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吕特大器(南部明武英殿特大教军士兼兵组尚书)

2019-06-09 / 故事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保卫遂宁城 崇祯十年(1637年),大器告假居家,见邑城低矮且有毁损,倡议修筑,刚竣工,分兵袭攻遂宁。大器佐县令任宾臣抵御,自捐金钱,募兵四百,又逢道护家眷归,有边兵二千名参与,协同城内士民一意扼守,城未破,受到崇祯奖赏。 平定西疆乱 不久,出任关南道,建。又迁副使,调,告假居家。 崇祯十四年(1641年)升任右,巡抚。吕大器揭发总兵柴时华不法行为,柴被撤职,派副将王世宠代柴。柴竟向西部及乞兵为乱,王大器令王世宠征讨,柴战败自焚死。此时,塞外尔迭尼、黄台吉等拥兵以乞赏为名企图进犯,吕大器借犒赏名义,投毒于,杀其部卒无数;又遣总兵马火广 督副将王世宠等,攻讨塞外为首作乱者,斩七百余人,抚二十八族,击败其余党。至此,西部边地基本平定。 崇祯十五年(1642年)六月,大器升任,他见天下多变故,害怕担当军旅之任,于是极力推辞,至次年三月才就任。诏令大器以本官兼,总督、、军务。这期间,农民军已开始了大规模歼灭明军的战斗,明王朝岌岌可危。当时,北京附近尚属戒严地区,吕大器及诸将驰援扼守顺义牛栏山。总督赵光扌卞 集合诸镇军队大战于螺山,大败,只有吕大器所部无失。 次年五月,保定地区解除戒严后,于江西、、()、特设总督,督所驻九江,大器任总督。此时,湖北地失,武昌城陷,驻军九江称病不进,疑大器有兼并自己的意图,而与大器不和。大器觉知后,乃亲到良玉床前慰劳,使其疑心消解。这时,农民起义军进兵湖南,陷袁州、吉安,大器遣部将与良玉军破献忠于,复占峡江、永新二郡。 崇祯十七年(1644年),攻破北京,崇祯死,大臣议立国君。大器与、雷纟寅 祚等主张拥立潞王,议未定,而、拥朱由崧至,是为安宗皇帝。弘光帝立,迁大器吏部左侍郎。大器受排挤益急,上表揭发弄权误国之行迹,弘光帝以 和衷体国 答之。不久,入朝,阴令其劾奏大器、雷纟寅 祚心怀异图,迫使大器乞休离位。大器乃写就监国告庙文书送交内阁,以表明自己毫无他图的心迹,怀忿不已,又阴令太常卿李沾攻击大器。弘光帝怒,遂撤大器一切职务,又命令法司逮办,当时因蜀地尽失而未执行。 总督西南诸军 隆武二年(1646)八月,清军至汀州,绍宗殉国。郑芝龙降清,其子朱成功焚儒服入海起兵。十月十四日,吕大器自柳州至端州,与瞿式耜、丁魁楚等拥立朱由榔于广东肇庆监国。吕大器以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掌兵部。十一月十六日,朱由榔于肇庆即皇帝位,改元永历,以明年为永历元年,颁诏中外。吕大器与瞿式耜拥立永历帝,乃是他为大明江山作出的最重要的贡献。永历立,明祚又得以延续十六年。十二月,帝如梧州,大器请留守肇庆,后东入韶州。 永历元年(1647)三月,吕大器奉父母驻于贵州乌罗衙署附近之水月庵。是年秋,督师王应熊卒于永宁之土城。既而,吕大器向永历帝上疏,言“川蜀地居上游,为国根本,川蜀安则楚粤俱安,宜及时收拾”。帝晋大器文渊阁大学士兼少傅,赐尚方宝剑,承制封拜,令代王应熊,总督西南诸军。 永历二年(1648)夏,吕大器督师至涪州。李占春率所部来迎,大器与占春深相结,次平西坝。平西坝位于长江江心,地势易守难攻。大器令占春明赏罚、饬队伍、汰老稚、开屯种。他将杨展、于大海、胡云凤、袁韬、武大定、谭弘、谭诣、谭文以下,皆受大器约束。自隆武二年十二月张献忠死后,四川各地军阀割据,互相攻战。直至吕大器归蜀督师,方得以小安。 是年,朱容藩诈为玺书,称“上俞我以世子行楚王事”,号“天下兵马副元帅”。建行宫、设仪仗,置羽林、锦衣各卫军,衣服器皿拟于天子。又修万县谭氏砦,号为“天子城”。朱容藩,何许人也?据《明季南略》卷十一《朱容藩僭乱本末》称,朱容藩本楚藩通城王派下一庶人也。后逃入左良玉军中假称郡王,引兵害人,为诸将所恶。后又到南京贿赂马士英,请以“镇国将军”监督楚营。永历立,容藩为丁魁楚所荐,掌宗人府事。永历素恶容藩,本欲斩之。其以贿内监庞天寿,得保全,后由楚进川。容藩假称“三省总督、兵部右侍郎”,一路招摇撞骗。 可知,朱容藩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假打,竟还妄想在西南称帝。当然,确也有不少军阀头头迷信他。