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舞剑器动四方第拾肆章 单件舞干将器动肆方块! 转码阅览

2019-06-09 / 谈古论今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正待殷七心中犹豫之际。

突然听得苏瑶轻笑了一声:“也罢,既然大家都愿我献舞助兴,我又怎么好一直推辞呢。”

在殷七惊讶的目光中,苏瑶掀起珠帘走了出去,先对着众人行了一礼。

唐云皱了皱眉头,顿感无趣。

开云仙子和坊主则好奇地朝苏瑶望过来。

明月心中偷笑,这次虽然没让最可恨的殷七难堪,但和她在一起的苏瑶出丑也是她希望看到的,她要是一直不肯下场还有周转的可能,但这傻女人竟如此扛不住说,真敢过来自寻欺辱。

苏瑶朝唐云、开云仙子和坊主行完礼后,说道:“只是我练的舞蹈是剑舞,需要有一把长剑才可以。”

剑舞?

明月突然想起了半年前殷七拿着长杆对小环和自己一顿乱抽的情形来,不禁打了个哆嗦,心中突然有些没底了起来。

坊主没听说过苏瑶会剑舞,但他此时想到的是苏瑶原来宗门弟子的身份,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唐云不是没见过别人舞剑,但从来没听说过仙乐坊有人会什么剑舞,也有些好奇,他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拿出一柄长剑,扔向了苏瑶。

“那就用我这把剑吧。”

苏瑶接过长剑,“锵!”一声,雪亮剑身从剑鞘中拔出,在手里熟练得耍了个剑花。

唐云和开云仙子看她这一手似乎十分熟练,不禁有些惊讶,这不像是一个仙乐坊的普通舞女会用的手法。

苏瑶没学过舞蹈,自然跳不出什么有观赏性的舞蹈,但她的原身李玉清毕竟练了十几年的上清剑诀,一些剑法击技还是手到擒来,结合自己从镇魔天功这门仙道之上的功法中悟到的一些道与势,她有自信舞出一些与众不同的意境来。

她今天不仅要舞剑,还要给明月这个不依不饶的女人点颜色看看!

瞳孔深处金芒一闪而过,苏瑶动了。

剑鞘丢在一边,双手持剑,扭身转腰,银白色的剑光闪过周身一圈,又如一道冷电直刺虚空。

苏瑶剑指虚空,冷目凝视,一股凌厉的气势骤然升起。

唐云和开云仙子眼睛一亮。

坊主轻吸了口气。

明月有些紧张,双手紧扣在了一起。

长剑又动,苏瑶或脚踏七星,或游走八卦,剑光在周身划过一道道银白轨迹,像浪花飞溅,又如白练甩动。

剑法出自上清剑诀,本来实用为主,称不上优美,但苏瑶本身身材苗条,婀娜多姿,一身素色侍女服配上周身快速划过的剑光,就像一只不断振翅的银翼胡蝶,在大厅中飞舞跃动。

“好。”唐云拍着手。

坊主亦是连连点头。

苏瑶心中没有丝毫欣喜,她可忘不了刚才这些人是怎么逼迫她的,如果自己不会这剑舞,那结果又会是如何?

殷七的琴声适时响起,不再柔美,清脆,而是“嗡”“嗡”地拨动大弦,让人联想到的是数千铁骑冲锋的脚步,如狂风骤雨般充斥着肃杀气息。

阿七琴声正和我心意。

苏瑶心中想着,脚步旋转,剑随身动,鞋下法力涌动,连踩虚空,伴随着越来越急的琴声,像是一朵银色莲花绽放着向空中升去。

明月早就看得目瞪口呆,她一凡人女子何曾见识过这等舞技。

琴声一顿,空中那朵莲花裂开,苏瑶上下翻飞,长剑连刺,如灵蛇穿空,势竭之后飘然落地,负剑于背。

众人长处一口气。

“明月姐,最后这下你可看仔细了。”苏瑶突然喝到。

急促的琴声陡然响起。

众人下意识注目过去。

只见苏瑶负于身后的长剑一抖。

刹那间剑气如白光炸开,有无数柳絮因风而起,逆冲苍穹。一股决绝惨烈的剑势喷涌而出!这是苏瑶从镇魔天功中领悟到的一部分“势”!

明月脸色一白!

下一瞬间,剑势势尽,无数的“柳絮”化作漫天白雪悠然飘落,又是一招充斥寂灭肃杀之意的剑势。

明月身形晃了晃,差点瘫倒在地,她虽然挣了些钱,但用来修行还远远不够,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修为在身,哪里抵得住这种凌厉剑意对心神的冲击,就如凡人观日,岂可直视。

殷七最后一拨琴弦,袅袅余音中,雪花消失不见,只留一股寒气在大厅渐渐弥漫开。

“一舞剑器动四方,好,好,好。”唐云连说三个好字,他没有料到一个在仙乐坊这种小地方谋生的女子有这等剑道修为,即使在皇城,这样的表演也可以说得上是不错了。

“这个是我给苏瑶姑娘的。”唐云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小袋灵石,抛了过去。虽然有些事终究没有如他所愿,但一码归一码,该给的打赏他不会吝啬。

“谢过唐大人。”苏瑶接过灵石,拾起剑鞘,藏锋入木,上前将剑还给了唐云。

苏瑶不仅没出丑,还得了唐大人的赏赐?

明月感觉头脑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几乎要忍不住呻吟出声。

“苏瑶妹妹既然得了唐大人的赏赐,再戴着纱巾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不如展露一下真容,让两位大人瞧瞧。”明月疼的直冒冷汗,但还是强撑露出了一个笑脸。

她心里想道:哼,当初苏瑶刚来的时候她可记得清楚,有着如何一张可怖可憎的面孔,她既然还戴着纱巾,就说明那张脸根本见不得人,她不让人见,我就偏要让唐大人看看她丑陋的模样。

苏瑶如何能猜不到明月的险恶用心,心中后悔刚才怎么没下手再狠一点。

她的腿伤手伤确实好了,但是脸部,的确还没好,不然也不会戴着纱巾了。

“我这妹妹脸部曾经受过伤,留了一些疤痕,明月你难道不知道吗?”殷七语气有些冷。

“苏瑶姑娘如果不想摘,那就算了,我并非强人所难之人。”唐云观完一场精彩绝伦的剑舞之后,现在也已经没了太多复杂心思,见殷七开口,自然是站在她这一边。

“但不摘面纱,终究是不敬……”明月还想再说什么,被苏瑶冷冷瞥过来的一眼给瞪哑了,刚才苏瑶的剑意给她带来的阴影还没有消失。

苏瑶笑了笑:“平时戴着面纱是恐怕被别人看去了惹人讨厌,但如果为了不让人看而有失礼节,那却是本末倒置了。”

说完,手往脸上一抹,轻纱被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