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科学紫色光柱团体于英涛:间国利用学毋好 基本功学则短撅撅板材

2019-05-16 / 外国历史选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网易科技讯3月31日消息,2019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今日举行,下午举行了以“全球科技合作与竞争”主题的高端对话,紫光集团联席总裁、新华三首席执行官于英涛在对话中表示,在应用科学领域,通过40年的努力,他认为我们不输给全球任何一个科技产业,像产生了阿里巴巴、腾讯这种移动互联网的公司,也有华为,可以跟思科、跟IGPE去并肩的科技企业,但是这些东西仅限于应用科学。在技术科学领域,要认知到自己的短板,我们差得很远。

对话实录:

主持人:刘二飞数字中国联合会常务理事

对话嘉宾:

阎焱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

于英涛紫光集团联席总裁、新华三首席执行官

徐少春…..金蝶国际软件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主持人:接下来是大家十分期待的高端对话,高端对话的题目是“全球科技合作与竞争”,下面有请主持人,数字中国联合会常务理事,也是亚投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和CEO刘二飞,请上台。

刘二飞:请对话嘉宾上台,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紫光集团联席总裁、新华三首席执行官于英涛;金蝶国际软件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徐少春。给我们讨论的题目的时候稍微有点纠结,这个题目是全球科技与竞争,听起来比较泛的题目,谈这个问题免不了谈到中国和美国的竞争与合作,这个题目无论是在媒体上、私下谈话中,还是茶余饭后,特别是我们自认为的精英人士,是每天都谈的话题,同时又相对的有点敏感。所以今天我建议我们谈这个问题多谈如何有创造性、有创意性的解决方案,怎么样能够使中国在全球竞争大格局下从事良性竞争,推动高科技行业进一步顺利的发展。

先介绍一下嘉宾,阎焱,这个话题他非常有资格去谈,对中国、美国以至全球科技也是专家,他以前做过电信,投过很多高科技企业,两个国家的企业都投过,跟这两个国家的政府也都打过交道,他说话比较直,希望他一如既往地直率,传递一些正能量。徐少春先生是我们国家软件方面科技的领军人物,一会儿你谈一下在软件方面我们整体的实力,跟美国或者跟全球领先究竟有多大的差距?还是我们已经超过他们了?我们不要夜郎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首先要对这个形势有一个判断,阎焱可以从整体方面谈一下中国和全球的实力对比。

于英涛先生是紫光集团的联席总裁,紫光集团是清华大学下属的一个公司,在我们国家高科技发展方面也是做出了很多贡献,也一直在聚光灯下,有的路原来可以走,以后可能走不了了,希望你谈谈你的感想,重点看今后的路怎么走,怎么能够在新的国际秩序情况下能够走好,又能融入到国际的社会里面去让人接受。先从阎焱开始讲。

阎焱:科学发展到今天有一个基本的常识,科学是没有国界的,而科学的产生的影响一定也是全球性的,不会被一个国家的地理位置和种族所限制。今年是我在中国投资第26个年头了,如果实事求是地讲在中国做所谓的有原创性的技术投资的话,基本上都是以失败为多。

刘二飞:你投了很多原创,也失败了?

阎焱:也许我的运气不好,也许有人投原创成功过的,我好像没有碰到过有一个原创技术投资成功的,当然我们是指硬件方面多一点,软件方面很难说谁一定比谁好,因为我觉得软件我们天天用的还是微软,我们手机用的还都是安卓,真正的中国原创的东西的话,软件比较难评价,比较多的还是Oracle的东西,是工业性的东西。

为什么是这样?我觉得一个真正具有原创性的科技创作,它一定需要有几个东西。第一个,它一定是相对时间比较长的,如果说我今天去做一个事情,我明天就要赚钱,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出原创性的技术的。

第二,如果要做原创性的东西,它一定得要了解在这个领域中间前人都做过哪些研究,如果你要读一个PHD,它要求你一定要把所有做这个领域以前任的文章做回顾,如果你没有研究、没有了解的话,你基本很难做一个新的创造。原创性的创造的东西,最后发现国际上很多同行的东西他都没有读过、没有研究过,结果是他要么造假,要么是扯淡,最有名的是当年上海交大一个做芯片的,把摩托罗拉的芯片买回来擦掉以后用上中国星,所以它必须要能够阅读其他世界各国做的研究。

第三个最重要的东西是要有自由的思想。在中国时下有几个东西是非常不利于原创技术的出现的,第一个是中国当下的文化是素食文化,从上到下大家都希望今天创业、明天赚钱、后天上市,然后就赚钱了,这个文化的促成也不光是企业,也不光是创业,包括政府也是这样,比如我到一个城市当市长,我不知道我过三年以后还是不是市长,所以我希望在我的任职期间做一些政绩,这也是人之常情,于是大家拼命希望能够尽快推动我的任期内做成一些事情。所以整个中国的文化笼罩着的是素食文化,这种素食文化不太利于产生原创性的东西,当然会不会有例外?肯定会有,中国14亿人口一定会有例外。

第二,我们去了解国际同行的东西,目前大家知道连谷歌都上不了,你需要翻墙,翻墙又不合法,你如果不能够研读国际同行的文献,你没有看这些研究结果,你怎么做出比别人好的东西。

第三是自由的思考,现在大学里面不鼓励自由思考,也不鼓励你自由的说话,所以在这个大的氛围下中国要真正能够产生有原创性的技术,我个人也许运气不太好,一直没有碰到过,有没有?肯定也会有,我觉得慢慢的信息就像阳光一样,最终是谁也不能垄断,所以最后可能还会有一些信息的交流,也还会出现一些东西。

刘二飞:阎焱的观点旗帜鲜明,非常明确。徐总,我先跳过你,因为你不是做投资的,你是做产业的,英涛也是做投资的,我希望你回应一下阎焱,你在中国投资了很多成功企业,也有很多成功的科技企业,只是不是原创。你回应一下,顺便说一下我们国家高科技在什么水平。

于英涛:阎焱主席的话题比较大,比较深入,我不太敢回应,我还是谈一谈我的观点,借此来圆一圆阎焱主席的话。对中国的科技产业,我自己有三个判断或者说三个看法吧。第一个,我们作为企业家,作为投资家,或者作为产业当中的从事人员,首先是自我认知的问题,一个组织、一个社会、一个人做人非常重要,刚才二飞说到底对科技行业怎么看,这就是自我认知的问题。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在科技上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基础科学,一个是应用科学,我很坦率也很骄傲的讲,我作为华人,作为中国人,我们在应用科学领域,通过40年的努力,我认为我们不输给全球任何一个科技产业,像我们产生了阿里巴巴、腾讯这种移动互联网的公司,我们也有华为,可以跟思科、跟IGPE去并肩的科技企业,起码我们不输给他们,但是这些东西仅限于应用科学。在技术科学领域,我们坦率地讲要认知到自己的短板,我们差得很远。

刘二飞:差的很远是什么概念?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