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首任仟玖佰肆拾伍章 蕉烦拉开初

2019-06-09 / 谈古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麻烦开始 推荐阅读:、、、、、、、、、 要么生要么死。
种族之战,没有投降的可能,没有妥协的可能,唯有死战,唯有站在对方的尸体上,才能活下去!
所有的环战士都很清楚这一点,有些环战士占据新修建的火力据点。
还有一些环战士,则刀枪出鞘,站在最前线,他们负责肉搏!
向前就在这个队列之中,他站在第一排,要死,他就第一个死!
作为一个从废墟之中走出来的人,他比其他人更加不畏生死。
作为一个有着出卖朋友污点的人,向前基本上没有在环世界中生活多少天,除了执行任务需要进入环世界之外,向前全都在环世界之外负责清剿兽化兵。
向前因为自己的罪过,而过着苦行僧般的日子。
但向前心中是安稳的,最初他还对方荡感到愧疚,但现在,他已经不再将当初出卖方荡的事情太放在心上了,至少,他现在不会去主动想起这件事。
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成长,这使得向南从最粗被人鄙视,被人排斥的外来者,出卖者,变成了被人尊敬的大人物。
站在最前线的向南早已经不是当初的瘦弱少年,此时他面容坚毅身高也增长到了接近一米八,战甲之下包裹的,不仅仅是结实的肌肉还有数不清的各种伤疤。
光是他的手臂就已经接骨过三次,手臂之中的金属种植物,比原本的骨头还要多。
向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定地望着前往,脑海之中闪过的却是他在难民营之中的日子。
那是无尽的黑暗,直到他遇到了方荡,虽然他之前已经掌握了一个地下超市,但却因为没有办法进入,只能空守宝山。
直到遇到方荡,他们两个钻进了那个被掩埋在地下的超市之中。
那真是他这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几乎没有任何忧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到处都是吃的,传不完的衣服,还有各种各样的玩具,还有方荡这个朋友,除了那里太黑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了!
但,一切欢喜随着他出卖了方荡,使得方荡远遁逃离之后,就消失无踪了。
现在的他,除了在杀戮兽化兵的时候还能感受到一些喜悦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叫他感到开心。
向前抽出自己的机械齿轮长刀,环世界中这样的刀已经越来越少了,这种刀部件精密,尤其是内中的电路板,已经没有办法生产了,坏了只能靠维修,如果电路板损坏太严重的话,这把刀也就算是彻底报废了!
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用这把刀了!
远处漆黑的潮流越来越清晰,向南甚至已经开始看清楚一头头妖物的模样了。
这个时候,一道道骤急的光线从他们身后喷射而出,直奔那些妖物。
大战开始了!
人族先出手,远程打击那些汹涌的妖族!
妖族最大的缺点,就是远程攻击的手段比不上人族,人族的各种枪械对于一些低端妖族有着巨大的杀伤力,但对上那些中上等的妖族,则用处不大,那些妖族大多都有些幻化的本事,有些在空中翻转一下,身形就缩小了十几倍,变成蚊蝇一般大小,除非运气太差,直接被激光扫中,被荷电离子炮轰中,否则那些普通的枪炮子弹对他们根本没有影响。
而那些修为低微的也不是没有手段,有的直接挖土入洞,从地底潜行,有些身具翅膀振翅高飞,还有些召唤泥土,聚沙成塔,顶盾前行。
一时间,原本漫山遍野,汹涌而来的妖族忽然之间少了一大半,剩下的则继续推进。
当双方的距离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向南猛的发出一声大吼,率先迈步前冲。
在他身后是数百个面色冷寂的环战士,他们的眼睛之中没有杀机,没有激愤,有的只是说不出的坚定。
这一次,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们就没想过要活着转身回去!
这一次,他们拿出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来浇筑自己的荣耀之花!
身后是他们的亲人,前面是他们的仇人,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杀!
数百米的距离,对于双方来说,都近在咫尺而已。
双方很快就撞击在一起,鲜血和断肢瞬间在这片土地上飞扬起来!
方荡居高临下,双目淡漠的看着下面的一切。
他在人群中看到了燕文,也看到了向前。看到了不少他曾经熟悉的面孔。更多的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张张面容。
这些人不畏生死,奋勇战斗。
在妖族之中,方荡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容。化龙河鲤、逐日大总统、青花妖圣…等等,还有许多当初他在海中收复的妖物。
这些妖族,丝毫不逊色于人类,同样的悍不畏死。
人类为生存而争,妖族为命运而争。
青花妖圣放声大喝,催动妖气汹涌投注到那些冲杀在前的妖族之中。
杵天妖圣则化为一片滚滚妖云,漆黑无边,内中不断有蓝绿色的雷霆降下,轰击远处的火力据点,不少环
战士被炸得从据点中无奈飞出,随后便冲入绞肉机般的战场之中开始厮杀起来。
人类的最强者在前面厮杀,后面则是那些弱小者,人类的强者会率先死去,然后才是那些普通人。
此时这些普通人,包括那些兽化兵转化回来的人们都沉寂的站在环世界的高楼之中,每一栋楼房之中的窗口就是一个火力点。
此时在环战士之中出现了一位身穿最古老的战甲的老者。
老者身上的这一套战甲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环战士初期,那个时候,战甲的风格还比较笨重,身上的机械部位也很多,工艺上却比后来的战甲要更高级些,因为那个时候的战甲外壳还是小批量手工制作的!
