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作所为第捌拾陆章 伊底所做所为了所询

2019-06-09 / 谈古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他的主人是昭王,高高在上的皇家贵胄,天下的人对他们来说都是蝼蚁。

 楚国夫人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不过是皇家朝廷一臣工,此臣死了,他们需要考虑的只是接下来这件工谁来做。

 周献将刀拿起,看着眼前这个此时半点悲伤也无如同泥塑木雕永远温和浅笑的太监。

 未了温和道:“将军,我的意思是,我送别过主人,知道人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想再多都是无用的,不如想怎么将这个人的存在的痕迹延续下去,楚国夫人为淮南道而亡,我们应该做的是为她守住淮南道。”

 无情也是为了她吗?周献握着刀的手用力的攥了攥。

 “现在去淮南道是没有用的事。”未了眼神诚恳,道,“将军,请把有限的时间用在有用的事情上吧。”

 楚国夫人死了,淮南道必然动荡,父子可以相承,母子也可以,楚国夫人收养的义子们可以回来代替楚国夫人,稳住淮南道。

 楚国夫人的死也就不白死了。

 周献神情变幻一刻,松开了攥紧刀的手。

 未了俯身道:“我愿意与将军同去见武都督。”

 .....

 .....

 沂州的兵马列队,但传令所去的方向跟先前不同了。

 未了换了行装,一个太监亲自牵马,将缰绳递给未了,但没有松手。

 “大人就一点也不想楚国夫人了吗?”他问道,“这就要去投奔武都督了?”

 未了看他一眼,没有因为他的诘问而动怒羞恼。

 “想有用吗?”他说道,“没有用的事为什么要做?要做的事明明还有很多。”

 他翻身上马,白皙的面容温和又纯净。

 “这个人没了,便会有另外一个人取代,天地不会为他半点动容,时光不会为她半点停留,世事就是这么无情。”

 他手里没有缰绳,但一催马向前,缰绳便从那太监手里滑落,马儿毫无阻碍的得得向前。

 ......

 ......

 外界的关心,愤怒,悲痛,无情等等搅动混杂的情绪,对于李明楼来说都不知道,也不在意。

 暮色正在一点点的吞噬大地,暮色尽头的叛军也正在一点点吞噬卫军兵马。

 李明楼站在大地上,手里握着一把刀,看着前方。

 前方是人间地狱,防线已经到了最后一道壕沟,兵马厮杀在一起,到处都是惨叫,到处都是尸首,残肢,燃烧的火光。

 一群又一群的叛军向这边涌来,李明楼甚至能看到其中的将帅,那将帅一把刀左一刀砍飞一个卫兵,右一刀砍飞一个卫兵,他的身形不算壮硕,但跃动杀阵中却像一头野猪,所过之处撞翻一片。

 他的视线一直看着这边,一手横刀劈开一个卫兵成两半,一手折断另一边刺来的长枪,同时一带那卫兵被拉到身前,两只手都被占住,他张开嘴一口咬破那卫兵的脖子。

 隔着血山肉海,对李明楼咧嘴一笑,尖尖的虎牙上血肉淋漓,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跟她说话。

 距离远战场厮杀嘈杂,并没有阻碍李明楼听到他说的什么,因为铺天盖地的声音都在喊。

 “砍掉楚国夫人的头!”

 “砍掉楚国夫人的头!”

 ......

 ......

 李明楼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一世她是头被砍掉而死吗?

 虽然同样是死,死法不一样了,也算是改变了命运吧。

 也只是这样想想,欢喜以及心满意足是不可能的,有太多事还没有做完,未来也并不会改变。

 她现在死了,一切很快就会回归那一世的轨迹。

 李明楼摘下面纱,抬头看天,所以,还是老天爷赢了。

 “夫人,我要去杀敌了。”包包说道。

 李明楼的身边已经没有亲兵护卫了,全都冲上去杀敌了,只余下包包一个人撑着伞握着刀。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