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绅探(2019稔邓科执导底荡疑推杆理剧)

2019-06-09 / 外国历史选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罗非坐在床前守护秦小曼,秦小曼苏醒过来之后,冷不丁发现罗非坐在床前,立时吓了一跳。罗非向秦小曼提起王嘉德打伤警察的事情,王嘉德不但打伤了警察,还狗胆包天抢走了警察的枪。秦小曼吃惊不小,在罗非的陪同下赶回警局。叶常青身为警察太无能了,竟然被王嘉德打伤警察抢了枪,面子上挂不住,于是说谎掩盖自己被袭经过。罗非拆穿了叶常青的谎言,叶常青在探长的逼问下才说出真相,承认自己被王嘉德偷袭,当务之急,找回枪才是重点,王嘉德已经成了危险人物。王嘉德供出有一个李太太每到周三和周五下午就会打电话给赵绮梦,约赵绮梦打牌。罗非猜测李太太就是暗娼联系人,于是决定从电话公司调查李太太的下落。电话公司业务量太大,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打电话 ,无法精准查出打电话的人详细身份。罗非想到了一个办法,在王嘉德家里安装了一部电话,如果李太太再次打电话联系赵绮梦,秦小曼就扮成赵绮梦,拖住打电话的李太太,然后罗非就找电话公司查询李太太打电话的地址。功夫不负有心人,罗非找到了李太太的住址,李太太真名叫钱戚月,也是一名荡妇。让罗非意料不到的是,当他与秦小曼赶到钱戚月住处的时候,钱戚月已经遇害了,作案凶手得了手准备离去,秦小曼赶紧追了过去,凶手情急之下逃进了电影院里面,罗非火眼金晴从人群里面找出了凶手,这个凶手不是男人,竟然是个女人,人称七姐。七姐否认自己杀害了钱戚月,解释自己去钱戚月家里是为了收保护费。罗非根据本杰明送来的尸检报告,发现凶手是个左撇子。七姐左手少了三根手指,不可能有能力用左手杀害钱戚月。七姐供出了暗娼集团成员有三个人,第三个人叫孙祁雪。孙祁雪的丈夫是老师,秦小曼查清楚孙祁雪的身份背景,觉得孙祁雪不可能做暗娼。孙祁雪的丈夫阿松患了肺癌,她为了补贴家用,一直做家教,秦小曼不忍心告诉阿松真相,如果阿松得知妻子孙祁雪做暗娼,一定承受不了打击,到时就会加重病情。罗非约孙祁雪谈话,孙祁雪与钱戚月以及赵绮梦从小无父无母,三人在苏州的育婴堂长大。后来被一个叫齐妈的女子领养了。齐妈领养孙祁雪三人不安好心,将三人送到了妓院,导致三人沦为了风尘女子。孙祁雪三人不甘心做妓女,写了遗书投河自尽,被一个渔夫救上岸。三人重获新生到上海谋生,各自有了新的生活,遇到了爱的人,然而好景不长,为了生计,三人瞒着家人再次走上当妓女的老路。孙祁雪离去之后,罗非推断孙祁雪不是凶手。叶常青抓到了王嘉德,以为自己抓到了凶手,欢天喜地跟手下人喝酒庆祝。 收养过孙祁雪三人的齐妈已经成了精神病,罗非如果想要查清楚孙祁雪三人的背景,只能去警局翻找资料。警局忽然打电话给孙祁雪,宣布抓到了凶手。孙祁雪去警局指认凶手,在去警局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显然 是孙祁雪非常害怕的人,她见到熟人后脸上升起了恐惧。罗非经过一宿寻找,终于找到了孙祁雪说的遗书,让罗非意料不到的是,遗书上有四个人留下了笔迹,而不是孙祁雪说的三个人。遗书最下方被人撕了一行,这说明撕掉的这一行可能记录了什么秘密。