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容是什么意思那些曾相互生分底定居者微乎其微区怎会晾晒下单件纸纸酒令人氏动容底“一品锅”?

2019-06-09 / 未解之谜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张家阿叔!李家姆妈!”“带着小囡一道!”“来拍全家福咯!”热心的楼组长林晓君阿姨,大着嗓门,逐个敲开13层楼邻居的大门。开门露出的,是一张张或惊喜、或兴奋、或疑惑的脸。“来吧,来吧……”


即便有些疑惑的人,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人群下了电梯,到了楼下,就见摄影师已经到位。人们彼此照顾着,主动地让老人和孩子坐在前排,后排依次站好后,随着摄影师一声“茄子”,一张张笑脸便印在了这张值得纪念的“邻里全家福”上。


他们来自紫荆花园4号楼楼组,一个本来彼此陌生的商品房小区。近日,在虹口欧阳路街道,随着辖区内18个自治楼组的成立,一张张“邻里全家福”也陆续出炉。照片的背后,党建引领楼组自治的探索,就蕴含在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中。

 

热心的“领头雁”

楼组长,这个“芝麻官”也算不上的职位,却着实成了楼组自治中的“领头雁”,几乎每个楼组概莫能外。
 

大连西居民区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小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售后公房,经过岁月的冲刷,房屋难免破败老旧。但就因为老式房子的独特布局,倒为邻里间的“热络”创造了条件。

大连西居民区自治楼组全家福

家住101室的老党员杨荣娟,是出了名的热心人。她家的窗口就在楼道口旁边,平时就连煎个鱼都能让闻香而过的邻居停下脚步,“杨阿姨烧鱼啊,这么香的!”“想尝尝伐?进来吃吧!”于是,杨阿姨家的煎鱼就这么一块块被分掉了,甚至还会让邻居打包带走。看着不剩几块的煎鱼,杨阿姨还是乐呵呵的。

 

平常的时候,杨阿姨家更是成了邻居们的快递代收点。她的丈夫人称“许师傅”,有些修东西的“三脚猫”功夫,哪个邻居家里东西坏了,喊许师傅也准行。
 

这么一对热心的党员夫妇,在楼组里威信极高。杨荣娟当楼组长,自然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大连西居民区书记吴振萍告诉记者:“在杨阿姨的带动下,楼道里的邻居真的亲如一家。大家一起在杨阿姨家里‘嘎三胡’,一起烧饭做菜成了最平常的事。”
 

那天,当杨荣娟和大家说出了要拍“全家福”的想法时,很多人脱口而出:“太好了,这回真是一家人了!”
 

为了凑大家的时间,足足等了一个多月,“全家福”照片才得以拍成。虽说不是全员到齐,但差不多每户人家都派出了代表,也算颇为不易。现在,这张“全家福”就挂在了楼道醒目的位置上。
 

然而,“全家福”刚拍完没多久,坐在第一排中间、笑得很慈祥的王老伯便出事了。

大连西居民区过集体生日​
 

“外人”变“家人”之后
 

80多岁的王老伯,是一位离休干部,平时一个人住在家中,所幸儿子家就在同一层楼。
 

那天,王老伯从儿子家洗好澡出来,在往自己家走的短短路程中,竟然一不小心,脚底打滑摔跤,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足足滚了8个台阶!而他的儿子按照常理,之前已经关上了房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
 

楼下的邻居们听到“轰”的一声,赶紧出门。时间紧急,有人看护王老伯,有人敲门喊他的儿子,有人已经同时呼叫120。很快,邻居们陪着王老伯儿子一起,将他的父亲送到最近的岳阳医院。而许师傅已经默默地将楼道里的血迹冲洗打扫干净。
 

头部缝了针之后,王老伯的病情渐渐稳定。在他住院期间,杨荣娟还带着邻居们看望了老人好几次。
 

去医院看望住院的邻居,这样的事情在欧阳路街道自治楼组里不胜枚举。甚至连已经离开楼道一年半的“老妈妈”,也享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在蒋家桥居民区,今年母亲节的时候,自治楼组的几位居民前往敬老院,探望曾经住在楼组内、年龄最年长的赵阿婆,并准备了蛋糕、水果等慰问品。

蒋家桥居民区自治楼组全家福

初见邻居时,赵阿婆完全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几秒才发现,来者竟然是自己的老邻居们。当邻居们即将离开时,“老妈妈”流下了不舍的泪水。她说:“什么时候一定要回家看看。”
 

刚嫁到这里来的媳妇小徐,也很快把楼组当作了自己的家。因为结婚那天,楼组就给了她一个惊喜:不仅邻居们将楼道里布置了气球、鲜花,还集体送给她一个电子相册。小徐没想到:“这里的邻居这么有人情味。”
 

在新出炉的“全家福”里,小徐略带羞涩地站在后排,却笑得格外灿烂。

 

当楼组自治形成制度
 

记者在欧阳路街道采访时,许多自治楼组都展示了自己的《自治公约》。有些编得琅琅上口,有些简洁明了,且都是通过楼组理事会开会通过的。
 

比如,四达路210弄9号自治楼组专门出了这样一份文明礼仪:“小楼组,大家庭,虽不同姓但同邻;邻里和,胜黄金,每遇大事商量定;家里事,讲亲情,子女孝顺老人敬;大家事,讲文明,若要问事先说请……”据欧三居民区副书记赵昊介绍,该居民楼居民流动性大,长期处在物业管理的真空状态,居民们曾经意见很大。对此,居民区党总支决定,以居住在这幢楼的党总支委员楼岳珩为牵头人,推行楼组自治。
 

经过楼组长、志愿者的多次上门做工作,最终统一了楼组里18户居民的思想。大家“自扫门前雪”,每天将楼道打扫的干干净净,被评为街道的漂亮楼道后,还贴上了山水画等装饰品。

欧三居民区自治楼组全家福

了解到楼道没有安装防盗门和信箱,居民区党总支召开党员代表会议、居民代表会议,提出服务项目方案,最后结合自筹经费,居委向街道申请了服务群众专项经费,最终完成了防盗门和信箱的安装。看到环境这么好,有两户将房子租出去的居民,也搬回来住了,还参加了“全家福”的拍摄。


在这些自治楼组中,楼组理事会是标配,一般由楼组长和几名热心楼道居民组成。而楼组自治的经费,则来源于街道服务群众专项经费和居民自筹。这些钱怎么才能用在刀刃上,是楼组理事会经常商量的问题。背后,居民区党总支和街道党工委,则会在需要时给予支持。


现在,这些楼组里,每一户的婚丧嫁娶皆会牵动人心;每逢母亲节、父亲节、儿童节等,各家的老老少少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各显身手的百家宴更是稀疏平常……
 

记者还听说了这么一桩事:大连西居民区自治楼组理事会的议事厅,就“常设”在一位徐阿姨的家中。她的家里不过四五十平方米,为了开会,要把床也折叠起来。但她乐此不疲,因为她觉得“既然楼组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呢。”
 

而当这一张张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全家福”被晒出来后,则让更多的徐阿姨找到了家的感觉。据说有些楼组还安排了第二次拍摄,来的人越来越多了。现在大家的下一个“小目标”是:让以后的“全家福”里,出现更多年轻的面孔。

 

题图:紫荆花园自治楼组全家福。 图片来源:欧阳路街道提供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