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第249章 芯子里间矣单件矢

2019-06-09 / 未解密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她捧着掌心里团成一小团的小蛇,难过的叹了口气,它身上漂亮的鳞片烧焦了很多片,蜕到一半的皮就卡在蛇身一半的位置,若不是它偶尔会动一下,就和死了一样。

苏苏还捧着银环去给医生看,结果可想而知,被医生臭骂了一顿。

医人和医兽有什么差别吗?

大家不都是生物吗?有必要那么生气吗?

医生来给苏苏检查时,看她还捧着那条蛇发呆,胡子一吹,无语地咆哮:“别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你学过小学生物吗?你这条宠物蛇在冬眠!”

苏苏:“……”

那眼神是妥妥的鄙视对吧?

冬眠吗?

冬天都过去一半了这时候冬眠?而且这里的气温并不寒冷,当初在家里温度零下的时候,银环都没冬眠的迹象。

“冬眠能降低能量消耗,”医生鄙视的翻了个白眼,“你总这么弄它,反而吵的它休息不好。”

“呃……”

降低能量消耗吗?

苏苏念头一闪,似乎有些理解了。

精神力不足以支持银环活动时,它就会进入冬眠状态,这次受伤对它而言很严重吧?

而要提高精神力,就只有吸收同类型的毒素,忽然,苏苏脑中冒出一个人选来。

星甸,不就是银环最好的补药吗?

同类的银环毒,也不用担心银环在冬眠状态无法吸收而对自己身体造成影响,反正她对银环毒有绝对的免疫。

没等苏苏琢磨着去问问星甸,蓝优倒是先过来了,她被安泽带到苏苏养伤的地方时,眼泪还没流出来,就被她的造型给雷住了。

苏苏嘴角一抽,从来不知道稳重的蓝优眼睛能瞪的这么大。

“啊啊啊,姑奶奶你的头发——”

“剃了。”

苏苏伸手摸了下自己的板寸,神色淡淡的,对她来说长发短发都没什么区别,板寸反而更凉快些,只是担心拍到一半的戏连不上会被郑导骂。

不过戴个假发什么的应该没事吧?

“我的天!你是去拯救世界了吗?”

蓝优双眼含泪,剃掉头发肯定有原因,再看着苏苏满身的绷带,蓝优觉得这副惨状比她这几天做了好几次的心理建设还要严重,难怪安泽一句口风都没透露。

苏苏掏了下耳朵,“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正想回去拍戏——”

“别!”

蓝优忙道,“郑导已经搞定了,没人会说闲话。”

什么叫搞定了?

苏苏起先还有些不明所以,却忽然听到郑导的声音从走廊传来,她惊讶地看向蓝优,只听蓝优低声解释:“是江麒怕你不好好养伤,就动用了点关系……”

倒也不算动用关系,只说苏苏受伤是因为国家机密任务,同时表示苏苏是作为军队有士官级别军衔的一份子参加了任务。

机密任务一听就高大上有木有?

郑导常拍动作题材的电影,本来就对军人有着浓厚的崇敬之情,这下听到江麒说苏苏是自愿参加任务并且营救出目标时,苏苏在他心里的地位一下涨到了仰望的地步。

再说,他原本就很欣赏苏苏。

所以蓝优来请假,他干脆就调整了拍摄日程,顺便提出了要改剧本的事情,但这个意见一下就遭到了蒋谦的反对。

郑导整理了下思绪,提着果篮来探病。

没想到郑导会亲自过来,苏苏连忙坐起来,“郑导!”

“哎哟,别碰着伤口……”

郑导急忙制止她,目光先是落在她缠的像木乃伊似的身上,光是想想就疼的慌,要不怎么说军人是最可爱的人呢?

起先那点怀疑江麒会因为私心而夸大苏苏伤势的他,这下更加因为那点小心思而无地自容,军人刚正肃然,怎会屑于在这事上说谎。

“苏苏啊,你躺着就行,”

郑导把果篮放下,“这是剧组的一点心意,你这孩子也是,受这么重的伤也不说一声,要不是军长派人来告知,剧里一些人还总是对你请假不满的,这该多委屈?”

