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怨杜荀鹤《阳春宫怨》(风风和日丽鸟声碎天最高花儿暗影压秤。)

2019-06-07 / 后宫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这是一首反映宫廷妇女不幸命运的诗篇。一般宫怨诗都是以委婉含蓄的方式表达其幽怨,此诗则表现得较为激愤。           起句非常突兀,似违背情理。 早被婵娟误 , 婵娟 说明其容貌姣好。正是因其年轻貌美,故能以姿容入选后宫。这位宫女为何却说她被自己的美貌所误呢? 欲妆临镜慵 是写宫女的举动,本想好好地梳妆打扮一番,但面对铜镜中美好的姣容又不免迟疑起来,心意慵懒了。这两句写出了宫女深深的哀怨。被选入宫本应 承恩 ,而自己一旦入宫后,过的却是形同幽囚的生活,在寂寞苦闷中消磨着青春和生命。自己虽是明艳惊人,但想来正是美貌误人,使自己被选进宫来,失去自由幸福的生活。         颔联用内心独白的方式承上进一步写出宫女欲妆又止的怨情:既然容貌的姣好并不能获得皇上的恩宠,那么自己再精心修饰打扮又有什么用呢?在嫔妃成群的后宫里,佳丽如云,竞争的激烈是可想而知的,但最主要的是在于能否献媚邀宠,阿谀奉承,这是 承恩不在貌 的言外之意。          颈联则又宕开,从室内转到室外、从人转到物。窗外,暖风吹拂着大地,送来处处鸟声繁碎,丽日高悬于中天,花影重叠中弥漫着阵阵的香气。春光是多么烂漫,这是宫女的所见与所闻。环境的寂寞,精神的空虚使得宫女痛苦不堪、愁怨之极。蓦然面对这春光的感召,更唤起了宫女在长期宫禁中的沉忧积郁,自己的春天在哪里呢?真是 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天宝宫人《杏叶诗》)。这一联设色浓艳,正反衬其怨情,历来被人传诵,被誉为 杜诗三百首,惟在一联中 。        尾联 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是写眼前旖旎的风光,使宫女沉入到对往日的回忆中:那入宫前的自由生活,也是这样的季节,在风光明媚的家乡,女伴们三五成群,活泼愉快地在溪水边采摘芙蓉。那种快乐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这两句是今昔对比,表面上写的是入宫前的乐事,其实表现的是入宫后的怨情,对过去生活的向往,正是对今日宫廷生活的否定,而不说怨却愈觉可怨,这是乐景写哀的手法。           全诗代宫女抒怨,写得深刻而有力,意境浑成。有人以为诗人是借宫女自白来表达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懑心情。杜荀鹤在科举道路上,苦斗了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尝遍了所有的酸甜苦辣,这样理解也是可以的。              杜荀鹤少有壮志,据《嘉靖池州府志》卷七《人物篇 贤哲》记 载: 杜荀鹤字彦之,甫七岁,资颖豪迈,志存经史。忽家人令向东作,怒 曰:吾岂耕夫耶! 尔燕雀安知鸿鹊之志哉! 另据史书载,杜氏一家三代近 百口人聚居在一起,而他和弟侄都有自己的读书堂,可见家庭条件比较优 越。正因为有如此优越的条件,又兼从小就萌生的雄心壮志,所以奠定了 其日后 致君尧舜 之志。然大唐末世,仕途偃蹇,直到46岁那年,才以第 八名的成绩登第。这之前,他曾遍游各地投谒,但都湮没无闻。这首《春 宫怨》即是其借宫怨而抒发抑郁苦闷之作。         婵娟 形容貌美。首联写出宫女悔恨自己因为貌美而被选进了宫, 从而辜负了大好青春。如此,则懒于梳妆打扮了。一个 慵 字,满含了悔 恨、无聊、怨怼等诸多情绪。      颔联继续由 慵 的情绪写出。 承恩不在貌 是说蒙受主上的宠爱并 非因为美好的容颜,所以让我如何打扮呢? 教妾若为容 ,再一次为 慵 字做注脚。而这两句又都满含怨怼。        颈联描绘了一幅春风和煦、鸟雀呼晴的美好光景。 碎 字写出了鸟 的欢快, 重 字则写出了竞相开放的花的烂漫,而却反衬出宫女内心的死 寂。窗外阳光明媚,窗内却冷冷清清。正因为这种死寂、冷清,才想起了 以前的伙伴。         尾联把宫女比做 越溪女 西施,又将笔触由此延及彼。说那些采莲 女每年都会想念入宫的西施,想象曾经和她一起采莲的嬉戏场面。而其 实却是写自己怀念当年与自己一起采莲的伙伴。所谓 于对面落笔,便有 多少微婉 (纪昀《瀛奎律髓汇评》)。               整首诗都在述说宫女的悔恨、怨怼、惆怅,但却无一 怨 字或 恨 字。 清吴瑞荣评曰: 宫怨诗,能为律诗,难矣。终首不露 怨 字痕迹,可谓和 平。 杜荀鹤写诗十分注重风雅传统,比较深刻地揭示了唐末现实的腐弊; 又其践行 哀而不伤,怨而不怒 的准则,从而使得他的诗虽多怨怼、讽刺, 但终归于 和平 。宋严羽在《沧浪诗话》中称 杜荀鹤体 ,足见其之于诗 史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