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不乐以宗庙当中君臣顶端底同听取之则莫别别扭扭敬;以族久民族乡里当中久幼同听取之则莫别别扭扭逆意。意则哪门子?

2019-06-07 / 历史秀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意。

翻译:

音乐在钟庙, 同中区上下的倾听与不同和尊重, 在牧首乡, 年龄和运气的意思, 在钟庙演奏第一国王音乐, 丛林上下一起听, 没有人不呼应尊重;在公社里演奏音乐, 老人和年轻人一起听, 没有人不和谐和顺从, 在家里演奏第一个音乐, 父子一起听, 没有人不和谐和亲密。

出处:

《乐记》是最早的一部具有比较完整体系的音乐理论著作,它总结了先秦时期儒家的音乐美学思想,创作于西汉,作者刘德及门人,是西汉成帝时戴圣所辑《礼记》第十九篇的篇名,其丰富的美学思想。

扩展资料:

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意是客观唯心主义观点。

关于音乐的社会功能,《乐记》主张使音乐与治理朝政、端正社会风气、礼治、伦理教育等相配合,为统治者的文治武功服务。它认为:

“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故乐者,审一以定和,比物以饰节,节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也,是先王立乐之方也。”

“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

“是故先王之政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返人道之正。”

《乐记》作为先秦儒学的美学思想的集大成者,其丰富的美学思想,对两千多年来中国古典音乐的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并在世界音乐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乐记》中关于音乐本体的易学哲学观,其核心仍是儒家提倡的礼乐。音乐是人的精神活动的表现,社会制礼作乐,目的是儒家哲学所追求的人与社会的同和,所谓 “大乐与天地同和”,从而实现儒家哲学的终极理想。

关于音乐本体的易学哲学思想将人与音乐、音乐与情感联系起来,可以说奠定了当下音乐美学理论的哲学思想起点。有观点认为 《乐记》中关于音乐本体的易学哲学思想是站在维护统治阶级利益基础上的唯心主义哲学观。

其实,用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观来审视这种观点,便可知 《乐记》反映的哲学思想并非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而是儒家哲学思想对社会教化、政治清明及和谐幸福生活理想愿望的一种反映。

《乐记》中关于音乐本体的易学哲学思想带给我们的基本认识即音乐的美体现在社会内容中。儒家音乐哲学思想追求中和,这与西方古典音乐相似,讲究平衡、秩序与对称,而儒家所提倡的雅乐从形式上看也是追求平衡和秩序,这与儒家哲学思想相符。

儒家哲学的终极理想是建立和谐的社会秩序,方式之一就是通过礼乐制度的实施,于是,音乐与反映社会内容就要紧密联系。不过,这种情况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误解,即 《乐记》是他律的音乐审美哲学,儒家音乐审美观重视的是音乐的内容。

这种西方美学理论观念下的认识有时并不能真实反映 《乐记》的哲学思想。另外,《乐记》的儒家音乐审美哲学也讲究音乐的形式美,即儒家平和、中庸的形式之美,其既是社会伦理道德秩序、规矩的内涵之美,也是一个历史时代哲学思想所认识和倡导的音乐形式之美。

参考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