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全文太虚将军降特大任于斯人氏亦必先苦味其芯子申齐文则哪门子意

2019-06-07 / 故事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译文:

舜在田野中种田时被任用,傅说从筑墙的劳作之中被选拔,胶鬲从贩卖鱼盐的工作中被举荐,管夷吾从狱官手里赎回后被任用为相,孙叔敖从海滨隐居之地被举用进了朝廷,百里奚从市场中被赎出得到任用。

所以上天将要下达重大责任在这样的人身上,(因此)一定要先使他的内心痛苦,使他的筋骨劳累,使他忍饥挨饿,使他受到穷困缺乏之苦,使他做事受到阻挠干扰,用这些来激励他的心志,使他性情坚忍,增加他们原本所没有的才能。人经常犯错误,然后才能改正,

内心困扰,思虑阻塞,这样以后才能奋起;(一个人)愤怒忧虑表现在脸上,吟咏叹息之气发于声音,然后人们才能了解他。(一个国家)在国内如果没有坚守法度的大臣和辅佐君王的贤士,国外如果没有与之相匹敌的国家和外来国家的忧患,那么这样的国家往往会灭亡。

这样就知道忧愁患害使人生存发展,安逸享乐使人萎靡灭亡的道理。

原文: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扩展资料:

背景:

孟子生活在战国,社会动荡不安,人民生活十分痛苦。当时,各大国间“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对此,孟子的政治主张主要是“仁政”,提倡“制民之产”,“省刑罚、薄税敛”。孟子最早提出“民贵君轻”主张,呼吁各国诸侯重视人民作用。

主张残暴之君是“独夫”,人民可推翻;强烈反对不义战争,认为只有“不嗜杀人者”,才能统一天下。孟子向往历史上尧舜功绩,到处游说,宣传他的“仁政”、“王道”,并把这寄希望于封建统治发“仁心”,力图维护原始井田制度,使天下归顺,以成就王业,“黎民不饥不寒”。

这反映孟子继承并发展前代政治家提出民本思想,对恢复经济,发展生产,使人民休养生息,有一定作用。今天看,孟子思想虽有阶级时代局限性,唯心倒退,但许多间接主张,客观上对人民有利,值得肯定。

本文阐述的事实上是个人的命运和客观环境的关系:“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已经成为一句格言,鼓舞了无数有识之士从贫贱中奋发,从失败和厄运中站起来,向命运抗争。

一个人身处逆境,精神压抑,往往会在对压抑的反抗中不断拼搏,不懈努力,激活内在的生命力,发挥自己的创造性。正是在这种努力的实际行为中他的思想和感情才会为人们所理解,获得人们的同情和支持。

这里描述的其实是我们经常说的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用主观的努力来积极地适应客观环境乃至改变客观环境。这对天下所有处于逆境、犯了错误而苦闷彷徨的人来说真是一个极大的鞭策和鼓舞。在孟子之前,春秋晋大夫司马侯早就已经提出“多难兴邦” (《左传·昭公四年》)的说法。

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说法更加辨正,可以说是对“多难兴邦”的发展。孟子认为,一个国家如果内部没有严格执法、足以辅助朝廷的贤臣,外部又没有敌人的骚扰侵犯,总是过着太平安乐的日子,就会使君臣上下渐渐地养成不思进取的作风。这样,一旦有难,国家就会濒临灭亡。

这对于统治者而言,无异是一记警钟长鸣,有着振聋发聩的效果。唐代柳宗元在《敌戒》中说: “敌存灭祸,敌去召过”;宋欧阳修在《五代史伶官传序》中也指出: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都是继承孟子这一思想而来的,是对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

孟子(前372一前289),名轲,战国中期邹国(今山东邹城)人,继孔子之后儒家最重要的思想家。孟子曾周游列国,推行他的“仁政”思想和“王道”主张,但由于当时诸侯国忙于战争兼并,其观点被认为是“迂阔”,几乎无人采纳。

孟子晚年回邹国与弟子著书立说,作《孟子》7篇,共269章。《孟子》语言明白晓畅,又极富感情,具有磅礴的气势和强大的鼓动力量。

参考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