主子,为什么要让那个相府庶女进府?明明娶得是相府嫡女,就因为太子看上了,皇上就把一个庶女赐了过来,让一个庶女做王妃,这是在羞辱,主子……主子……”

萧樊看着自己愤愤不平的侍卫,并没有回答,只是笑的一脸深意。他的好皇兄在试探他,适当的反抗就好,表示他也没那么好拿捏,太过分,他的乖弟弟形象可保不下去了。不过他的王妃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在相府蛰伏了那么多年,他好奇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展露锋芒。萧樊视线又回到信上,这封信可跟休书没区别。

书曰: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