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住尘香花已尽〖晾晒戏〗风住尘余香花儿已尽天早倦拢。【玖珍秘胎记吧】

2019-06-09 / 后宫秘史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观影指南:看过我们往期晒戏的朋友应该会知道,元年的秀女中有三位值得拥有姓名,一个是当年的京城富贵花、现在的二皇子生母敏贵嫔罗衣,一个是最早出风头获得封号的、对大皇子有义务没权利的祺婕(ju)妤(shi)孙玲珑,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往期的女主、今天的导火索、盛宠经久不衰、自带台风眼效果的小醋坛嘉婕妤郑宝儿。在新秀进来的第二天,我们就能隐约的闻见宝鹅的醋味儿了,过去一年大哥专心干事业,宝鹅侍驾的次数虽然明显减少,但是在大家都很旱的情况下,也是很可观了,所以对于宝鹅这样随时能出入建章宫表达一下小情绪的待遇,emm。。。我打字的时候吃的不是瓜,是柠檬。


-四月初二
嘉婕妤-郑宝儿
这天特意起得很早,先去小厨房忙活了一通,做了几道好克化的糕点,是为了要他下朝以后好赖能吃上一两口垫垫肚子再继续忙碌。因为常来常往的缘故,踩着他快要下朝的时候往他那儿去的。石儿姐姐领着我往里去,坐了不到一会儿,就留意到他回来的动静。忙不迭放下茶碗往外去接他,看着人笑眼弯弯的,边熟门熟路的替人换下朝服,边蹲在人脚边强行嘴硬着:妾绣给宣哥儿的小肚兜落在您这儿了,不吵着您忙,拿了就走啦,您忙之前记得吃几口热乎的~


皇帝-赵晟
[打皇帝的脚步迈进建章宫门的那一刻起,建章宫的内的气氛就是陡然一沉,盖因这些时日以来,皇帝的脸色愈发难看,眉头竟没有一刻是松的,就只有嘉婕妤在时,他们才能见着几分笑脸。可今日,对着嘉婕妤,皇帝竟也没松动了神情,只是冷淡地丢了一句]知道了,回去吧。[而后就径直走向了书案]


嘉婕妤-郑宝儿
实则今日来,不过是叫前头莺莺燕燕惹来了几分久违的醋意,原本想缠着人闹过一会儿就去关雎宫,可方才那番话,随着打量着人的脸色是越说越小,到最后是小心翼翼的替人掖着脚边褶皱,埋着头再也不敢吭声,却到底也不肯走。一路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到人坐到案边开始忙碌了,也不敢再像从前那样劝说着用点吃食,只在一旁眼巴巴的盯着面前摆好的糕点,拿余光时时刻刻的留意着人的动静,到他批完第五本奏疏,拿笔舔墨时,一骨碌站起身,屁颠颠跑到人跟前,讨好的笑了笑,才是碎碎念叨着:妾知道啦,是妾厨艺不精还总要您尝尝,惹您生气啦,您不气了好不好?妾叫石儿姐姐去另外备下吃食了,您忙完了还是记得吃一些哦。说完又拿软乎乎的手大着胆子去摸人皱起的眉头:哎呀,不知不觉的,妾陪在您身边都有三年了。宫里的姊妹都一心牵挂着您,总是担心您吃不好睡不饱,有些没机会能时常见着您的,偶尔会来麟趾宫教妾一些小菜呀绣活呀,妾虽然笨,却也能知道她们是期望妾能学会了做给您,也能算是她们的一份尽上心意。如今储秀宫又多了这么多的妹妹们,将来她们也会做好吃的点心绣好看的寝衣,也会一心牵挂着您。说到这儿,偷偷瞧了人一眼,便连忙拿手捂着嘴,讨着饶:妾不说了,妾这就走。说罢,又偷偷摸摸的撒娇,拿手去勾了勾他的手。


皇帝-赵晟
[略一抬眉平了平气,任由她那么一点一点地将细嫩白净的手指状似毫无痕迹地塞了进来,但始终不曾看她,只撂下湖笔去索茶盏,一手抬起盏盖吹了吹茶沫,正要喝茶时却道]朕方才让你回去,你非但违逆圣意,如今还正大明光地捻起酸了?嗯?