除了孙祁雪以外,其它三人都遇害了,罗非想要查出真相,只能找孙祁雪。正当罗非想联系孙祁雪,上海打来电话,透露孙祁雪遇害了,罗非后悔莫及,如果他一直留在孙祁雪的家里,一定能等到凶手现身,他就可以抓住凶手,孙祁雪也不会遇害了。秦小曼与罗非来到孙祁雪当年跳河的水域,罗非发现河水很浅,从岸上跳进河里,根本不可能淹死人。这说明孙祁雪在说谎,她说谎肯定跟第四个人有关。霍文斯利用心理学,接近齐妈,向齐妈打探孙祁雪四人当年成长的经过。齐妈透露当年孙祁雪四人给她带来了红火的 生意,后来孙祁雪四人想不开跳河自杀,这跟李公子有一定的关系。罗非听完霍文斯调查的结果,怀疑齐妈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于是在秦小曼的陪同下赶往齐妈的住处,两人还是来晚了一步,齐妈已经遇害了,不久前被凶手杀害了。万幸的是,秦小曼抓到了杀害齐妈的凶手,此人是个卖渔女,相貌丑陋。罗非拆穿了卖渔女的身份,卖渔女正是跟孙祁雪三人自杀的第四个人。卖渔女叫齐云,当年做妓女的时候认识了李公子,李公子真心爱着齐云,决定帮齐云赎身,不等他帮齐云恢复自由,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生命。李公子的死对齐云打击很大,齐云茶饭不思哭了三天三夜。孙祁雪三人也对做妓女开始厌倦了,四人聊了一晚上,决定结束低人一等的生活,投河自尽不再做妓女。齐云投河之前装好了李公子生前送的一万两银票和遗书,准备寄回给李公子的家人。 孙祁雪偷偷调包换走了银票,几人投河自杀后,孙祁雪三人从河中游回到岸上。只有齐云遇到了意外,脸庞被礁石划伤了,获得一名渔夫相救,嫁给了渔夫。齐云后来在上海卖鱼,意外遇到了赵绮梦,得知真相惊怒交加,一步一步杀死孙祁雪三人。对于自己连杀几人的行为,齐云不后悔。她只是觉得对不起丈夫和女儿,无法再陪丈夫和女儿过完后半辈子。罗非暗地里送了一笔钱给齐云的丈夫,他的善举让秦小曼吃惊不小。秦小曼一直觉得罗非冷血自私,经过这件事情,她改观了对罗非的不良看法。 派克路上发生了火灾,瞭望塔的哨兵赶紧敲响了警钟。派克路不是第一次发生火灾了,是本月第三次发生火灾了。探长和救火队长召开了记者会,向公众解释火灾发生原因是住户吸烟导致的。三起火灾发生的时间出奇一至,全部是周日晚上十点左右发生,记者们希望探长对三起时间一至发生的火灾给出合理解释,罗非忽然出现,他当众把三起火灾的疑点逐一分析,没有给探长台阶下,探长脸面丢尽转身离去。 探长回到办公室后训斥了罗非一顿,指责罗非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上级面子。罗非没心思向探长赔礼道歉,他只想查出火灾原因,提出由自己负责调查火灾案。探长求之不得,给罗非一周时间查案,必须在下周周日来临之前查清火灾原因。罗非担心人手不够,向探长提出借用秦小曼。两人前往派克路案发现场,罗非进门找到了尸体位置,在尸体旁边有破碎的酒瓶残渣。秦小曼推断纵火犯做案之时喝着伏特加酒抽着烟,在醉意的驱使下意外点燃了房间。罗非不认同秦小曼的观点,房间里面有很多破碎的酒瓶,纵火犯故意伪造自己醉酒的假象,利用了窗户和门的通风原理助长了火势,作案手法高明之极。 报社编辑王积富晚上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被几个火人包围,吓得惊醒过来。