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人首任佰仨拾陆章 雾霭暗影族人氏无尽凌霜莫此为甚别树一帜章节换代理中医药著述

2019-05-12 / 外国历史选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次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让人心旷神怡。 三个五级冒险者,背着巨大的包包,缓步在丛林中走着,边走还有说有笑,丝毫不知道死神正在悄然靠近。
 一枝短小的弩箭从丛林的阴影处劲射而出,却没有带起任何风声。转瞬就从最后一人的后心射入,胸口透出,继续向前,消失在丛林之中。倒地的声音引起了前面两人的注意,两人才转过脸来,犹如九幽深渊般冰冷的声音就从背后传入两人的耳朵。
 “背刺!”“断颅!”冰触和流年,悄然无声的刺入其中一人的身体,这人的身子立刻一软,倒了下去。另一人只看到一双深邃的黑色瞳孔,就被土修的盾牌击碎了头盖骨。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慢一点,我还没出手呢。照这个趋势下去,最后不是我垫底。”乌拉奇愣愣的看着手快的两人,自己还未出手,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几人也是无聊,相约看谁截杀的冒险者多,虽然没有奖励,但是却也激起了众人的好胜心。
 “不怕,我给你垫着呢。”莉莉斯坐在树枝上,身上披着和周围环境差不多的披风,手中拄着一根长长的金属管,笑着对乌拉奇道。
 乌拉奇的笑容更苦了,莉莉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众人就得暴露。在莉莉斯展示了所以的炼金器械之后,众人无奈的发现,虽然莉莉斯每样东西都具备很强的威力,但是大多数都是一次性的,并且具备惊天动地的声响。一旦使用了,大家就得跑路了。不到万不得已,莉莉斯不会出手的。
 “不要聊天了,催斯速度挖洞卖尸体,小灰把零件拖走,手最慢的检查这些人身上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寒风的语气虽然公式化,最后一句却是略带诡异笑容,对着乌拉奇说的。
 乌拉奇一声叹息,不管是跟着希拉还是跟着寒风,自己都是一后勤的命。
 “乌拉奇速度跟上,又有五个人进来了。”寒风的声音还未消失,人却不见了。当乌拉奇转头望向其他两人时候,却也看不见其他两人的身影,只有远处挖完坑的催斯满是嘲笑的渐行渐远。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紫月完全被乌云遮蔽,林间不时的传来有什么东西坠地的轻响。
 “寒风,你们那边几个了?什么!四十三个?我们这边才三十九个!不行!我再出去看看!”瑞恩摆弄着子石询问寒风。一听寒风那一方抓住的人比自己一方的人多,立刻不干了,跃上树顶,融入夜色之中。
 “瑞恩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我们休息吧,不要睡得太死。晚上过境的人肯定更多。”寒风一阵苦笑,转头对着三人说道。
 “哎~和寒风一队就是轻松,方圆十里之内都被设满了陷阱,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过去啊。”入夜之后,土修陷入睡眠,火修就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权,悠闲的驾着两郎腿,看了乌拉奇一眼,调侃道:“可惜莉莉斯的炸弹动静太大,不能使用,要不然我们两个就不用出去喽,这里休息就好了。”
 乌拉奇一阵苦笑,和寒风一队就是没意思,要么什么事都没有,要么就是大事。连寒风都解决不了的事,自己肯定也没戏了。
 众人才合眼没多久,寒风突然睁开了眼睛,融入黑暗之中。淡淡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回荡。“走了,有一队九人小队过境了。”
 黑暗中,数人借着夜色的掩护,小心翼翼的在林间穿梭。寒风眉头紧皱,触发陷阱的明明有九人,为什么这里只有八人?寒风仔仔细细的在人群周围的黑暗中巡视着,却始终找不到第九人的存在。
 “等等动手的时候,小心你们的身后,少了一个,应该是个精通潜行的暗杀者。”寒风略带担忧的瞄了莉莉斯一眼。在场四人中,属莉莉斯的实力最弱,倘若敌人最先攻击的话,绝对会最先对莉莉斯下手。寒风朝小灰使了个眼色,小灰点了点头,悄然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突然黑暗中亮起几点蓝色的光芒,数道冰墙将众人隔开。冰墙之中的人纷纷开始攻击冰墙,引爆了聚能爆弹,很快八人就被冻在坚冰之中。林间却是相当的静谧,始终不见第九人现身。