嘉婕妤-郑宝儿
听着这话,赶忙跪在人脚边,心里腹诽着他从前床榻间的鬼话(赵日天:宝贝心肝,你吃醋的时候特别可爱,啾咪),面上仍旧是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妾错了,妾认错,您别凶妾嘛。膝行两步,边没皮没脸的认着错,边紧紧抱着人的腿:您骂不走妾的,不吃妾做的,就吃御膳房做的,妾怎么也得看着您吃些东西了再走,不然您又不好好用膳!


皇帝-赵晟
[喝完一口茶后直接将茶盏架到了她头顶发髻间]你哪回不是认错认得快?给朕顶着。[不待她再开口,只道]这是太宗时留下来的青花,你仔细着罢。[这话说完便不再理她,自又拾起一本奏折来瞧了]


嘉婕妤-郑宝儿
两只手连忙护住头顶的茶盏,明明脖子梗着动也不敢动,还要哼哼唧唧的小声絮叨:太宗的宝贝是吧,一会儿就给你顺回磷趾去。(宝鹅从大哥这里顺走过太多宝贝了)这以后再没吭声,果真就老老实实跪在一边护着茶盏。心里也不气恼他,只觉着举就举吧,权当哄他一乐了。若是他真能因此而分分心,能消消气,就是好的。期间会偷偷看看他批奏疏的侧脸,傻笑被发现以后也不躲开,直到胳膊酸得撑不住了,也不敢贸然出声,只瞅着在人放下奏折的空档才央求起来:妾真的知道错了——因为手放在发髻间的珠钗之上,这么久不曾挪动,印出些红痕来,这时便伸出颤巍巍的嫩白小手,可怜兮兮的卖乖:您看,您看看!您就消消气,总不好因为妾占着您的杯盏,累得您到这会儿都没喝第二口茶呢,您就许妾去给您添盏茶来,好不好?


皇帝-赵晟
[将湖笔放在笔山上,“啪“地一声扔下了奏折]聒噪![一股躁郁之气涌然而至,动作粗蛮地松了松前襟,不耐烦地摆着手道]回去!赶紧回去!


嘉婕妤-郑宝儿
叫这一下实打实的吓着了,小脸霎时就白了几分,抖着嗓子同人说了告退。起身时,因久跪还打了个绊子,回身眼巴巴又看了人一眼,才出去同石儿姐姐嘱咐着之后最好是备些清淡的膳食,另外里头的茶水也该新添一回了……絮絮叨叨一通叮嘱,到上了轿子才想起来,绣绷子忘了拿。撅着嘴小声抱怨了一句:最会拿我来撒气了,吓得我倒忘了正经事。而后才掀开帘子吩咐着抬轿宫人直往关雎宫去。


皇帝-赵晟
[石儿仍旧如从前一样,微笑着耐心一一应下郑氏的反复叮嘱。待嘉婕妤乘着小轿走后,膳房的人亦送来了近日来皇帝常用的冬瓜荷叶汤,由试菜太监尝过后,石儿从瓦罐中舀出一小碗来,预备奉进殿中去,只是临行前吩咐了一个侍奉在外殿的宫女道:“嘉娘子给二殿下绣的物件儿落在陛下后书房了,你去给娘子送回去。”说罢,便端着汤碗进了内殿。甫一进门,就见皇帝立在背身案前,地上七零八落着几本奏折,石儿只将膳盘放下,便躬身预备退出去了,岂料皇帝此时却出声道]去备两套便服,一套给朕,一套给郑氏。[慢慢转过身来,伸手端起案上的汤碗]初五朕休沐,辰时接她过来,让秋娘伺候她更衣。[石儿自然明白陛下这是要带嘉婕妤出宫的意思,也正因如此,一贯自持的石儿也不禁流露出惊讶之色来,但很快她便整理好了情绪,恭敬地接下了吩咐,这日酉时,皇帝的旨意便已悄然传至麟趾宫了]

收起回复4楼 14:45 登录百度帐号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贴吧热议榜 2回复贴,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