但不要以为初代战甲的威力就比现在的战甲要小。
相反,初代战甲在制造的时候顾虑比较少,所以,战甲打造的时候,一切都以提升战力为准绳,所以,初代战甲威力强大,但对于战甲包裹的战士来说,用一次战甲,就会使得身躯受到一次损伤。
老者看上去精神矍铄,双目有神,正是雄海大将。
雄海大将因为方荡的金雨洗礼,身上的老旧伤势都一一回复,甚至身躯都变得年轻起来,虽然,面容上皱纹不减,但对于雄海大将来说,此时的他是一生这种的最佳状态。
拥有六十岁的阅历,拥有三十岁的身躯。
雄海大将伸手抽出那把纯粹机械结构的轮齿刀,这把轮齿刀,也是第三代产品,拿到现在来说,也算是老古董了,远比现在的轮齿到更粗大,更沉重,并且无法收入甲胄之中,只能扛在肩膀上。
轻轻按动轮齿刀刀柄上的按钮,轮齿刀上的齿轮开始急速的旋转震颤起来,轮齿之间有枯灭石粉被拖动着轮转不休,散发出晶亮的光芒。 

此时的轮齿刀更像是一把电锯。
雄海大将伸手轻轻抚摸刀身,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身躯的越来越老迈,雄海大将还以为自己再也不能挥舞这把陪伴他数十年,杀了不知道多少敌人的轮齿刀。
周围的环战士一见雄海大将都已经戎装出战,一个个心中畅快,至少他们知道,今日,大家一同赴死,活下来就是赚了,死了也不亏!
此时此刻,在人类之中,或许有因为胆小而浑身颤抖的,或许有偷偷饮泣,为自己的命运感到焦虑的,但没有谁是懦夫,没有谁想着逃走,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心思,今天若不能守住环世界,那么还不如就死在这里。
做一个难民在一片废墟之中寻找粮食?
没有谁想要成为样的家伙。
骄傲的死去,远比那样的偷生要强得多。
环战士被妖族包围,随后被撕裂,滚烫的鲜血浇灌着糜烂的地面。
而妖族也被环战士们斩杀,鲜血和鲜血混在一起,碎肉和碎肉堆积在一起,两个种族以另外一种形式融合在一起。
方荡居高临下,看了片刻后,就收回目光,身形一降,落在了仙界之门前。
这个世界究竟是妖族主导,还是人类,此时的方荡并不想去管,方荡没有理由因为一个种族就去毁掉另外一个种族。
这个世界总是胜者为王,赢者通吃。
此时的仙界之门前依旧还有一队环战士守卫,这些环战士们此时有些心不在焉,他们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外面的那场战斗中。
方荡的到来使得他们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感到一阵欣喜。
方荡对于环世界来说,宛若一位恩人,在这里的所有的环战士都坚信,只要方荡愿意出手,那么外面的妖族之患根本不值一提。
“方仙师,还请你拯救环世界,拯救人族!”为首的一名环战士跪倒在方荡身前。
其余的环战士,迟疑了一下后,也纷纷跪在方荡的面前。
这些战士,面对生死的时候,都不会周一皱眉头,更别说给人下跪了,若不是方荡拥有帮助人类战胜妖族的力量,能够拯救整个环世界数不清的人,当然这其中就有他们最珍视的亲人爱人还有孩子。 
然而,方荡的目光之中却似乎根本就没有众人存在,方荡迈步从一众跪伏在地的环战士中穿过,径直走向仙界之门。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方荡身侧,恭敬地道:“我来帮您开门吧!”
说话的正是玉虚子。
玉虚子已经打定主意,跟在方荡身边,不过,上一次方荡说走就走,他甚至都没有办法追上方荡的步伐。
所以,玉虚子决定在仙界之门这里等待方荡的归来。
在玉虚子看来,方荡肯定要回仙界,在仙界之门这里守株待兔,远远要比四处游走成功率要更高。
方荡扫了玉虚子一眼,这家伙也是铸碑境界的存在,怎么就这般低三下四,着实为天底下的铸碑境界的存在感到悲哀!
方荡倒也没有理会玉虚子,而玉虚子则毕恭毕敬的站在方荡身侧。
方荡迈步就走入了仙界之门。
玉虚子紧随其后,目光有些犹疑的朝着四周看了看,
他已经许久不回仙界了。
对于他来说,仙界代表着巨大的危险,十大仙门之中的前三个仙门一直都想要抓他,道家佛家就更不用说了。
若非如此,以他的修为又何必跑去给凡人当电梯工?
