尞顶端 虞 办 特 类 做 业 操 做 证

2019-06-09 / 老照片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上 虞 办 特 种 作 业 操 作 证★威信.扣Q: ★--解析--【V信/电:171.0629.1511】全.国.快.递.送.货--- 质.量.保.障,信.誉.第.一,效.率.第.一。-- 鍗颁腑鍏崇郴瑕佷互鑷韩鐨勪环鍊兼潵琛¢噺鈥斺€斾笓璁垮嵃搴﹀墠澶栦氦绉樹功钀ㄤ粊灞?

印中关系要以自身的价值来衡量

——专访印度前外交秘书萨仁山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

发于2019.6.10总第902期《中国新闻周刊》

5月30日,成功获得连任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宣誓就职,开启他的第二个总理任期。

当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致电莫迪,祝贺他连任,并指出,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当前中印关系持续向前发展,各领域合作不断深化。这不仅符合中印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期待,也为全球和地区提供了稳定性和正能量。

莫迪首个任期中,中印关系既经历了洞朗对峙危机,也随着两国领导人武汉会晤实现稳定,同时还受到美国“印太战略”将印度定义为“拥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的“天然盟友”而带来的影响。

近日,《中国新闻周刊》就中印关系问题采访了印度前外交秘书萨仁山(Shyam Saran)。上世纪70年代,他曾到中国学习,对中国文化和中印关系有很深的认识。他认为,中国和印度之间虽然存在一些分歧,但只要相互加强沟通和理解,中国和印度一定可以更好地携手并进。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和印度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古老的文明古国,现在又都是飞速发展的国家,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分歧或者说冲突,实现共同发展?

萨仁山:就如同我所提到的,我们首先需要与对方进行接触。中印外交关系上也有好的经验可循,即中印领导人层面的接触,这样的接触即使是在困难时期也没有间断。

印度总理和中国定期举行会晤,有的时候是双边的会晤,但也有在联合国或是“金砖国家峰会”或其他多边会议上的会面。对于双方来说,有许多机会与对方进行接触,对于推动双方关系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从我的经验来讲,有时两国之间因为某种原因而出现关系紧张的状况,如果这时两国领导人会面交谈,即使没有提出任何解决方案,这样的会面也会产生一种积极的影响,会释放出积极的信号:双方领导人希望保持良好的关系。

这是很重要的。即使将来会出现困难的情况,这种高层领导定期接触的传统,也需要一直保持下去。

第二,我们需要做出一系列认真的努力,以此来解决边界问题。几乎有50年的时间,我们之间在边境区域没有出现过任何严重的事件,这是个好事。尽管边界有争议,但双方通过共同的努力来保持边界的和平。这对印中尝试解决边境问题是一个利好、积极的状况。

我希望双方能够真正坐下来磋商,解决边界问题。在很长时间里,印中双方都是在困难中依然理性地做工作,也达成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我担任外交秘书的时候,我们提出这项的指导原则,是非常重要的文件,因为它为解决边界问题奠定了基础。如果我们认真贯彻这些文件中的指导原则,我相信我们可以解决边界问题,但过程中注定是要做出让步的。不可能是中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印度也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用中国话说就是,你让一步,我让一步,那问题就解决了。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的外交生涯中,如何克服不同表达方式或者说表达习惯引起的障碍?

萨仁山:任何国家之间,比如中国和印度或者印度和美国之间,沟通交流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当你就一些重要的事情与其他国家打交道的时候,在磋商的过程中,你也是在学习其他国家的文化。如果你采取的观点是,“只有我是正确的,你必须接受我说的”,那就会出现问题。

所以,必须愿意去倾听对方说了什么,看看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不能老是去怀疑别人的动机。我有大量与中国外交官和美国外交官进行外交磋商的经验,与美国外交官谈判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看问题的方式跟我们非常不一样。

这就是不同文明之间对话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它不是坐下来就开始谈,而是要试图理解对方:他们的文化是什么?为什么他会那样说?他那样说可能不是因为讨厌你,而是因为他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这种类型的理解,才是相互平等的理解。

的确,与中国外交官谈判比较困难,有时候中国外交官也认为我们很难理解,认为我们的立场很不合理。但这是很常见的,不光是与中国外交官谈判的时候存在这种问题。有时候,我发现我们同其他国家的谈判要更困难,比如美国,伊朗。

拿美国来说,美国习惯的想法和做法就是,要么是盟友,要么是敌人,没有中间地带。但印度有相当长的不结盟传统,我们从不认为美国是领导或者苏联是领导,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独立观点。有时候这样的立场并不受一些国家的欢迎,但这就是我们的立场。所以跟美国人谈判最难的就是让他们明白,应该把印度视作伙伴,而不是盟友,不会总把美国的利益作为出发点。在双方有共识的问题上,我们可以合作,但也要接受在有些问题上我们之间有分歧,例如在印度与巴基斯坦关系的问题上,还有美国人对待伊朗的问题上。

与其他国家谈判时,必须做出妥协。在原则问题上当然必须坚定,但在坚守原则的基础上,必须有取有予。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现阶段中国和印度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萨仁山:中国和印度关系的一个最大障碍就是我们还没有解决边界问题,这是个很久以来的问题了。但我觉得这个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因为那可以让我们密切合作,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我认为,双方应该更加努力而认真地解决边界问题。

第二点就是,不要把中印关系放在到中美关系的环境中去考量,这是一个会限制我们关系发展的重要方面。

印度会同美国、日本或者东南亚国家发展关系,因为这符合印度利益。比如在经济和技术合作上,美国是印度的一个重要伙伴。我们是个发展中国家,美国的科技对我们来说有很大意义。日本也一样,日本的资金和技术对印度的发展都非常重要。在安全上,就亚太地区的形势而言,我们也有一定的共同利益,因为我们和许多国家很依赖美国的安全保障,我们的几乎全部贸易往来、能源绝大部分要靠海运,海上航道的安全,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但这并不是亲美,也不是排除中国。

对于中国来说,不要将中印关系框定在中美关系的背景下是至关重要的。印度和中国的关系必须以其自身的价值来衡量,而不是以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来衡量。所以当印度同美国、日本或是澳大利亚等国有着共同利益的时候,我们也很乐意与他们合作。当我们同俄罗斯或中国有着共同利益之时,我们一样会进行合作。

印度是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我们并不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是反对西方或反对美国的,所以美国来问我们为什么加入上合组织时,我们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平台,能够实现我们的一些利益。我们还加入二十国集团(G20)、东亚峰会等合作平台,合作得非常顺畅。所以在我们看来,这些不同的合作平台并不是相互排斥或相互冲突的。我们可以同时加入各种不同类型不同层面的机制,因为这符合我们的利益。

(实习生郑雨晴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2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