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慎重(《特大明宫字》《桔子子嗣红润矣》剧作者)

2019-06-07 / 未解密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一个理性的演员著名编剧/导演郑重(10张) 或许,从远渡重洋的那一刻起,郑重就和演艺人生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芝加哥,郑重上得最多的是表演课,其工作是演员,而不是现在鼎鼎大名的编剧。
其实,早在中国人民大学,郑重的表演才能已峥嵘初露。1989年,中国人民大学赴南海舰队春节慰问团抵达海口,作为学校选派的代表,郑重就给官兵们表演过生动的小品节目。
郑重自认为是一个“初级演员”。可还记得,《大明宫词》里的突厥王子,那就是编剧兼演员郑重。不过借用郑重的话就是:“纯粹玩票,台词也是半宣讲式的,并不是在表演。”
而在红遍大江南北的《橘子红了》中,郑重所演饰的二太太的情人——吴大伟形象再也不是赶鸭子上架,而是付诸表演匠心的结果。剧中的吴大伟那软弱、简单的好人形象更突出了具有反面意味的二太太的悲剧色彩。
实际上,郑重承认“演员是很需要感觉的,而我又是一个理性的人。”作为非专业的演员,因了理性,常有一些戏很难通过。记得在《橘子红了》中演和二太太告别的那场戏,当二太太(贾妮饰)已经坐在床上哭过好多次,但郑重还是配合不上。直到挨了贾妮一个耳光刺激,才能入戏。 一种纯粹的人生
在镁光灯下,郑重长发齐肩,很随意,也很“另类”;而在记者眼里,他是“长发飘飘的帅哥”。
郑重是一个地道的北京人,从小就以能言善辩而著称,并憧憬着有朝一日能成为中国的外交家。当1991年从人民大学政治系毕业,郑重远渡重洋并在芝加哥艺术学院进修戏剧,从此一头扎进莎翁的戏剧,渐行渐远。
在芝加哥,郑重每天都在造梦、讨论和写作中度过。据说,《唐璜》是每天睡前必读的作品,也因此逐渐培养出后来讲话的那番气度和文字表述的野心。
戏外的郑重,用两个字概括就是“纯粹”,他是一个“很认真甚而挺较真的人”。他一如既往坚守着对生命诚实的原则:“诚实面对我的生命,坦白表达我的思想。”
对于纯粹的东西,郑重总抱有一种崇高的敬意。他说自己“敬慕”乃至“崇拜”女人。郑重有一个母亲和妹妹,两人都是粉黛略施,素雅清心,脸上时常散射着一种平和宁静的光泽。在《大明宫词》播出的褒贬声浪中,郑重毫不掩饰自己“敬慕女人,我的妈妈和妹妹,她们都是这样美好,我非常喜欢她们,崇拜她们。”其中,可能是因了女人对于爱情、婚姻的追求与呵护时的那种单纯心态,接近本质的人性之真。
说到女人,郑重有自己的追求:“温柔的女人,让我感到舒适。”在郑重的笔下,无论是武则天,还是太平公主,都擅以柔克刚、充满智慧却不失女人味。
至于爱情,一见钟情虽然符合化学反应的原理,但在郑重而言,他更倾向于那种绵长的爱。郑重也不去期待爱情,因为他压根就拒绝一种机械的情感规划。
职业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在拨动那根古老的抒情琴弦,运用镜头语言关注人物细节变化,展现人的情感脉络并捕捉那种人在瞬间的神经性悸动。或许,这才是他所谓的“诗意现实主义”。在郑重而言,最纯粹的职业。也许只有一种,那就是“思想”:“每个人都是一个思想家,只不过所借以阐述自己思想的方式不同。” 郑重在语言“唐宫”里 与华美同行
27岁那年,郑重创作了《大明宫词》,这是郑重赴美归来后的处女作。电视未播,编剧倒颇让人期待。因为,这个名为郑重的青年人,是来自那个盛产大片的好莱坞。
果然,《大明宫词》通过讲述一个女人——太平公主在情感和权力的困扰中挣扎的一生,像工笔画一样营造出大唐的繁华旧梦,展现出古中国那绮丽奢靡的宫廷氛围。《大明宫词》播出了,郑重成功了,他那好莱坞式的风格化镜像,文学性极强的台词,情感细腻的细节描写以及行云流水般的叙事方式,想象并再现了那段历史。
很难相信,《大明宫词》的编剧是一个形象颇为新潮的“帅哥”!郑重写的那些拗口的台词倒和他的酷形肖似,当然也是电视剧独特风格的重要构成成分。确切地说,是编剧郑重构筑一种绚烂华美的风格,操纵着影视的风向标:诗化的独白和旁白;繁复优雅的台词蕴含着的紧张戏剧冲突……
??在郑重而言,当下影视剧的语言风格要么是缺乏温度和情感的阳春白雪,要么是王朔和冯小刚式完全“下放”的调侃。郑重则是倡导一种高贵而富有激情的语言形式;蕴涵的是一种华丽而形而上的内在思考。
??在《恋爱的宝贝》中,郑重更是把一种另类的美学形态发挥到了极致乃至“病态”,使人有一种倍感无力的深刻,原来爱情把剧中的男主人公刘志幻化乃至迷茫。恰如西方国家的电影形态,剧作从一种普遍的意义上表现出人的迷茫。当然,在郑重的剧作中,无论人物环境变幻,主人公心态苍茫,但也不失一种人生的崇高指向。
显然,郑重迷恋于欧化句子的逻辑魅力,或许,他是想构筑一座与华美同行的语言“唐宫”罢!
如今,郑重继续运用着镜头语言,时刻关注并探究着人及其所置身的世界。他雄心万丈,要重建“有气质、有美质的民族语言。”
有人说,语言是存在的家。或许,观众早就发现,智慧已在编剧郑重的台词间熠熠闪烁呢。 郑重小档案 1970 年 出生
1987 年 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
1990 年 在北京导演话剧《面对面》
1991 年 留学芝加哥艺术学院戏剧系并在Stephen Wolf剧院做见习演员
1993年-1995年 居住纽约,自编自导自演小剧场话剧“革命时期的爱情”,并为“Calvin Klein”、“Jones New York”等大型时装公司导演时装秀
1995年-1997年 居住洛杉矶,签约“CIM”演员经济公司,在数部影视、广告作品中均有演出
1998年-2004年 居住北京,创作了《大明宫词》、《橘子红了》、《恋爱中的宝贝》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