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盈保泰秋毫无犯节代卖除雪墓、花儿钱包圆儿哭哭啼啼则可装有背孝心?

2019-06-09 / 未解之谜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代客扫墓不算新鲜事,它在三四年前就已经出现。今年的新鲜之处,在于代客扫墓推出了现场直播功能。客户在千里之外,就可以看到商业机构为自家祖先扫墓的现场情况。

 

微信“直播代扫”服务由南京雨花台功德园在今年清明节前首推,一些提供代客扫墓的个人和机构也纷纷跟进。据网络上流传的说法,有了直播功能之后,一些机构和个人提供的代客扫墓服务也出现了细分价格,烧纸焚香、跪拜、哭泣等等,都有各不相同的标价。

 

从前庄重神圣的祭祖扫墓,现在变成了明码标价的商业服务,甚至精细到烧纸焚香多少钱,跪拜多少钱,哭泣多少钱的地步,引发争议当是意料之中。反对者认为,祭祖扫墓的情感功能和文化价值需要现场感和仪式性来承载,人们只有亲临其境、亲身感受,在现场仪式中一次次强化和重申血脉的价值、家庭的价值,才能对人们的思想和情感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传统文化的传承才能入心、有效。支持者则认为,随着大规模人口迁徙的出现,对于很多出门在外,而且工作生活紧张忙碌的人们来说,亲临现场祭祖扫墓并不现实。选择商业机构代人扫墓的服务,也是无奈之下不得已的行为,不应该过度苛责。

 

很多人认为,花钱找人来代替自己尽孝,甚至花钱找人来代跪、代哭,这是商业对于情感的过度侵入,有违孝道,让人难以接受。其实在传统习俗里面,一直以来都不缺乏类似的情况。在很多农村地区都存在职业哭丧人。人们在办理丧事的时候,就会花钱请他们来帮助哭丧。这些哭丧人在葬礼上扮演孝子的角色,不但嚎啕大哭,还会哭诉成套成套的说辞,比如对逝者功德的赞叹追思,对子孙悲痛心情的陈述,以及对自己不贤不孝的自责等等。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职业哭丧人和代客扫墓者有着共通的地方。他们一方面使逝者亲属的悲痛情感获得渲泄的通道,另一方面,也帮助逝者亲属完成传统习俗的一些社会功能。

 

葬礼、扫墓这一类传统习俗,其社会功能之中包括演示性功能。有句俗话说得好,葬礼不是办给逝者看的,而是办给生者看的。人死灯灭,后辈如何处置,对于他们都已经没有意义。但葬礼的厚薄、祭祖扫墓的仪式,却事关后辈的颜面,事关周边社会对后辈的社会评论。哭丧人的表演当然能为逝者后辈的孝心加分,代客扫墓者的扫墓服务,至少在墓园里的陌生人看来,这座墓地主人的后辈还是尽心尽孝的。

 

最近几十年来,传统习俗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仍将持续下去。一个社会的习俗,跟这个社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以及人们的思想观念密切相关。当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想观念发生巨大变化之后,习俗的仪式也必然会发生变化。在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和急剧的城市化之后,现在的清明祭祖扫墓,已经很难像传统社会那么隆重、严肃、神圣。

 

更大的变化可能还在后头。在大规模人口迁徙发生之后,“移一代”往往对于故乡、祖先还怀有深厚的感情,只要有可能都要在春节、清明、中秋等重要的节日返回故乡。即使没有办法回去,也会通过各种方式表达某种情感,比如说,即使不能亲自回家给祖先扫墓上坟,哪怕花钱请人代劳,也要完成这桩仪式。但到了“移二代”“移三代”,这种感情就非常稀薄,甚至荡然无存了。很多“移二代”从来都没到过父母出生成长的故乡,到了“移三代”,对于祖父母一辈的故乡,可能已经没有多少概念了。在这样一种时代背景下,传统习俗的变化在所难免。当“移二代”“移三代”成为社会的主流人群之后,他们对于异乡祖先的坟墓可能已经失去了感情,连代客扫墓的服务都不再需要。

 

跟传统社会相比,现代社会家族成员之间的情感也趋于淡化,紧密的情感纽带往往仅限于核心家庭内部。人们拥有多元化的社会关系,比如同学、同事、朋友,以及各种由于经济利益或者兴趣爱好建立起来的社会关系。这些非血缘的社会关系,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家属、亲戚。以血缘、姻缘为基础的家族关系,在现代人的全部社会关系中的重要性下降,一些人对于家族内部的祭祖扫墓仪式,就可能日益缺乏热情。

 

人们在扫墓活动中,一方面借此来寄托哀思,另一方面也让自己的心灵得以安顿。至于如何满足这种情感需求,倒不一定只能采用一种形式。可以想象,代客扫墓、视频扫墓、网上扫墓、VR扫墓,甚至根本不需要实质性的墓地,祖先的墓园只是一个存在于网络上的虚拟空间,这样的情况都有可能陆续出现。可见,在社会发生急剧变化的情况下,清明扫墓的习俗发生变化,其具体仪式变得多样化,似乎是难以避免的趋势。
      

观念和习俗的更易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新的社会共识没有定型前,好的变化、坏的变化,各种可能性都会存在。对清明祭扫出现的新鲜事,不妨持一种开放的态度,毕竟越来越多的人群事实上已无法维持传统仪式。不过,在讨论和形成新共识的过程中,也不能忘记了清明祭扫慎终追远的初心。如果说那些寄托着真情实感,受客观条件限制而加以变通的方式还可以理解,那么单纯为了面子和排场花钱作秀的方式,就真的有点跑偏了。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