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拉开单件槽窗扇等乃

2019-05-08 / 后宫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那年,表姐芳华初绽,一如春天傲然枝头的白玉兰,活泼、鲜嫩、娇艳欲滴。她的一颦一笑,低首回眸,牵引着多少男孩子流连荡漾。表姐花样年华,秀外惠中,入职不久就升任小组长;林是外地分来的大学生,先是在表姐所在的那家知名大企业实习。林初见表姐,惊为仙人,苦于生性内向羞怯,从不敢多看表姐一眼,只在心里暗暗地喜欢。

就在林欲说还休、纠结挣扎时,一则重磅新闻不胫而走:表姐恋爱了。她的爱轰轰烈烈、天翻地覆;她爱得匪夷所思,离经叛道。

谁也想不到,牡丹花一样高洁优雅的表姐,她的恋爱对象,竟会是一个瘦瘦小小、其貌不扬的男生,那男生,却还很不相宜地起了个高大上的名字——帅。帅虽然长得一点也不帅,但他甜言蜜语,舌灿莲花,尤善罗曼蒂克,带着表姐和她的一帮小姐妹今日踏青,明天派对,一会儿烛光晚餐,一会儿你侬我侬。表姐是个浪漫情怀的准小资,在帅的强攻猛追下很快缴械投降。

眼瞅着心中的女神绝尘而去,林的情感大厦轰然坍塌。他知道,从头至尾,他的相思,都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独斟独饮,自歌自舞自开怀。表姐的世界,于他,是一座遥远而陌生的风情岛,那里,对他铁门重锁,窗牖紧闭。

表姐的父母,我的姑姑姑父,一个是厂里的总工程师,一个是总会计师,他们阅尽人间沧桑的眼,透过浮世繁华看出帅虽非紈裤但亦绝不是鸿鹄,竭力阻止表姐再与帅有任何来往瓜葛。奈何表姐像中了蛊的毒,父母愈是反对她愈和帅难舍难分。表姐想,帅个子不高,长得不帅,钱也不多,可我爱他,这,就是纯粹的爱吧。

姑姑姑父钟意的是勤勉温良、恭俭谦让的有为青年。他们相中了他,那个从外地分来的大学生,林。可表姐连看也懒得多看林一眼,在她眼里,林木讷,寡言,无趣,她冷冷地拂袖而去,只丢下几个字:你不走,我走。帅则火上浇油,挑唆她偷偷拿了家里的现金存折、金银细软,和他在外租了间破败的民房同居。在那个年代,在那个闭塞的边陲小城,桃色新闻比流感传播得还要快,流言蜚语像五味杂陈的作料,朵颐了小城人家的口舌。姑父是保守又老套的一介书生,无法容忍这颜面扫地的奇耻大辱,直气得找上门去,一把拖起表姐就要走。表姐死死拽着门框,一张嘴咬住了姑父的手,姑父盛怒之下顺手摘下朽烂的门板朝表姐身上砸去。

表姐凄厉地喊了一声“爸”,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姑父这才发现,表姐未婚先孕了。姑父如泥塑木雕般木然呆立,帅趁机恶狠狠扑了上去,左钩右拳狠狠打在姑父的肋下。

姑父大病一场。病愈,满头乌发像秋日的芦苇,一片花白。他哑着嗓子沉声对表姐叹道:既如此,你只有嫁给他了。

买房,装修,购置家具,采买电器,表姐像一只小鸟为爱筑巢,她心甘情愿倾囊而尽。帅却悠哉游哉,分毫未动,因为他早已寅吃卯粮,弹尽粮绝。

婚礼盛大而隆重。姑父强撑病体,姑姑强颜欢笑。只有表姐像得胜的宠儿,在人海中翩若蝴蝶。可她分明在喧闹的人群中,感到有一双眼睛,始终炙热地追随着她,如熊熊的烈焰。待她去找时,又倏忽不见。婚礼的宴席散后,在一堆贺礼中她发现了一纸信笺,上面写着:打开一扇窗,等你。表姐的心“咚”的跳了一下,是他,林!难道他还依然在惦记着她?

是的,林一刻也没有忘了她。他看着她挽着别人的胳膊巧笑倩兮,看着她倒在别人的怀里厮守缠绵,看着她穿上嫁衣成了别人的新娘……他无望地看着她渐渐走出他的视线,他以为,这辈子,他和她终是无缘。于是他密密编织了一只厚厚的茧,把自己的情感和思念缚入其中。没有了她,他的心是无边的荒芜,长满了野草和荆棘。从此,他只问桑榆,不理红尘。

燕尔新婚转瞬即逝,帅很快在表姐面前原形毕露。他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犹为过分的是,在表姐身怀六甲的时候,帅仍是常常烂醉如泥,对着她的肚子像练沙袋一样地拳打脚踢。表姐一次又一次地小产,直到习惯性流产,再也无法安胎……帅却对表姐指桑骂槐,大打出手,姑父赶去劝架,帅点着姑父的鼻子叫道:“这就是你女儿!我养只老母鸡还会下蛋哩!”姑父急火攻心,一口气没上来,撒手尘寰。姑姑叹息家门不幸,怨哀中年丧夫,日日以泪洗面,辗转难眠。

这一出纷纷扰扰的人间闹剧,剧未终,剧中人已走的走,散的散,花非花,家亦非家了。表姐伏在姑父的灵前痛哭失声,她的眼前不断幻化着父亲的怒火、母亲的眼泪和帅的自私、轻薄、无情无义,直到此时她才明白,父亲打在身上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爱;而那个帅,一幅瘦肩软塌塌,几招花架子虚飘飘,让人怎能依靠得了。表姐泪湿枕巾,决意离婚。帅始乱终弃,却为了争家产,拽着表姐作势要和她同归于尽。争吵,打闹,厮扯,哭骂,她终究斗不过一肚子心眼的帅,抛下辛辛苦苦挣下的所有资产,孑然一身回到单身。

像是画了一个圆,她又回到了起点。可是,这起点又分明不是那起点了。此时,她年过四旬,一无所有,身心俱疲。当年那些狂热地爱着她的小青年,早已风流云散。只有林,依然守在来时的路上。这么多年,林眼睁睁地看着表姐,像一朵馥郁芳香的白玉兰,零落成泥辗作尘,他却只能躲在幕后潸然泪下。现在,他事业有成,功成名就,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个青涩的小男生了。他勇敢地站在了她的面前,凝视她依然美丽的面容,轻轻地说:“有一扇窗,只为你开。”她摇了摇头,“不。”“为什么?”她凄婉地看他一眼,默然无语。她清楚地知道,她已是残花败柳,哪里还配得上他的爱?他成熟饱满,沉稳大度,浑身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而她,纵然时光过去了许多年,她还一如从前清新脱俗,天生丽质,可是她的心,却早已千疮百孔,溃不成军。面对他如水的痴情,她拿什么许他一个未来?

然而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不管表姐如何拒绝,林像热恋的青年似的,热烈追求,就像在他心里,表姐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表姐的心,终于融化在林的缱绻柔情里。在一段不堪的过往和长长的等待后,表姐和林终成眷属。

像千辛万苦得到一块稀世美玉,林待表姐如初恋;表姐历经磨难,千回百转,醉倒在林坚实的臂膀。这一段姻缘,在林,好比失而复得;在表姐,则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他们尽情地爱着对方,唯恐爱得不够,辜负了他们半生的等待。正所谓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

后来,表姐又怀孕了,再后来,表姐竟然奇迹般地保住了胎,生了个漂亮的女儿。

这一桩姻缘,终于圆圆满满;这一扇窗,从此阳光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