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涎三尺学昆伊母副身拖涎仨尺子学昆伊母副身拖涎仨尺子第170章 结束

2019-06-09 / 历史老照片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林苏瓷睡得『迷』『迷』糊糊的, 翻身想要抱一下宴柏深。

手在枕头边『摸』来『摸』去,没有『摸』到人。

人呢?

林苏瓷强撑着困倦『揉』了『揉』眼坐起来, 刚想喊柏深, 忽地瞳孔一缩。

似乎已经是黎明之际, 落地窗的窗帘并未全部拉上,留了一些缝隙,依稀是月牙『色』的天,带着静瑟夜中最早的一点路灯,照在窗外。

林苏瓷撑着软软的床垫茫然坐起身。

冷蓝调的房间是他住了十几年的卧室,床头柜上一盏小台灯下,还放着一本翻开的书。

林苏瓷光着脚下床, 拉开了房间门。

三楼只住着他, 父母都在二楼。林苏瓷光着脚转来转去, 手不断触『摸』墙壁。冰冷的触觉告诉他, 这不是梦境。

他回到现实了?

林苏瓷不知道怎么了, 怔怔的。

而这个时候,强烈的感情像是一缕一缕的丝线, 被抽走了。

黎明前的小别墅, 林苏瓷穿着白蓝病号服似的睡衣, 光着脚蜷缩在客厅沙发上, 发了几个小时的呆。

他开始在想,自己睡觉时做了什么梦, 为什么醒过来到处在找……哎?他在找什么?

林苏瓷记不太清了。那种浓烈的, 几乎是汹涌澎湃的感情, 悄悄藏了起来。

他眨了眨眼,觉着自己可能是回光返照。

病了太多年了,他可能早就该离开这个人世,一直挣扎活着,也许就是今天了。

林苏瓷捋了捋有些皱的睡衣,抱着膝盖静静等着他死亡之期。

清晨,林父林母起床吓了一跳,忙不迭的的把『迷』『迷』瞪瞪睡在沙发上的儿子送到医院,紧急检查了之后,林爸爸在医生面前用力一拍桌子,面目狰狞。

“你再说一次?!你刚刚说……什么?!”

他的声音颤抖着,不敢置信的茫然。

主治医生给林苏瓷看病多年,他也一脸茫然,把各项检查报告上的数据翻来覆去看了又看,最后颤巍巍对林爸爸说。

“您家儿子……痊愈了。”

天大的好消息差点没把林爸爸林妈妈砸晕,两口子在医生办公室抱头痛哭。

儿子从小就住院,每年都要收到病危通知,他们一直提着心,生怕什么时候就要送走孩子,多年来压抑的快抑郁了。

没想到一夜之间,儿子痊愈了!

这个医学上的奇迹给林苏瓷带来的撼动不大。

他每天都蹲在房间里,抱着一本书反反复复看。

他记『性』好像不太好,前一页看完,翻过去就忘了。

一本书翻得书页都烂了,林苏瓷都没有看到书里写的什么。

烦。

林苏瓷翻身躺在床上,瞪着眼睛数羊。

他睡不着。

总觉着应该有个人抱着他睡。

可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是一个人睡病床,什么时候有人陪他睡过呢。

真烦。

林苏瓷闭上眼,不知道翻滚了几个小时才睡着。

他病了多年,身体底子不太好,花费了半年时间养身体。林爸爸林妈妈寻思着儿子也病愈了,该送去上学了。

这么些年,林苏瓷一直是在学校里挂个名字,不至于没有学历。只不过一年到头也没有去过学校一次,是学校里一直的神秘学生。

如今马上十七岁,也该上高二的年纪了,林爸爸林妈妈不求孩子高考能考的怎么样,起码让儿子去感受一下高中氛围。

以后总是要重新步入正常社会的。

林苏瓷对此没有意见。

他几个补课老师填鸭式的把他生填了起来,入学考试的卷子不至于一片红叉,在林爸爸捐助了一座图书馆后,林苏瓷成功在金秋十月做了一个『插』班生。

十一假期刚收,全校都沉浸在疯狂写作业的氛围之中。林苏瓷穿着一身黑红相间的校服,背着一个双肩包,站在老师办公室里心不在焉打量着窗外垂下来的绿植。

“……就去三班吧。”

林苏瓷可有可无答应了。

前面老师带着路,含笑问着林苏瓷过去的学习成绩,得知全部是零蛋后,笑容差点扭曲。

不能骂,这孩子生病了学习更不上很正常,想法子找个厉害的学生给补补,就行了。

老师想了很多。

上课铃响了,老师在前,先去了教室。林苏瓷落后一步站在教室外,他趴在走廊边护栏台上,眺望着远处飞鸟蒲扇着翅膀藏进树冠里。

对面的教学楼里传来了朗读的声音,楼上的教室外,可能是老师在骂人,声音大得震动全楼。

林苏瓷打了个哈欠。

“新同学,请进来。”

老师叫了林苏瓷。

林苏瓷推门进去。

教室里坐着四十多个学生,高二的学生书桌上堆满了高高的书本,大家奋笔疾书,很少有人抬头关注一下新同学。

自我介绍这种东西,没做过。

林苏瓷垂着眸,声音小小:“……林苏瓷。”

他还不太习惯在人前说话。

攥紧了书包背带,林苏瓷想,自己是不是太内向了。

老师也知道林苏瓷多年没有和人接触过,林爸爸林妈妈也说过,这孩子内向,不爱说话,又沉默。

没关系,只要不是皮猴子,怎么样的学生都好说。

老师笑容中充满了理解。

“林同学,你就坐班长旁边吧。班长,照顾一下新同学。”

随着老师的话,教室里沙沙笔声戛然而止,全班同学齐刷刷抬头,扭着脑袋去看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那里趴着一个男生。

他好像是在睡觉。

老师的话让他慢吞吞抬起了头,一双对于少年来说,过于漂亮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拒绝的话刚到嘴边,班长看见了站在讲台上的少年。

黑『色』短发似乎没有打理,有点长,盖着少年纤细的脖颈,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着,抿着唇直勾勾看向他。

班长迟疑了下,点头。

“好。”

林苏瓷眼睛里闪过光芒。

他不等老师说话,大步走向了最后一排,书包往班长身侧空着的桌子上一放,坐下去就迫不及待对班长伸出了手。

“林苏瓷!”

班长盯着那只细白有些绵软的手,慢吞吞伸出了自己的手。

比起林苏瓷来说大了一圈的手掌冰冷,体温偏低的感觉,却让林苏瓷有种被灼烧了的刺痛。

“宴柏深。”

林苏瓷笑眼弯弯。

“宴同学,你长得真好看,特别像一个人。”

宴柏深一顿。

全班偷听的同学哄然。

新同学在干嘛?!在撩拨他们冰山班长么!

太刺激了!

老师诧异,等等,不是说林苏瓷内向沉默不爱说话又不善于社交么?!

林苏瓷才不知道大家的想法,他眉『色』飞舞,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只猫一样狡黠可爱。

“你特别像晚上抱着我睡觉的人。”

宴柏深僵硬了片刻,意味深长盯着林苏瓷。

“……如你所愿。”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