方荡辨识了一下方向,随即身形一动,急速飞出。
玉虚子紧随其后,一路紧紧跟随,玉虚子吃力无比,但终究还是勉强跟上了方荡,不会被方荡帅丢。
方荡完全将玉虚子当成了空气,视而不见。
当方荡来到天耀宗的时候,天耀宗中正处于疾风骤雨之中。
 在天耀宗专门用来接客的大殿中。
月舞门主双目冰冷的看着身前的两位不速之客。
这两位修士都是铸碑境界,此时一脸傲慢,为首的男子面长如马脸,眉眼单独拿出来都还不错,但配合在马脸上,就给人一种,相当奇怪相当可笑的感觉。
男子冷哼一声道:“天耀宗最好还是考虑清楚,我们化雪宗说话从来都是有一算一,你若是不想天耀宗陷入毁灭的绝地之中,就立刻答应我们的要求!”
月舞门主身侧的古正一长老同样脸色铁青,但他显然是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没有直接动手。
古正一长老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缓缓道:“两位化雪宗的朋友,这件事还请容我们商议一番,毕竟此事关乎我们天耀宗的生死存亡。”
化雪宗在十大仙门中排行第三,无论实力还是战力,都是整个仙界之中最顶尖的那种层次。
不过,这两位碑主显然没打算叫天耀宗关起门来商议的想法。
为首的那位马脸男子嘿嘿冷笑道:“不就是叫你们门派派一半的人一起随我们去开仙界么,以前海皇殿都是要参加的,你们天耀宗和火凤门两派实力太弱,这才没有通知去参与开拓仙界的任务!”
“不错,海皇殿既然被你们给损毁了,那么你们自然就应该继承海皇殿的那部分任务!”
另外一名女子轻轻摇着一把扇子,冷冰冰的说道。
两人都来自化雪宗,身上各自带有一种冰寒气息,那马面男子身上的是冷漠气息,而这个女子身上的则是一种诡谲的寒冷,你站在她身边,似乎感觉不到她的身上有寒气溢出,当你和她接触的时间,稍稍长一点,那么你就会惊讶的发现,你靠近女子的时间略微长一点的话,那么你的骨头都被冻住了!
马脸男子名叫稷下,女子则叫做化梦。
化雪宗中,所有的姓化的都是一家,这个女子既然叫做化梦,那么自然也属于化家的人。
就是不知道是嫡传还是庶出。
如果是嫡传,那么身份就非常尊贵了,可以说,化梦身份的尊贵程度,甚至要比月舞门主还要高一些。

“我想,这么一点点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商量,现在就可以拍板定下来。”化梦声音冷冰冰的说道,随着他的话语,周围的空气的温度也在剧烈的波动变化着。
“其实,我非常不理解你们为何要商量,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呢?我把话不妨说得明白一点,这次开拓仙界的事情你们天耀宗无论如何都必须参加,既然如此,你们乖乖的派人就好了,当然,你们天耀宗若是觉得能够战神我们化雪宗的话,那么你们就自然有资格不去参加。”
稷下冷笑着言道。
“我们根本不打算等,我们现在就要你们一个确切的回复,我给你们十个数的时间去思考你们天耀宗的未来!”化梦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我处于善意的提醒你们一下,不要以为和火凤门结盟,就有能力抗衡我们,在我化雪宗眼中,就算是十个你等规模的门派汇聚在一起,也不值一提,不要觉得我是在轻蔑你们,我只是在陈述现实,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免得你们头脑一热做出错误的决定!”
月舞门主眉头死死地皱起,目光望向古正一还有显扬碑主。
随后,月舞门主开口道:“好,我们答应了!”
化梦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手中的折扇轻轻合拢,呵呵一笑道:“早就应当如此,要知道,我们化雪宗其实是不太喜欢争斗的,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的话,我们也不愿意为难你们呢!”
说完,化梦和稷下齐齐站起身来,两人掉头就走,丝毫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想法!
月舞门主心中憋闷无比原本以为毁掉了海皇殿之后,门派会得到很长一段时间的太平日子。正好用来提升门派实力。
谁知道,毁掉了海皇殿后,火凤门的麻烦才真正一步步的展现出来。
以往虽然天耀宗也处于十大仙门之列,但实际上,包括火凤门在内,在十大仙门之中都属于那种不被认可的层次,甚至可以说是垃圾层次。
所以,十大仙门之中除了什么事情,一般也不会告知他们两个门派,十大仙门中最强大的那几个门派对他们更是没有什么兴趣。
但现在,海皇殿被毁之后,以前为他们遮风挡雨的罩子就算是被彻底打开了,从今之后,天耀宗不得不直面仙界之中最强大的那几个门派了!


https://www.biquge.lu/book/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