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虽设而常关涉趣园:园天涉拿成趣户虽设而常关掉

2019-06-07 / 未解之谜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时序有轮回,万事万物也都有它相应的缘分。记起是在前几年探访广州黄埔古港的时候,就曾邂逅过这家叫“涉趣园”的清代宅院,我记不清自己当时是怎么误打误撞的发现了它,我想大概是因为迷路了吧。但是那时我没机会进入它,因为宅院的大门紧闭,我被“涉趣”这两个字吸引到,想必这家宅院定有着属于它自己的故事。

想起任真而又固穷的陶渊明的抒情小赋《归去来兮辞》,里面有一句“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我想这应是当时的园主取名“涉趣”的缘由吧。已与世俗隔绝,而向自然开放。日日园中散步,其乐无穷,这是陶公的怡然自得,而在涉趣园这一方天地里,当时的园主也定是想在此容下自己的性情和傲岸吧。

今次有缘近距离的探访它,得益于曾一起参加体验活动的朋友,我在她朋友圈看到关于涉趣园的视频,于是向她询问到了园主的微信,择日便奔赴而去了。涉趣园藏身在黄埔古港里,要找到它,我着实花了好大功夫。对于路痴我来说,打开地图导航有时根本就没有用,我跟着导航前行左拐右拐,然后又重新变了方向,还是找不到涉趣园的影踪。最后真心是要哭了,找了一个看上去很靠谱的村里人询问,才得以觅得它。

我是喜欢这种有着年月历史的古村的,里面的老宅还有建筑,自有它们迷人的地方。当有朋友来广州游玩时,在有时间陪同的情况下,我会带他们去到小洲村,或者推荐他们来到黄埔古港,古港里到底有些什么呢?除了攻略上美食APP上推荐的地道美食之外,作为古港,自然也有着属于它自己的历史。黄埔古港既然称之为“古港”,历史资料上的显示是,黄埔古港是因为仿古船瑞典“哥德堡号”来访而重建。“哥德堡”号商船由瑞典东印度公司于1783年建造,曾经三次抵达广州,航行海上丝绸之路。1745年9月12日“哥德堡”号装载着中国的瓷器、丝绸、茶叶等货物,踏上第三次中国之行返程时,遭遇暴风雨袭击,不幸沉没在哥德堡港入口处,相传当时从沉没的“哥德堡”号船上打捞出来的货物除去船的损失以及打捞工程的费用还能有利润,因此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更为繁荣。黄埔古港见证了广州“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

如今,淤积不堪的河道早已找寻不到昔日繁华的影子,即使在这座古村里自在闲逛,也仅仅是古村的模样。很多建筑已损毁,只有在黄埔古村历史博物馆去窥探和了解当年繁华时候的光景和影子。反而在这座叫涉趣园的清代庭院,历经百年沧桑,它依旧在静守岁月,默默诉说着远去的故事。

涉趣园现在的园主叫阿伦,在网路上你会发现,当地的媒体都曾报道过这位村内闻名的“拾荒者”,在他现在打理和维护的涉趣园内,有着太多他陆陆续续从村子里捡回来的“宝贝”,走入涉趣园同他打招,说明了我的来意,刚好他在和友人谈事情,于是先把我带到他收藏“宝贝”的屋内,打开柜子,说东西全在这里,随便看,还有很多堆积在墙角和地上,有外销国外的瓷器,有进口的伦敦烟盒、有旧式的留声机、有黄埔村民国初期使用的英语教材,有当时时髦的英国礼帽……阿伦从古村里各个角落捡回来的这些“宝贝”,虽然谈不上价值连城,但件件都是货真价实的老货,极具欣赏价值,且有不少见证了广州清代“一口通商”时期的物品,可谓琳琅满目,藏品丰富,俨然成了一个私人的博物馆。

涉趣园是清代同治年间建的,距今算算也有150年的光景了,它不像古村里其它有着年岁的老房子那样,要么被出租去做展览,要么当成艺术家的工作室,而目前涉趣园对游人都还是免费开放,在这座清代宅院里,现在能看到的花草植物,其实都是阿伦精心培育和种植开来的,一草一木都花了心思来栽培和修剪,据说在春暖花开的时节,这里会更加的美丽。可见阿伦修身养性的能力,没有一份怡然自得的心境,想必是很难有现在的坚守吧。

涉趣园目前建筑艺术构件仍保留不少,如岭南特色正间前廊的木雕天弯罩、六角形组合的贝壳横批窗、木雕封檐板,还有在二楼保留着色彩斑斓、典雅精巧的进口满洲窗,非常精美的样子;如果你仔细的寻找,在庭前的花园内你能看到保存着内八角、外四角的清代花坛;还有在清代种植的翠竹,生长到今天也仍挺拔修茂。

进入到大厅参观,摆放着的一些清代、民国的小物,让人仿佛能回到当年的样子,正厅内还完好保留了木雕屏风,屏风图案以本地花木瓜果为主题,极具中国风味,屏风上方的绿色花窗格则融入了西洋味道。

据阿伦说,涉趣园之所以会中西结合,并且很多时候在建筑和装饰上加入西洋元素,是因为当时的园主,是做海外贸易生意的,经常会有老外客人来家里做客谈生意,他们喜欢这座宅院,生意自然也很容易谈成。听来颇有一些迎合的味道,但这恰恰说明了生意人的精明,兼顾了自己的兴趣和情趣,又能助自己谈成一笔又一笔的生意。

涉趣园如今韵味还在,且非常宁静,无论是阳光明媚的大晴天,还是下雨时节的雨绵绵,好像都蛮适合小坐在庭院内喝杯清茶偷得浮生的,看云卷光影,听风听雨声,都能修得一份清心怡静。这样看,也算没辜负到当时园主的情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