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取连转干组道河南部#2】厚实实压秤下彩底河南部“仨农”

2019-05-06 / 上下五千年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引言

“三农”,就是农业、农民、的总称;简单地说,农业要能解决温饱,农民既要种粮又要生活,是生活环境,合起来简称“三农”。改革开放以来,勤劳聪明的河南农民,沐浴体制改革的春风,苦干加创新,河南农业实现了从饥饿到“粮仓”到“厨房”的大变迁,农民人均收入大幅度提高,农村环境焕然一新。


一、厚重:河南“三农”问题的典型性

河南的“三农”问题是厚重的,是内陆地区人口大省在实现温饱、走向富裕、保住粮仓、支持工业化城镇化、改善乡村建设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经济和社会问题的综合:

1. 体制转型跨度大。与全国一样,河南的农业体制转型,是从过去的人民公社体制(三级所有,队为基础”)逐步转向开放、搞活的新型农业经营模式。

人民公社体制,是计划经济、公有制和平均主义分配体制的统一体。公社与乡政府合一,统管全公社(乡)的经济、社会事务。说它是计划经济,是因为种什么、怎么种、人力物力的调配和使用,都由公社从上往下来安排。说它是公有制经济,是因为所有的生产资料都是公有的,不仅土地是集体所有,牲畜、家具、树木和劳动产品都归集体所有。说它是平均主义分配体制,是因为“记工分”来分口粮,表面上看算是按劳分配,但记工分无法体现劳动质量和效果,加上集体出工,“磨洋工”行为普遍,“干多干少一个样”,农民普遍受穷。


河南的农业体制转型,是从过去的人民公社的“大一统”体制,向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从过去的集体劳动到家庭劳动,从过去的大量人工劳动向半机械、机械化生产,从过去的禁止农民外出向允许、鼓励外出到返乡创业,从过去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天天”割资本主义尾巴“,到允许冒尖、鼓励”万元户“,到促进共同富裕的转变。河南的农业体制转型的跨度大,就是包含着资源配置方式、激励方式、分配方式、财政供养模式等等一系列深刻、巨大的转型,是改革开放40年中原农村发生巨变的制度之源。

2.农业人口庞大。1978年,河南总人口为7067万人,排在四川省和山东省之后居全国第三位;1981年超过了山东省,上升至全国第二人口大省;1997年由于重庆市从四川省分出来设立成直辖市,河南省总人口超过四川省,成为全国第一人口大省。按照当时城市化率13%的比率估计,在改革开放之初,河南农村人口至少有6000万!

挑战大。作为对比,1978年河南的农村总人口,相当于2017年的意大利总人口,6倍于北欧国家瑞典人口,比加拿大总人口多(约3700万)2300万。要实现如此庞大规模的农业人口不仅种好地,而且要实现发家致富、实现乡村振兴,要彻底改变上千年以来中原农村落后、闭塞的面貌,挑战何其大!

3.内陆地区观念封闭保守。河南地处中国腹地,虽然在古代农业文明时期曾一度辉煌灿烂,但近代以来已经落伍了,加上战乱、水患的破坏,思想观念上求稳,能吃饱穿暖已经相当知足 ,对市场经济、现代工业革命、知识学习、技术创新等知之有限,开拓创新能力较沿海地区相对较少。加上长期计划经济、命令经济的影响,干部群众思想观念上较为保守,上面没有说过就不敢做,文件没有规定就不愿去试,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很快就落后于沿海地区。

“官本位”思想较浓。受历史上官僚体系的影响,加上工商业不发达,在中原地区老百姓的思想观念深处,“学而优则仕”,很多农村出来参军、上学的优秀人才,都努力去往体制内发展,致使中原农民这个群体,往往是往城市、学校、机关、医院等输送人才,很少能接收到人才。农业和农村建设的实用型人才匮乏。

4.工业化和城镇化滞后

河南的“三农”问题,较其他省份更为厚重和典型,还在于工业化和城镇化速度慢,为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提供的机会较少。受过去粮食供应紧张的影响,河南对城市人口采取了最为严格的管制;在思想观念里,认为城市里除了工人之外,别的阶层都是“不劳而获”的,在改革开放以来的许多年里,河南的城镇化水平差不多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0个百分点。

改革开放以后,由于不沿边、不靠海,河南在吸引外资上既没有政策红利(不是经济特区),又没有地理之便,加上人和因素(高度重视农业),除了部分县市抓住机会大力发展工业外(如全国百强县巩义、禹州、长葛、荥阳等),河南整体的工业化水平是低于沿海发达地区 。

正是由于以上诸因素的影响,河南的“三农”特别厚重:农业人口数量大,农民生活亟待改善,而本乡本土的就业容量有限,勤劳能干的河南人,一部分在家种地,养活自己,上交公粮;更多的老乡们,则要背上行囊,远赴发达地区务工经商,形成了庞大的出省就业大潮,这就使得这样内陆省份的三农,更具有典型性和厚重性。


