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盘算亭台楼阁无弹窗扇

2019-06-09 / 未解之谜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老郎中看后,只说是昏迷的后遗症,缓一缓就好了。林氏的几个遗老千恩万谢送出门后,留下了林婶子照看同样剩下孤家寡人的松哥儿后,也在声声哀叹声中形单影只的回到残破的家中默默地舔舐伤口。
在床上躺了几天后的林正松梳理了理略显混乱的记忆,几天的适应,趁着今天艳阳高照,下了床,活动着僵硬的身子。这些天,林正松与林婶子住在了一起,林婶子本就是綶寡,又逢此番林氏灾祸,受宗族所托照顾松哥儿,因此也就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而林婶子说松哥儿有功名在身,是因为松哥儿以志学之年实打实的在乡试中拔得头筹,考上的秀才,等再过三年,就可以参加科举。也正是又这一重身份,宗族遗老也更加重视,因为扬州林氏以后的未来说不得就在松哥儿身上了。
逝去的人已成过往,一切丧事完毕,活下来的仍要继续生活。林氏剩下的族人们发现以往只会坐在窗檐下读书的松哥儿不见了,慢慢也学会了劈柴,烧水,甚至还能做出堪比城里大厨的吃食。没有人对松哥儿的举止感到不对劲,都认为这是家中遭逢巨变的缘故。虽说是君子远庖厨,可是松哥儿毕竟是孤家寡人,自己不动手吃啥,总不能总靠宗族里接济吧,时间久了那会被说道的,更何况宗族里也是惨淡无比。但是林正松自己知道,要是搁在以往自己无论如何也决计不会做这些事的,但是自己似乎受那个梦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原本的一些态度也悄然改变了。
这日,林正松像往常一样,从树林里背着柴火,手里拿着一卷书,边走边吟诵着。才到回到家中的小道上,就看见林婶子站在篱笆门前,焦急的张望着,看见林正松回来了,赶紧往屋子里走去。林正松正好奇间,就发现林婶子领着一个管家穿着模样的中年人来到门口,后面还跟着暂时管理着林氏宗族事务的几个幸存的长辈。
林正松刚到门前,还未开口,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就弯腰做了个揖,随即自我介绍道,“在下林展,巡盐御史林大人府管家,今日特来寻林小官人前往苏州与林大人一叙”,林管家来到扬州安阳,才知道扬州林氏遭逢巨变,本以为完成不了老爷交代的任务了,却没想到自己要找的人福大命大。想到自己大人寻眼前这位林小官人前去的目的,林管家心里也不禁感叹,祸兮,福兮,真是谁也说不准啊!
林正松听得一脸茫然,记忆中可没有林官人这一人物啊,巡盐御史,这得多大的官儿,这么会指名道姓的找自己?
一旁的林氏长辈看到松哥儿的茫然,急忙的在一旁解释,原来这位林官人就是林氏宗族里流传已久的巡盐御史林如海林大人。“林如海,不就是梦境里被称为四大名著之一的故事里面的人物么”?林正松心里一惊,这么久以来,自己一直仅仅是把梦境里面的事情就当成是一个梦,但是现在看来梦里面的事情竟有可能变成现实。林正松赶紧稳了稳心神,为了确认自己心中所想,于是向林管家回了一句,“按理我与你家大人并无联系,不知林大人找小子何事”?
“大人听闻本族之中有后进子弟考中秀才,甚是欣喜,大人乃是当朝探花出身,想要指点你一番,这可是别人求不来的机缘”,林管家自然不会说出实情,这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东西是要避讳的。
林正松一听探花二字,就知道恐怕与梦境故事八九不离十了,那么自己此番前去恐怕就是一个漩涡,不去自然没有麻烦。但是眼下情形,也没有比前去苏州更好的选择了。
“林大人相邀晚辈,自是不敢不从。但小子家中刚逢巨变,离去时日若长,怕是不妥,小子还要为双亲守孝”,
一旁的林氏长辈一听,连忙说道,“松哥儿,家中事宜族里会帮忙照应,你尽管与林管家前去”,开玩笑,好不容易苏州城里那位贵人肯搭理族里,又是这个艰难时候,虽然不知道那位林贵人怎么突然想搭理起自己这些人,按理之间也没有那么深厚的宗族情意,那位林贵人还没发迹之前,也只是扬州林氏旁支,但此时不赶紧抱紧这根粗的不能再粗的大腿,更待何时?再者,这次灾祸,扬州林氏差点灭族,要是松哥儿此番前去,能得到林贵人的青睐,那对宗族以后的发展也大有裨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