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功行赏仨国之莫此为甚强霸主季拾肆章 照功行赏以缕阅览

2019-06-09 / 名人轶事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第四十四章 论功行赏 作者:江山美人发布时间: 09:30字数:2,315

虽然曹操很勤奋,但是很遗憾,波才还是跑了。

刘可不由得想到,兴许曹操只是为了露一个脸。毕竟,他的手下只有几千人马,对上几万人只有挨打的份。

皇甫嵩追了一夜,结果只抓到阿猫阿狗两三只,只能回兵长社。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糜竺回来了。

“主公,此次大战,可谓是震惊天下啊。”糜竺赞叹道,他完全没有想到,刘可总能创造奇迹。

“此战高顺功不可没,赏千金!”刘可大手一挥道,现在他可是财大气粗,一下子收入了六万金!

当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嘉奖。

其中,最可怜的就是陈群了。刘可为了锻炼他,让他一个人统筹缴获。

一个少年人,如何经得起诱惑?

那可是六万金的财宝!

陈群也非常人,克制住了自己。不过看向刘可的目光总是有一点躲闪。

好像被当做了坏大叔!

同时,糜竺还带来了皇甫嵩宴请的消息。在他的探听之下,刘可将会领越骑校尉一职。

这也是刘可在朝廷的一大进步。

至于宴会这种事,武将带上太史慈和典韦就够了,文臣嘛当然是郭嘉和糜竺。

毕竟糜竺在皇甫嵩军营中呆了几天,对于各种人情世故比较熟悉。而郭嘉就是个酒鬼,有喝酒的地方不带他去,会闹腾的厉害。

在路上,刘可“恰巧”遇到了骑都尉曹操,不由得内心诽谤:这个家伙,到底蹲了多久?

光明正大拜访不好吗?

“定方可谓是一鸣惊人啊!”曹操感慨道,他安定了许昌以后,快马加鞭赶去战场,竟然只遇到了黄巾逃兵。

这样一来,功绩就是大打折扣了。

“那徐州之战又算什么?”刘可反问道。

曹操脸色不由得一僵:兄弟,你这样会把天聊死的!

“孟德贤弟也不差,一日之间夺得许昌,可谓是大功一件啊!”刘可话锋一转道。

这样才对嘛,商业互吹!

不过,那一句“贤弟”是什么意思?

曹操年纪可是比刘可大一两岁的。

没办法,按照功劳算,他确实是个弟弟!

长社之战,表现最突出就是皇甫嵩,没办法,谁让人家是长官。而第二名,非刘可莫属。至于第三,没人能和曹操抢。

许昌是重镇!

夺了许昌,就是要了黄巾军的命。

否则,黄巾军没完没了的裹挟百姓,随随便便就能号称百万。

“贤弟此次已经是骑都尉,不知道会升什么官?”刘可道。

“官职都是虚名!不提也罢。”曹操豁达道。

“那贤弟此次前来,是为了何事?”刘可问道,他真的好奇。

“抱团取暖罢了!”曹操苦笑道,他们这些勤王军,还真不受中央军待见。说不定此次宴会,还会遭受刁难。

老狐狸!

刘可暗道,曹操这是打定了自己行事无所顾忌,想让他当出头鸟!

郭嘉也看出来,特地瞥了刘可一眼,见后者胸有成竹,也就不再理会。

“许昌富庶,不知贤弟可曾筹备足够粮食?”刘可道,怎么也得交一点保护费吧。

“这……”曹操面露难色。

“奇珍异宝?”刘可再问。

“不瞒定方,许昌已经是一座空城。黄巾军洗劫过的地方,比什么都干净!”曹操道。

也就是什么都没有喽!

估计许昌的珍宝,都在刘可自己的营帐里。

半个时辰后,刘可一到长社,就被拦了下来。

“扬州刘定方何在?”一名军官语气高傲地喊道。

糜竺在刘可耳边轻声道:“此人是皇甫嵩麾下大将阎忠,深得皇甫将军信任。”

“在下刘定方,敢问将军有何指教?”刘可朗声道,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指教倒是没有,不过听闻刘大人缴获无数,甚为欣喜,特此来贺。”阎忠道。

老子的缴获你高兴个屁!

刘可瞬间明白了,感情是那些世家子弟的手笔,他们还是处处找麻烦。

而眼前这位,可是明目张胆收取好处费!

东汉末年,官僚阶级腐败不堪,买官卖官的事情时有发生。

正史上,刘备打了几十场仗,终于平定了黄巾军,后来当了一个县令。太守上门第一个问题就问:你在京城里有没有靠山啊?

没有,那很好,交钱吧!

现在,轮到刘可了,他的那个越骑校尉还没有下来呢,敲诈的人就先来了。

“阎将军,此次下管奉皇甫将军之命前来赴宴,好狗不挡道!”刘可道。

阎忠大怒,拔剑大吼“拿下”!

噔噔噔……

城里冲出来二十多人将刘可一行人包围起来,来势汹汹。

一旁的曹操已经惊呆了,一来就骂皇甫嵩的心腹为“狗”,这胆子也没谁了。

典韦和太史慈上前,将刘可护在身后,形势一触即发。

“看什么看!给我打啊!”刘可命令道。

两员猛将大喝一声,三下五除二,就将阎忠的部下收拾得服服帖帖。

“你……你你……”阎忠指着刘可,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刘可拿出一文钱,丢到阎忠脸上,道:“够不够?”

叮铃铃……

铜钱落到阎忠的铠甲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欺人太甚!”阎忠怒气爆发,持剑朝着刘可刺来。

典韦一个箭步,抓住阎忠的手腕。用力一扭,咔擦一声,骨骼断裂,长剑落到地面。

阎忠收手,痛苦不堪。

此时,大队人马冲了出来。

阎忠期待已久的救星来临,更是嚣张地大喊:“拿下这群乱臣贼子!”

将士刚要行动,却被一个声音喝止。

“朗朗乾坤,谁是乱臣贼子?!”

众人闻声看去,竟是司徒王允,此刻正坐在一处茶铺,悠哉悠哉地喝茶。

众人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

刘可诧异,这老头竟然会为他说话?

似乎是看出了刘可心中所想,王允大声说道:

“老夫若不制止,我大汉儿郎不知要折损多少在你手里!”

好吧,我竟无言以对。

刘可撇撇嘴。

“怎么,黄巾未灭,就开始内讧了?皇甫将军就是这么治下的吗?”王允呵斥道。

阎忠朝着王允拱手,瞪了刘可一眼,愤恨离去。

玛德!这二楞小子,不是城门守,特么地故意出来堵老子的!

刘可暗暗记住了阎忠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