二、出彩:河南“三农”巨变


改革开放以来,河南人民顺应党的好政策,勤劳进取,农业连年大丰收,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农村环境焕然一新。

1.农业:从粮食短缺到国家粮仓和国人厨房

红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们抹不掉的童年记忆,“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红薯,曾经为河南农民摆脱饥饿,立了大功。

来自地安徽凤阳小岗村的承包制尝试,消息像风一样在农民中传播,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的影响下,1982年中央下发1号文件,正式承认可以实施包产到户,蕴藏在千万农民身上的热情和责任终于被激发了出来。河南省粮食产量由1978年的2097万吨迅速增加到1983年的3303万吨,人均粮食占有量由1978年的297斤迅速增加到1983年的767斤,增长了158%。1983年,河南不仅历史性地完全解决了省内居民的温饱问题,并且开始成为粮食调出省,支援了全国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


名符其实的大粮仓。如果再联系下图中的播种面积,你就会明白河南的农民、土地、气候,是国家当之无愧的“大粮仓”。无论是年度气候条件如何变幻,河南的粮食总产量稳居前3之列,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10%左右,小麦占据全国的1/4,完全可以说4个馒头中,至少有一个是河南农民生产出的小麦提供的。正是由于河南农业的这种举足轻重地位,2009年国家发改委批准了河南省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规划,河南成为国家粮食生产的核心区。



“国人厨房”、“国人餐桌”。近些年来,河南依托丰富的农产品资源,大力发展食品加工行业,面制品、肉制品全国领先。全省小麦粉、饼干、速冻米面食品、方便面产量均居全国第一位,鲜冷藏肉产量居全国第三位。

2.农民:从“面朝黄土背朝天”到基本机械化,农民面貌换新颜

经过四十年的发展,河南的农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劳动方式上,从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体力型劳动,到今天的基本机械化农业生产(除部分山区和沙田外);在教育程度上,从七十年代的文盲占多数,到基本消灭文盲,初中毕业占多数(1958年首演的《朝阳沟》是提倡上山下乡);在生产条件上,从过去的种庄稼靠天收,到现在的普及性的灌溉设施;从劳动经经验上,过去是“庄稼活儿,不用学,人家咋着你咋着”的经验式农业,现在的农业,从良种、到肥料、从粮田管理到病害虫防治等均是密集使用现代农业科技。



农民面貌换新颜。过去的农民,给人印象是土里土气,随着农业生产条件改善,年轻一代农民从穿着打扮到精神面貌,都变得崭新。作为一个维度,七十年代的农村相亲,讲究的三转一响:缝纫机,最好是“飞人牌”或“熊猫牌”的。自行车,最好是“凤凰”、“永久”或“飞鸽”的。手表,最好是指“上海”的。收音机,流行的“红星牌”或“红灯牌”的。到了八十九十年代,随着农民收入的提高,已经升级为彩电、冰箱、洗衣机和摩托车。


3.农村:从土里土气向路好水清

改革开放初的农村,住房土坯加山黄草或麦秸,道路基本是土路,遇上连阴雨泥泞难行,区域性饮水安全突出(地方病),晚上黑灯瞎火一片暗。如今的住房普遍小洋楼,“村村通”使农民出行更便利,自来水通到各家各户,居家电器化,供电有保证。



三、经验:河南破解“三农”问题的有益经验

1.农民自主经营权是根本动力

农民对土地的自主经营权,是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最根本动力。农民知道该种什么、怎么种,即使出了问题和受了损失,他们会积极主动地吸取教训,会千方百计地找到解决办法。只要承认、尊重和保护农民的自主经营权,农业就不会出大问题。相反,有的地方希望”带领“农民快速致富,命令农民种草药、搞养殖,结果出了风险,弄得政府很被动,农民受损失。

2.农业增产在耕地在技术

“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是保粮食的根本之策。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耕地总是趋于减少的,但耕地红线必须要守住,否则我们的饭碗将被别人端在手里。在耕地面积一定的前提下,粮食生产的潜力就在于农业技术,推动更多适用型的农业技术进入田间地头,河南的粮食产量就仍有空间。


3.工业和商业(市场)是现代农业的助推器

工业化是发展现代农业有力帮手。工业化,既能吸收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给农民提供兼业机会,增加农民收入,又能提供农业机械,不断降低农业机械成本,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大力发展工业化与发展现代农业是相得益彰的关系,不是对立关系。进入21世纪以来,河南成为国家的核心粮食主产区,恰恰就是大力发展工业化,将新型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协同发展,可以使二者相得益彰。



市场是农民增收的关键。河南的农民,大多是小农,分散决策,无法应对市场风险,如果不能有效组织起来,增产不增收,“谷贱伤农”的效应将反复上演。提高农民的市场化组织程度,实现开拓销路和抱团取暖,是农民增收的有效办法。

4.集体经济是促进共同富裕的根本保证

农民中出现贫富分化是必然的,是市场规律的必然反映。但有了集体经济,可以促进农民共同富裕,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充分成立的。



