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付盘算亭台楼阁无弹窗扇

2019-06-09 / 故事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林如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道出了请林正松前来的部分意图。身为巡盐御史,管着从三品的盐运司,也道出了这位老人临死之前后继无人的心酸与悲哀。
林正松明白林如海的无奈,也理解林如海的苦衷。从梦境之中,林正松可知道自己这位便宜伯父可是有着近有两百万两白银的家底,再加上眼前这座偌大的府邸。
可是真要应下,就真的陷入漩涡之中无法脱身了,这么大的家底,这苏州城里有多少垂涎的眼睛。更何况林如海羁私盐得罪的人不知其数,哪个不想致林家于死地,这也是林正松来到林府不久就与前府那些盐兵搞好关系的原因。
“贤侄难道连我这将死之人临终之所托都不愿意接受吗”?林如海无力的枯手奋力拉住林正松的衣摆。
“哎!小子今后定当尽力”,林正松点了点头,一是不忍拒绝一位老人的恳求,另一面怕是自己自从走进林府的大门就已经踩入这场漩涡之中了。
“好好好,松儿,好啊”!林如海连说三声,都是明白人,自是知道林正松作出这番决定是何艰难,这就等于将自己的命与林府梆在了一起。
“我林府钟鼎世家,书香之族。到我手里,虽被朝廷收回爵位。但我探花出仕,宦海多年,虽说人死情消,但也有几位至交好友。林展,帮我取来”。
林管家从林如海床板隔层下取出三封信,交给林正松。
“林展自幼随我,以后松儿大可依靠,第一封信是给你的,里面是府里的一些事项。第二封信可差人送给扬州的陆老爷,第三封信太远,就不送了,看松儿以后的机缘了”。
说完,林如海歇了片刻,睁眼时看向了管家,“林展,你我名为主仆,实则兄弟,我自去后,替我帮帮松儿,看好林府,好吗”?
林管家听闻落泪,用衣袖擦拭之后,转身向林正松弯腰行礼,“见过林少爷”,这是一种认可。
林正松伸出双手托住,在林如海面前郑重击掌。
屋外,黛玉匆匆赶来,扑倒在林如海床头嚎啕大哭,豆大的眼珠从秀美绝伦的脸蛋上滚落而落。人生十悲,第一悲便是幼年丧父母。虽然此时黛玉已不是幼年,不过也才十二岁,就要承受丧父之痛。林如海这一走,黛玉可真成无父无母之人了。念及此,黛玉哭声愈悲。
林如海吃力的抬手摸着黛玉的秀发,满是怜爱与不舍,“孩子,以后少哭一些,人固有一死,天下间谁能例外”。
看着林如海和伏身哭泣的黛玉,林正松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林如海托付自己照顾黛玉和守住林府,可黛玉是从京城而来,京城有些人还惦念着这偌大的林府呢,这该如何?
林正松觉得应该听听两位当事人的建议,“伯父,黛玉妹妹今后是留在林府,还是北上”?
林如海先前也考虑过,要是没找到合适之人继承家业,林如海宁愿放弃一切后手,舍弃这府里一切作为赠给贾府的大礼,以换取女儿的一生平安,只不过这是下下之策,是在赌,赌贾府能看在已逝贾敏和这份家业的面上,保女儿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