王积富认为自己被冤魂纠缠了,跳下床跑到书房里面写符咒,嘴里念叨“金先生放过我吧”的话语。 王太太在报纸上看到了罗非刊登的寻找火灾案线索的公告,赶紧去警局报了案,将丈夫王积富晚上做噩梦的事情告诉给警察。罗非从人民群众提供的线索中找到了一条有价值的信息,委托秦小曼走访所有报案的人民群众。秦小曼第一个走访王太太家里,她发现王太太家里不太正常,挂了许多符咒,像是家里闹了鬼。 王太太向秦小曼介绍自己的丈夫王积富,秦小曼在屋内发现了一个供台,趁着王太太去倒茶水不在场,她靠近供台想观察,王积富忽然冲了出来搞偷袭。秦小曼身手不凡制服了王积富,王太太随后出现,秦小曼建议王太太带丈夫王积富看心理医生。 罗非扮成算命先生,拦住了路过王积富家外的秦小曼。他听完了秦小曼汇报的去王积富家的经过,有理有据分析王积富的家庭情况。凭借之前掌握的一些线索,罗非推断当晚第四起火灾将在王积富家发生,因此他才扮成算命先生在王积富家外蹲守。 王太太与丈夫王积富在家里发生了争吵,拿着行李离家出走。王家的灯光随后熄灭,罗非心里产生了不妙的感觉,赶紧在秦小曼的陪同下冲进王家。两人发现一个黑衣人企图杀掉王积富,但没有得逞。秦小曼追踪黑衣人来到街上,黑衣人甩掉了秦小曼逃之夭夭。罗非捡到了黑衣人掉落的一瓶药剂,交给本杰明检测。本杰明检出药剂是镇定剂,罗非根据镇定剂的批号,查到霍文斯的诊所独家拥有同样批号的镇定剂。罗非在秦小曼的陪同下到诊所调查霍文斯,他将嫌疑目标转移到了一个病人身上。 霍文斯以保护患者隐私为由,不肯向罗非泄露可疑患者的底细。秦小曼好说歹说,霍文斯才松了口,拿出了病人的病历给罗非看,但他不给罗非带走病人的病历。罗非经过挑选,将嫌疑目标锁定在了三个人身上,准备带领秦小曼调查三个嫌疑人。罗非离去之时,霍文斯邀请罗非参加下周的舞会,他想请秦小曼做舞伴,但又担心被秦小曼拒绝,希望罗非帮忙。罗非为了破案,答应了霍文斯的要求。 三名嫌疑人分别是华通大学化学系副教授陈顺昌,救火员杜金保,以及画家江城。罗非在秦小曼的陪同下拜访了陈顺昌,凑巧的是,陈顺昌在实验实做实验引起了火灾,秦小曼与罗非赶紧上前帮忙灭火,两人被陈顺昌误以为是兄弟会的成员。罗非与秦小曼扑了火做了好事,接着拜访了杜金保。杜金保有严重的梦游症,昨晚梦游的时候出现在了火灾现场,成了第一个救火英雄,获得了救火队颁发的证书。第三个嫌疑人是画家江城,江城有妄想症,他认定有罪的人都会遭遇地狱之火。 罗非经过分析,发现三个嫌疑人有几个共同的特点,三人在案发的时候都有不在场的证据,而且三人的精神都有问题。罗非觉得凶手选择的目标是事先定好的,而不是随机杀人,其中一定有规律。秦小曼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她提醒罗非要看重做案时间。巡捕房三个嫌疑人进行了跟踪,但一无所获。罗非看了跟踪笔记,听秦小曼汇报王积富的情况。王积富获释之后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罗非暂时放下调查王积富,弄了一个大保险柜在家里,研究破解的办法。 巡捕房的人发现杜金保就是纵火犯,杜金保在家里存放了纵火地图,下一个纵火目标是电影院。罗非没有上杜金保的当,他认定纵火犯使出了调虎离山之计,于是在秦小曼的陪同下赶往王积富家里。果不其然,王积富家发生了大火,秦小曼奋不顾身跑进火场里面,企图 营救王积富,不料导致自己身处险境被困火海中。