新乡七里营镇刘庄村民居


四、挑战:河南“三农”问题的新情况


1.保粮食与富裕之间的困惑

河南希望走在中部崛起的前列,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绕不过去的,就是确保粮食稳产和增产。无粮不稳,保粮食是中央交给的任务,绝不能被忽略和忘却,但“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工业化和城镇化都需要占有土地,必然会使粮食生产受到影响。如何破解保粮食和促进农民增收、富裕农民之间的纠结,的确是个困难的选择题。


2.城镇化虹吸力使人才离村

城镇具有人口集中、公共资源集约、公共服务较好、知识信息获取便利等优势。河南的城镇化吸引了大量的农村人才到城市就业安居,农业和农村人才匮乏日益严重。“农二代”厌农、远农将使未来的农业和农村工作后继乏人。


3.粮食食品安全易出风险

由于长期靠化肥、农药来增产,粮食的质量安全逐渐成了大问题。而粮食属于同质性商品,农户之间的粮食,从外表上看差异不大,信息不对称、农民出于节约时间等多种因素,使得现有粮食、蔬菜的农药残留问题突出。食品加工领域环节多,风险点多,搞得不好,就成了网络上“黑河南”的活素材。

4.粮食补贴高位使国内外粮价倒挂

为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我们实施了一系列的补贴(种子、化肥、农药、农机、农电、柴油、最低收购价等),由于我们是小规模农业,粮食生产成本高于国际上的产量大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出现了国内国际粮价倒挂困局。停止补贴吧,农民种粮积极下降,粮食安全就会出问题;继续维护这种倒挂,也造成政府财政负担加重。

五、前瞻:河南“三农”发展的经济学思考

1.规模上,中小农业将是可选项

农业经营规模问题,世界各国因国情不同差异很大。美国、加拿大是地广人稀,土地广阔而平整,采用的是大农场制,大量使用机械实现低成本高收益。日本是耕地少人口稠密,采用的是小农精耕细作模式,集约利用土地,亦实现了农业的高收益。



美国的大农场

对我们河南而言,适度的规模经营,宜采用小农或中型农业为主。原因有三:A.地块因素:有许多地块还不平整,且不说山区和水田,不具备搞大农场的经营的自然条件。B.人口因素:我们有大量的农业和农村人口,在没有实现稳定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转移之前,强推土地向种田大户手里流转,就会造成大量农民失去土地,人为造成城市里的“贫民窟“。C.城镇化和工业化因素:未来城镇化和工业化还将会占用一定的土地,中国耕地面积仍将减少,只宜采用中小规模但集约化经营。这样,既能将土地作为农民的基本保障,又能促进共同富裕。


2.路径上,与二产三产融合实现增收

未来的农业,会在做长、做细、做美上实现更大的经济效益。

”做长“,就是延长农业链条。要实现农业增收,应该将农业这个第一产业,与二产融合发展,围绕粮食、食品做好深加工,不断扩大农业产品供给品种,扩大就业门路和增收渠道。

”做细“,就是集约农业、立体农业。以绿色农业为指引,在有限的耕地上搞好生态农业、集约农业,提高单位农业的经济效益。

”做美“,就是促进农业与三产融合。围绕农业做美,实现农业与三产的融合(观光农业、休闲农业、体验农业等),促进农业旅游、体验旅游、观光旅游等,实现更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日本的观光农业

3.组织上,自发的农民合作化是化解市场风险良方

小农业的常见问题就是跟风。一看今年什么赚钱,明年就会跟着干,农民大丰收的同时就地带来滞销,丰产不丰收是常态。农民自发成立合作组织是化解市场风险的良方。因为合作组织具有以下优势:A.品牌和信誉优势。通过建立商标和地理标志性农产品,在重视质量的同时,提高产品的品牌和信誉度,增加利润空间。B.能储存或销入外地或出口。扩大农民工的市场半径,免受本地农产品剧烈的市场价格波动之苦。C.能提高农产品价格的谈判地位。较之于农户,合作社通过协调农产品供应,进行有效的价格谈判,为农民争取更大的经济利益。

4.规制上,可追溯是保质量的利器

在信息化融合农业现代化上做文章。要消除农产品的质量风险,要在产品规制上下真功夫(用条码识别)。通过严格的产品可可追溯体系,是哪产的?谁生产的?什么时间的产品?都要一目了然,可以追溯,让消费者也放心,让农户受约束。




5.制度上,发展集体经济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不二法宝

有集体经济存在的地方,在集体经济大展身手的农村,共同富裕就实现得好。集体经济能促进农民之间的互相学习和督促,能使劳力不足的、困难家庭得到及时的帮助。华西村、刘庄都是生动的例子。要朝着让农民共同富裕的目标走,搞好集体经济是不二的法宝。


解决河南的”三农“,发展现代农业,富裕河南农民,建设美丽中原乡村,在汲取世界一切现代农业发展的宝贵经验教训,走出去,引进来,乡村振兴就真正有希望!

文章来源:中建观社会

免责申明:本栏目所发资料信息部分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交流。我们尊重原创作者和单位,支持正版。若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点击联系我们,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