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住尘香花已尽【图表片儿】〖晾晒戏〗风住尘余香花儿已尽天早倦拢。【宫斛吧】

2019-06-09 / 外国历史选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各位吃瓜群众可以感受一下,宝鹅的小情绪被大哥接收到之后,我们的钢铁直男大哥嘴上说着不要,其实心里还是很诚实的对吧!!!这不,晚上就定下了四月初五放假那天偷偷带宝鹅去玩的计划。但是无巧不成书啊,大家都知道大哥今天放假了,作为一众小老婆的唯一盼头,都盯着想要去,但是这里头最有排面的还是我们的淑妃娘娘,作为中宫殿下的亲亲小姐妹,淑妃是很得皇后信任和宠爱的,因此大哥难得休息一天,皇后提醒淑妃要过去陪伴开解,只是大家不知道,男人心也是海底针,大哥的休沐日怎么会由得你们去安排的明明白白,这时候便有了我们本期晒戏的第二折——所以我才是三个人的故事里落单的那一个。




淑妃-陈玉月
四月初五
未央宫一早嘱咐了皇帝初五沐休,让淑妃记着时候往建章宫去陪伴皇帝解乏。这日晨起翊坤宫小厨房特特备了往日皇帝爱用的糕点,好让淑妃带去建章宫。临行前淑妃先看过大公主同大皇子安好,到底决定不携一双幼子同行,盘算着午歇时让皇帝来翊坤宫休息就是。
淑妃至建章宫时,当日去接嘉婕妤的宫人业已出发,里头石儿正亲奉皇帝更衣。是以守在殿门口的陆齐见着淑妃一行时,忙亲自往上迎来,另不动声色的使小太监往里传话给皇帝。

皇帝-赵晟
[当下便一皱眉,不悦道]她来做什么?[石儿这时已停下了动作,看那小太监一眼,即请示道]奴婢侍奉陛下换上常服罢?[岂料皇帝对此却不甚在意]不必了,让她进来吧。

淑妃-陈玉月
这里头的一番变故淑妃自然是不知的,她自己伸手打了帘子,矮身进了内殿,面上是一贯清丽的笑容。首先见着的自然是立在屏风前一声便服打扮的皇帝,这样的装扮从前淑妃也曾见过,正是在东宫的日子。彼时的情浓缱绻即使是现在想起也让人愉悦的,是以眼角眉梢上另又带了些愉悦小意。走近皇帝不过几步路,淑妃的愉悦也只保持了这几步,她忽得明白过来,皇帝这番打扮是要出宫的意思,不论是同王公子弟相约,又或者是后院里哪一位嫔妃,她眼下这番贸然前来已经扰了皇帝的兴致。直到石儿接过淑妃手上的食盒,她才醒神过来:翊坤宫早起新制的糕点,玉月见着是大哥爱用的几味,便想着往前给您送来。

皇帝-赵晟
[自己将两袖袖口的盘口系好,一面随意地朝她走了两步,命人将食盒打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百果糕]来得好,朕这肚子里正闹饥荒呢。[话虽说着却也只是用了一块,就漱一漱口,拾起帕子拭了拭嘴边]定哥儿和兕儿这几日如何?[语气中不掩憾然]朕有日子没见他们了。


淑妃-陈玉月
兕儿自三年秋日里病过一回,这一阵却是好了许多,定哥儿自不用说,正是能吃能睡的时候,是以只回说都好呢。而后温温笑着:不怕大哥笑话,玉月心里只想着中午请您往翊坤宫用午膳,正好也叫兕儿和定哥儿给您见见呢。
这时外头接过嘉婕妤的张诚一行已到了殿门外,这原是不用通报直接要领嘉婕妤进去的,可张诚抬头却见陆齐门神一般立在门口,边上还立着翊坤宫的大宫女小春。张诚见着的,嘉婕妤在身后也自然见着了。


嘉婕妤-郑宝儿
张诚来请的时候,正对镜试着新妆,听罢来意,便叫人稍坐等了等,喜上眉梢的收拾好了才往建章去。一路上都笑眼弯弯的,打从初二回转,就一直惦记着他,到这会儿心里的大石头才好赖是落了地。及至建章,由着小宫人稳稳当当的扶下了轿,又是禁不住的加快了脚步,就在这喜不自胜的当口,抬眼就瞧见了淑妃身边的小春。仿佛是一盆凉水兜头浇下,不自觉的就想起了那个翊坤宫的夜晚。一时顿住了脚步,下意识的偏头问着陆齐:这是...?

