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左名都[选登]生姜夔《扬州缓缓·淮里手名通通》建辞评析

2019-06-09 / 故事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杜郎,杜牧。俊赏,用典。钟嵘《诗品序》:“近彭城刘士章,俊赏才士。”俊逸清赏。杜牧曾在扬州冶游,故称。惊,感到惊讶。形容词“惊”作动词用,为转类修辞。唐文宗大和七年到九年,杜牧在扬州任淮南节度使掌书记。姜夔认为杜牧具有极高的鉴赏能力和写作技巧。但料想他如今重来,看到古城的沧桑变化,也必定大吃一惊。这几句衬托出,扬州所遭受的破坏远远超出姜夔的意料,因而在精神上受到强烈刺激,心潮起伏,难以平静下来。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豆蔻词,豆蔻,植物名。杜牧《赠别》诗以喻少女年青:“娉娉嫋嫋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青楼,指妓馆。青楼梦好,指杜牧在扬州的浪漫生活。杜牧《遣怀》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算是个俊才情种,他有写“豆蔻”词的微妙精当,他有赋“青楼”诗的神乎其神。可是,当他面对眼前的凋残破败景象,他必不能写出昔日的款款深情来。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二十四桥,此泛指扬州的名桥。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冷月,显得格外清冷的月亮。冷,形容词作动词用,转类修辞。当年的明月夜,有多少人在桥上赏月,不时听到美人吹箫的声音,而今桥仍然存在,水中微波正环绕着月影荡漾,但冰冷的月亮却默默无声。还有谁来欣赏月光!多么寂寞的月亮!“波心荡、冷月无声”的艺术描写,是非常精细的特写镜头。词人用桥下“波心荡”的动,来映衬“冷月无声”的静。“波心荡”是俯视之景,“冷月无声”本来是仰观之景,但映入水中,又成为俯视之景,与桥下荡漾的水波合成一个画面,从这个画境中,似乎可以看到词人低首沉吟的形象。写昔日的繁华,正是为了表现今日之萧条。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红药,红色芍药花,扬州繁华时期的名花。红,摹色。 年年,迭字,意为每年。生,怒放。可怜桥边的红芍药,仍然每年盛开,还有谁来欣赏呢?多么寂寞的芍药。物尚如此,人何以堪,悲痛的心情又达到一个高潮。词人用带悬念的疑问作为词篇的结尾,很自然地移情入景,今昔对比,催人泪下。

此词在表现姜夔的词风清雅空灵上非常突出。运用“清”“寒”“空”“波心”“冷月”等词极力表现语言上清雅空灵。同时,用“犹厌言兵”表现兵燹之后的残破;用杜牧名句表现扬州昔日的繁华;用“二十四桥”“波心荡”“冷月无声”表现清幽伤感的气氛;用“桥边红药”表现“寂寞开无主”的荒凉,这些造境都是用来表现意境上清雅空灵。词人的笔法是清雅空灵的,却寄寓深长。用低婉的声调,清刚峭拔之势、冷僻幽独之情,写出了战争带给扬州城万劫不复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