 良久之后,寒风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感知出了错误,或是第九人原路返回了。精神略一松懈,一把暗淡无光的匕首,突然从虚空之中刺向寒风的脑袋。
 寒风大惊,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潜到了自己身后。凭借自己的感知,居然无法发现对方的存在,足以可见对方的潜行有多恐怖。寒风当即也不犹豫,冰触回身一击,化去这致命一击,冰系魔力透体而出,注入寒风头顶和脚下两个新型的竹管之中。
 以寒风为中心,蓝光闪现,一个球形的光芒成型。对方也深知暗杀的精髓,一击不中,立刻远遁,只见半空中的匕首带着薄薄的冰霜飞速向后退去。接近蓝色光幕的时候,却是“啪”的一声,淡蓝色光幕一阵晃动,似乎有什么撞在光幕上。
 让寒风震惊的是,至始至终,寒风都只看见虚空的中的匕首,却没有看见持匕的人。又是“啪”的一声,光幕又是一阵晃动,却始终没有被击破。
 这光幕正是寒风制作的防御法阵的失败品之一,当有人从外面攻击时,轻易就能击破魔法屏障,但是想要从内部攻破魔法屏幕却很难。又是另一种束锁法阵,唯一的好处就是范围大,却不怎么消耗能源。
 寒风这时也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冰触、流年呈交叉状,划向虚空中匕首的后方。如果有人的话,肯定是在这里。
 事实又一次让寒风失望,双匕透过虚空,击在光幕上,什么也没有击中。
 寒风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雾影族!”豁然就是木老人口中被灭了族的雾影族。
 悬浮着半空中的匕首明显一愣,随即,也不再躲闪,匕首直直冲着寒风刺来。被唤作雾影族的这人实力显然没有寒风强,才和寒风对击了几次,就被寒风挑飞了匕首。匕首被击飞之后,却是增大了寒风找人的难度,原本有匕首做指向标,寒风还能防备对方的攻击,此刻没有了参照物,寒风立刻落了下风。
 寒风深吸一口气,不知怎么的,似是回到了当初武者公会测试第六感的房间。寒风闭上眼,仅凭直觉,不断地躲闪,却屡试屡爽,次次都能躲过对手的攻击。
 在数次攻击无果之下,那个雾影族的人也不再继续移动了,只是静静的呆在魔法阵中,等待魔法阵的能源耗尽。寒风也拿对方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干耗着。
 “你们继续去拦截其他过境的冒险者,这里交给我。”寒风深吸了一口气,向火修和乌拉奇点点头,望着什么也没有的光罩。
 众人对寒风也是放心,只留下小灰警戒,其余几人迅速将坚冰之中的冒险者处理掉,赶往其他的地方。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地精、侏儒还有你们雾影三族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一片宁静,没有任何人回答寒风话。寒风却感动了空气中传来的激烈的情绪波动。
 寒风闭目静静的感受着周围的变化。“我想你应该知道些什么,我们也在追查这件事,也许我们可以帮到你。”
 “不需要!”一声冰冷的声音传入寒风的耳朵,却找不到找不到发出声音的人。
 之后奈何寒风怎么说话,光罩之中始终是一片寂静。寒风索性也不在多言,通过子石通知了木老人。
 天渐渐的亮了,清晨的阳光笼罩在赛维鲁帝国的边境的丛林之中。
 寒风盘膝而坐,闭目,斗气不断的在四肢百骸运转。淡蓝色的圆形光罩包裹着寒风,随着日光的升起,寒风的感知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光罩中缓缓露出了一个朦胧的身影,正是雾影族。木老人所言非虚,雾影族果然只能够在夜晚做到虚无化。
 寒风睁开眼,打量着这个和自己僵持了一个晚上的人。让寒风感到惊讶的是,这个雾影族的人看上去居然和寒风差不多年纪。
 一身紧身黑衣,将显得有些瘦弱的身躯紧紧的包裹住肤色呈现一种病态的白。裸露在外的双臂上刻画着一些奇怪的铭文。一头精干的黑色短发,和寒风一样一双乌黑的眼睛,却不像寒风那样深邃,眼神中满是据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一种只有经历无数生死离别的忧郁,沧桑感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此时正用冷冷的目光注视着寒风。
 “我已经说了,我没有恶意。”寒风站起身来,耸了耸肩。雾影族人似乎没有听见一般,仍然盯着寒风。寒风一阵苦笑,这人怎么这么难沟通啊。
 就在寒风苦恼的时候,这人却是突然说了句话,“放我走。”
 寒风刚想开口说话,却是微微一笑,“要见你的人来了。”
 -----------------------------
 ps:有几张催更咱就更几章~588以上的打赏咱就加更!不信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