“因为个人原因,我拖累了拍摄进度是事实,我……”

“话不能这么说!”

郑导面色一正,纠正道:“你这哪是个人原因,你这是大义!”

苏苏脸一红:“……”

她还真没到那高度。

“不过你这头发……”

郑导看着她的头顶,眉心微微一皱。

都说寸头是检验帅哥的标准,对女生同样不例外,寸板头非但没让苏苏容貌减色一分,反而愈发衬的她脸部线条紧实深邃,高挺的鼻梁,流畅的下颚线,唇部完美的弧度,结合在一起有种冷傲的中性美。

“头发没办法都剪了,戴假发应该可以吧?”

苏苏试探地说。

却见郑导怔怔地看着她的头顶出神,然后眼睛一亮,猛地拍了下大腿,激动地说:“我知道怎么改了!苏苏你好好养伤,剧里刚刚接到一个大投资,拍摄不着急,我先回去了!”

“啊?”

看着郑导风一样的闪出去,苏苏一脸懵逼,看向蓝优问道:“改什么?”

“剧本。”

蓝优说道:“郑导最近想改剧本,大概看到你的新发型忽然有灵感了吧。”

苏苏摸着脑袋,听到蓝优的揶揄,嘿嘿笑了下,“短发很凉快。”

蓝优一阵无语,看了眼像雕像一样站在一旁,表情隐隐有些不悦的江麒,连忙站起来说:“行了,你不打扰你的休息时间了。”

“就走?”

她每天躺在这,闷都快闷死了,偏那医生就是不松口,于是谨遵医嘱的江麒天天都会盯着她静养,这才和蓝优说了一会话,看她要走,苏苏当即露出了一副被遗弃的小狗般的表情。

蓝优嘴角一抽,再不走她就要被射成筛子了。

“苏苏,你忘了医生说的话?你必须保证每天十个小时的睡眠。”

江麒不容商量地说:“剧组批准你的假期了,你别总是担心了。”

见江麒威胁的眼神扫过来,蓝优连忙附和的点头,“对,江爷说的都对。”

看着站在同一战线的两人,苏苏无奈:“……好吧。”

时间渐渐过去,在夜久这里待了一周左右,那顽固的医生总算批准她能下地行走了,顺便还吐槽了一句她小强一般的恢复力。

苏苏想,那好像不算是什么好词汇吧?

“姐姐!”

法斯屁颠屁颠的跑来,咧开的嘴巴里缺了两颗门牙,手上还扎着绷带。

“你的牙……”

苏苏歉疚地摸了下他的脑袋。

法斯害羞的抿了下唇,大眼睛转了转,不在意地说:“老头说我正好在换牙,所以掉了也没关系!”

“伤还疼吗?”

“不痛。”

苏苏笑起来,“乖,真勇敢。”

“姐姐想去哪,这里很大,后面还有游泳池……”

到底是小孩天性,法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苏苏往他新发现的秘密基地走去,忽然,看到前面的来人,法斯停下脚步,仰着脑袋一个个人叫过来:“夜哥哥!胖哥哥!秃头哥哥!冰块脸大叔!”

四喜:“……”

神特么胖哥哥,他身材健硕,肌肉紧实,哪只眼睛看出他胖了?

平头:“……”

神特么秃头,这是平头,不是秃头。

江麒:“……”

为什么只有我是大叔?

夜久弯起愉悦的弧度,称赞道:“乖。”

看到他们四个人一起过来,苏苏有种次元壁破裂的感觉,尤其是看到夜久向江麒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意,江麒眉心拧了拧,不悦地对法斯纠正道:“叫哥哥。”

法斯鼓起脸颊,歪着头眨眨眼道:“可是你年纪太大,叫叔叔没错啊。”

江麒嘴角狠狠一抽,表示自己又被扎了一刀。

平头和四喜扶额,一副没眼看的表情,还好他们没和一个小孩子较真,不然可不定会不会又被扎几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