当容藩之人举着“天下兵马副元帅”的牌子到李占春处时,大器笑曰:“天下兵马副元帅,非亲王、太子不敢称。天子在上,国何以监?此决反矣。若受其官,必坐罪。”且言“天子无恙,容藩僭窃,当死!”李占春、于大海等固不附容藩,得大器檄后,更决心反之。大器谕容藩再,却遭焚书斩使,故将其造反事密疏上闻,俟上决断。 永历三年(1649)冬,永历帝诏晋吕大器武英殿大学士,令其赴行在。容藩闻后,猝陷石柱厅。因西南路阻,征讨容藩的上谕还未发出。大器当机立断,大会诸将,拊髀叹曰:“日者承简命得便宜行事,而我逡巡逾年者,以彼系宗室,欲俟上亲断故也。今容藩叛涣,吾足一动则彼势遂成。吾可跳身事外,令此中复有一天子哉!”传檄诸路军,声其罪以讨之。吕大器命李占春、于大海、胡云凤合攻容藩,大器据忠州石堡寨为策应。李占春先复石柱,再联手于大海与容藩大战于三教坝。容藩败走,入万县天子城。天子城不守,容藩复走云阳,追兵迫,竟拔剑自杀,余兵尽降。蜀复平。 容藩亡,吕大器乃取道乌江,南行赴永历行在。至思南,应王祥反复请求,次于遵义,养病二月。永历四年(1650)春,大器行至都匀府独山州(今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病革,草遗疏数纸后薨逝,年五十三。其至死都在高呼“雪耻除凶,刻不容缓!”大器向来俭朴,身无长物。诸将捡其行笈,无一钱。后受王祥襄助,获葬于遵义之海龙坝(今遵义市红花岗区海龙镇)。李占春闻讣后,令三军为大器缟素一月。帝闻讣后大恸,为辍朝三日。一切祭葬赠荫,皆视国故。帝赐谥曰“文肃”。 [2] 吕大器传记资料 《明史·吕大器传》 ,字俨若,遂宁人。崇祯元年进士。援行人,擢吏部稽勋主事,更历四司,乞假归。以邑城庳恶,倡议修筑。工甫竣,贼至,佐有司拒守,城获全。诏增秩一等。出为关南道参议,迁固原副使。巡抚檄大器讨长武贼,用穴地火攻法灭之。 十四年,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劾柴时华不法,解其职,立遣副将王世宠代之。时华乞兵西部及为变,大器令世宠讨败时华及西部,时华自焚死。塞外尔迭尼、黄台吉等拥众乞赏,谋犯肃州,守臣拒走之。大器假赏犒名,毒,杀其众无算。又遣马爌督副将世宠等讨群番为乱者,斩首七百余级,抚三十八族而还。又击败其余党。西陲略定。 十五年六月,擢兵部添注右侍郎。大器负才,性刚躁,善避事。见天下多故,惧当军旅任,力辞,且投揭吏科,言已好酒色财,必不可用。帝趣令入京,诡称疾不至。严旨切责,亦不至,命所司察奏。明年三月始至,命以本官兼右佥都御史,总督保定、山东、河北军务。时畿辅未解严,大器及诸将和应荐、张汝行驰扼顺义牛栏山。总督集诸镇师大战螺山,应荐阵亡,他将亦多败。大器所部无失事,增俸一等。 五月,以保定息警,罢总督官,特设江西、、、安庆总督,驻九江,大器任之。湖北地已失,武昌亦陷,驻九江,称疾不进。以故疑大器图己,语具良玉传中。大器诣榻前与慰劳,疑稍释。而大躏湖南,分兵陷袁州、吉安。大器急遣部将及良玉军连破之樟树镇,峡江、永新二郡皆复。已而建昌、抚州陷,良玉、大器不和,兵私斗,焚南昌关厢。廷议因改大器兵部右侍郎,以代。 十七年四月,京师报陷,大臣议立君。大器主、雷縯祚言,立。议未定而及诸将拥至。福王立,迁大器吏部左侍郎。大器以异议绌,自危,乃上疏劾士英。言其拥兵入朝,靦留政地,翻先皇手定逆案,欲跻阮大铖中枢。其子以铜臭为都督,女弟夫未履行阵,授总戎,姻娅、、先朝罪人,尽登膴仕,乱名器。「夫、,臣不谓无一事失,而端方谅直,终为海内正人之归;士英、大铖,臣不谓无一技长,而奸回邪慝,终为宗社无穷之祸」。疏入,以和衷体国答之。 未几,泽清入朝,劾大器、縯祚怀异图。大器遂乞休去,以手书监国告庙文送内阁,明无他。士英憾未已,令太常少卿李沾劾之。遂削大器籍,复命法司逮治之。以蜀地尽失,无可踪迹而止。大器既去,沾得超擢左都御史。谦益亦以附士英、大铖,得为礼部尚书。独縯祚论死。 明年,唐王召为兼东阁大学士。道梗,久之至。汀州失,奔广东,与等拥永明王监国,令以原官兼掌兵部事。久之,进,尽督西南诸军,代,赐剑,便宜从事。至,与将军深相结。他将杨展、于大海、胡云风、袁韬、武大定、谭弘、谭诣、以下,皆受大器约束。宗室朱容籓自称天下兵马副元帅,据。大器檄占春、大海、云风讨杀容籓。大器至思南得疾,次都匀而卒,王谥为文肃。 [3] 吕大器诗文欣赏 晚至 一叶嘉陵下,冰心对绿漪。岂无丹阙恋,终抱白云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