淑妃-陈玉月
小春抬眼见着嘉婕妤眉开眼笑由着张诚引进来时,面色早已冷了下来。待到嘉婕妤开口问时,陆齐已不好当着小春的面有偏袒的语气,哈腰回话时只说,里头淑妃娘娘正侍奉着,您若要见陛下,奴才就替您往里通传一声。小春一双美目直直看向嘉婕妤面上,丝毫不曾顾忌,仿佛正等着嘉婕妤开口告退去。

嘉婕妤-郑宝儿
直愣愣的站了半晌,连小春不分尊卑的目光也只当是瞧不见的,只细声细气的同陆齐讲:却不是我要见陛下,是陛下着意传了我来的。既然这会儿不巧,淑妃娘娘在里头——说到这儿顿了顿,眼风扫过小春,就在所有人以为嘉婕妤要往里闯时,她却轻声笑了笑,说道:我去暖阁候着就是了,陛下什么时候得空见我了,再劳烦您来通传一声。

皇帝-赵晟
[陆齐心下松了口气,顺手指了个小宫女侍奉着嘉婕妤往暖阁里去,待郑氏进了暖阁,秋娘也随后而至,手中捧着一套藕色的寻常衣裙,要侍奉郑氏更衣。彼时皇帝听了淑妃的话只是一笑,道]今日不巧,朕正要出宫去。[略略思忖着]晚些时候罢,朕若是回来得早,便过去看你们。

淑妃-陈玉月
淑妃这时并不知外头是嘉婕妤候着,心下只以为皇帝要同五王或旁的王公子弟微服出去,面上也笑得和婉:那玉月可记下大哥的话了,回去也要告诉兕儿同定哥儿,大哥做父皇的可不能食言呢。随后也就嘱咐几句让皇帝在外面珍摄云云,淑妃自殿内出来,小春即刻就迎了上来,面色十分难看:主儿您怎么这会就出来了。淑妃并不解其意,正要开口询问时,小春已压低声音上前回来嘉婕妤在暖阁的事儿,
淑妃此刻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面色霎时就雪白起来,一颗心仿佛直直坠入了冰窖里,原先虚扶着小春的手也用了十分的力气,小春见自己主子如此面色更是不忍,几乎是想着立时三刻去暖阁里揪出来嘉婕妤来。眼下的淑妃早已不是元年意气风发的性子,这几年来心酸冷暖早叫她把小性子都收了起来。可立在殿外的步伐却迟迟难以行动,淑妃将目光看向暖阁再又缓缓转向身后内殿,最后又抬头望向澄澈的天空,良久自嘲一笑。末了说出的话,却叫小春连带着陆齐都不敢相信,她竟是低低的说出了回宫二字。
行在建章宫路上时,淑妃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只在跨过建章宫门槛时,步伐不稳险些要跌落。陆齐是一路亲送出来的,就在陆齐扶住淑妃的当口,淑妃又轻轻问道:大哥他是一早就想着要领郑氏出去么?陆齐自然不敢回答这话,淑妃撑起身来也推开陆齐的手:不要送了,去侍奉大哥吧。淑妃这话说得冷静,平淡,可淑妃身后翊坤宫的宫人们个个都听出来自己主儿话里的伤心,委屈。
小太监替淑妃压下轿时,淑妃再次转身看过一眼建章宫的门头,忽得一摆手叫人将轿子抬至树木阴凉处。她心里犹不死心,不曾亲眼看见皇帝领着嘉婕妤出来,她都不愿意相信。宫人们也不敢相劝,个个肃着面色垂首跟在淑妃身后。果真一盏茶后当真见着两顶轿子自建章宫出来,稍后一些那顶轿边跟着的正是嘉婕妤身边的大宫女璎珞。(控一下,不行再改)四月里算不得大的日头照在淑妃面上,竟叫她头晕目眩起来,小春几个丫头连忙扶着淑妃坐进轿里。
淑妃轿子自关雎宫前匆匆而过,自然惊动了里头的敏贵嫔,是以淑妃前脚进了翊坤宫,敏贵嫔后脚就要请见淑妃。这时的淑妃如何乐意见人呢,连带着小春来回敏贵嫔话时,口气也十分不善:主儿这会不得空见您,还请您先回吧。这样的情况在淑妃同敏贵嫔之间是从未有过,敏贵嫔不免追问下去,却不想小春更有一句严重的话说出:贵嫔若问奴婢到不如去问嘉婕妤,她同关雎宫常来常往的,如何不知会贵嫔一声呢。说罢这话竟是不管敏贵嫔如何直直回了里屋。
敏贵嫔听了这番话如何受得住,面上十分难堪,翊坤宫来来往往的宫人注视下,敏贵嫔更是无法自持。可她也不敢当真就离了翊坤宫去,只能这么立在翊坤宫廊下。这么一等就等到了午膳时分,里头淑妃不曾叫膳,小厨房的管事嬷嬷来问敏贵嫔的意思,罗氏却不敢做主,直到午后的日头高挂起来,淑妃才有话传出,说了重话让敏贵嫔不必再等。

收起回复5楼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