筵宴肆蜕 >> 第陆章 雒阳筵宴4

2019-06-09 / 外国历史选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惭愧惭愧,招待你们本就是我的职责,这真令人无地自容。这些天如果怠慢了,万望海涵。”吴兴忸怩万分,把金子收好,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恰好此时,苏弃从外面进来,耷拉着头,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见到两人,顿时高兴起来,上前打拱作揖。

“你往常在宫里值夜,也这么累吗?”庄清问。

苏弃苦笑着摇头:“差使再累,也不如人言啊。”

“怎么了?”

“算了,不说了。大夫很少到客栈来,今天是何事啊?”

“你来了正好,我想请你吃饭。”

苏弃很惊讶,忙摆手:“不不,你别开玩笑。我不过是一个侍卫,那值得你请吃饭?”

庄清说:“上次,我们见到那个被妖害死的人的时候,你说你现在衙门里管着这事,我想请你帮个忙。”他把洛阳城里的乞丐的那个组织说了一下。

苏弃很爽快,一口答应:“没问题,让他早点来!”

庄清还有点讶异,这答应得也太爽快了吧?周公不是下令严禁外泄吗?吴兴见状也笑了,对庄清说:“大夫有所不知,他现在是真心希望所有知道点线索的人都来。”

苏弃叹了口气,把原委告诉他。

原来,周国全境上下有几百里土地,城邑几十座,洛阳是古王城,城邑最大。周国有个专门的洛阳大夫,不世袭,专管洛阳城内民政琐事,这个大夫现在就是单大夫。单大夫如今一心参与朝政,哪有心思管民政?别说去衙门里署事,一年到头连见都见不到。

但闹妖的事情持续太久了,周公督促他要抓紧解决,单大夫难得到衙门里来一趟,一来就是来大发雷霆的。把所有人挨个骂了一通,最后决定,必须派个人专管此事,并且限期破案。

苏弃本是宫里的侍卫,也兼充衙门里的属官,年岁最小,才十八岁,就摊上这差事了。用单大夫的话来讲,是“位尊、年少、能力强”。

“这下好了,本来大家都嫌晦气,这下全都撒手不管了。大夫,既然你应了这事,必须得帮帮我。”

庄清很同情苏弃的状况,吃官家饭的人,哪个不是功归于上,过诿于下?这事太平常了。

闹妖这事,谁也不想去解决,因为大家根本不认为能解决。

假如真是妖,非人力所为,避之尚恐不及。

假如不是妖,那后面的事情是深不可测。

毫无线索,查什么?大家都是普通人,又不是神通广大的神仙,挣点俸禄养家而已。

苏弃求庄清,能不能早点把大荒落叫过来。庄清这能不答应吗?然后又问什么时候开宴,庄清说申时,苏弃问能不能早点。庄清问吴兴,吴兴就把时间再提早半个时辰。

苏弃很高兴,好像马上就能破案了似的。跟庄清道个乏,回自己屋睡一觉。解决了一个问题,庄清也很高兴,马上让庄梅去通知大荒落。

4、

宴席开在未时三刻,不是正常的吃饭的时间。不过这几个人作息也没规律,饿了就吃。

吴兴这次置办得很丰盛,炖了一只鸡,烤了一整条狗,狗烤完有点硬,让厨子把它切碎了装一大盆。还有一大盘猪肉炖菜干。

除此之外,盐碟、醋碟、酱碟都摆了好几盘。

煮的是米饭,这可是稀罕货。其他果子也别说了。

总之,吴兴对得起庄清那半块碎金饼。

大荒落也到了,带了一个人,是个中年男子,比大荒落要年轻一点。一介绍,原来比大荒落地位还高一位,是他们的“执徐”。庄清把他们介绍给苏弃,寒暄几下,各自坐下,还是吃肉比较爽快。

庄梅这次不喝酒,更不会跳舞了,安安静静地坐着,也不跟人说笑。吴萍贴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