紧急关头,杜金保赶了过来,救出了秦小曼。 秦小曼带杜金保回警局,杜金保坦白交待自己就是纵火犯。他的纵火行为都是在梦游中进行的,而不是在清醒的时候进行的。第一起纵火案发生的时候,杜金保打算自首,由于获得救火队提拔,他在虚荣心的驱使下没有自首。如今自己又一次纵了火,险些伤及无辜,他心中有愧决定自首。纵火案告破,罗非却怀疑杜金保替人顶罪,真正的纵火犯另有其人。 罗非翻看了四起纵火案的资料,发现四个受害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四人在十年前同时辞职搬家,当年正好发生了钻石失窃案。受害人金查理用毕生的积蓄买了一批钻石,存进了汇旗银行保险柜,不料隔天钻石全部被盗了。这桩案子直到如今也没有破获,金查理受不了打击自焚身亡,四人很有可能就是盗窃钻石的案犯。 罗非一大早带领秦小曼到汇旗银行,还原十年前钻石失窃案经过。当年银行经理赵大同负责为金查理办理保存钻石的业务,租保险柜的第一个步骤是选号码,罗非推断赵大同诱导金查理选了168号,让金查理选了一个赵大同早就提前准备好的保险柜 。当时的保险柜是最先进的,开箱后存放人还可以重置密码,高密度的防盗设置,外部人员很难打开保险柜盗走钻石。 罗非推断当年金查理存放钻石的保险柜看似把保险工作做到了极致,但重置密码的内侧钢板只有四个螺丝,王积富当年把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告诉给了保安郑远。郑远带领工程师方礼斌进入了存放保险柜的房间里面,方礼斌更换了保险柜的锁芯片,金查理事先重置的密码毫无作用。王积富等到金查理存放完了钻石,轻而易举打开了保险柜。 就算金查理重置的密码不起作用,但王积富想要拿到放在小的保险箱内的钻石也需要费一些手段。保险箱有报警功能 ,就算金查理本人输入了密码,警报一样会响起,他必须再次输入密码才能打开保险箱。罗非始终想不明白盗窃犯打开保险箱的经过,如果盗窃犯要拿走钻石,银行保安肯定能听到报警声。正当罗非陷入到深思中,银行工作人员走了过来,要求罗非与秦小曼尽快离去,罗非恍然大悟,赶紧回警局向探长汇报案件调查经过。 罗非认定杜金保不是纵火犯,二十七天就可以找出纵火犯。罗非希望探长扣押杜金保27天,不能给司法部门事先审理杜金保。探长思虑再三,同意了罗非提出的要求,罗非觉得破案关键是时间,二十七天后,一个神秘人进入了汇旗银行保险室,此人正是霍文斯,罗非与秦小曼藏在暗处,关注霍文斯的一举一动。罗非分析霍文斯当年作案的心理原因,当年王积富几人不敢立即盗走钻石,而是调换了保险柜的号码。正确的保险柜的报警设备有电力损耗期限,电力用尽后就不能报警了。十年后,保险柜的电力用光了,王积富一行人才敢打开保险柜取走了钻石。赵大同因为干了坏事心神不宁,患上了心理疾病,于是找霍文斯看病,霍文斯得知赵大同几人盗取价值连城的钻石,产生了贪念杀死了赵大同四人,企图独吞钻石。杜金保只是霍文斯的替罪羊,霍文斯企图利用杜金保混肴视听,但还是没有逃过罗非的调查。 霍文斯罪行败露被关进了监狱里面,罗非心里犯起了嘀咕,想起了霍文斯想邀请秦小曼参加舞会。按理说霍文斯杀了四人应该忙着掩盖自己的罪行,哪里还有心思请秦小曼做舞伴。霍文斯进入监狱后,被一伙犯人暴力殴打。正当他被犯人围殴的时候,CAPTAIN坐轮椅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