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打正着压秤半生不熟梦联罗网

2019-06-09 / 典故 / 0 次阅读 / 0 次评论
 李遇脑袋嗡嗡嗡响,只能用眼角余光窥探旁边的动静。他做好准备,一旦开战便力以赴。
 可此处乃幽灵统治的暗世界,假设开战,连逃都没地方逃,结局唯有死亡。
 这种感觉,像极当初被拖入梦联网的那些幽灵……
 简离手中拿着档案,从李遇身前绕走。两人坐的位置原本就比较巧妙,因此简离的行为丝毫不显突兀。
 李遇低头,看都不看一眼,其实已经心知肚明。
 默数三百秒后,李遇抱起桌上档案,走向书架林立的区域。他归还借阅之物,顺便从候在那儿的简离身旁闪过。
 “你先走,下车之处等我会合。”简离小声道。
 “嗯。”李遇回应。
 整个过程都在书架及档案遮掩下发生,幽灵和工作人员皆未发现异常。
 李遇归还档案之时,贺君颜的分身也已下楼,他目不斜视,直接走出大厅。贺君颜没有拿到想拿的东西,但是却带走了两个幽灵。
 嘭~嘭~
 静谧环境下,李遇甚至能听见自己紧张的心跳。他重重地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像普通群众那样走向玻璃门。
 1、2、……
 李遇边走边留意着坐在大厅里的幽灵,似乎没有一个起身。李遇非常清楚,假设现在某个幽灵追踪的话,自己恐怕在劫难逃。
 唰~
 玻璃门朝两侧慢慢打开,李遇用正常速度走出去。后背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可李遇始终没敢回头看。
 脚步依然平缓,脑子却炸裂般难受。李遇保持平稳呼吸,及其自然地走到建筑群环绕的那个小湖旁边。
 到此,李遇方才坐在湖畔石头上,轻松抹汗,轻松四下观望。
 附近没幽灵,也没任何可疑跟踪人员。看来自从贺君颜主动出头的那一刻起,所有火力便被集中吸引。
 大概,今日逃过一劫了吧。李遇踢开脚下石子,走向公交站点。
 ……
 与此同时,简离进入洗手间。洗手间里有个蹲位关着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简离快速进到旁边蹲位,在隔板上敲了三下。
 对方也敲三下,类似节奏。不过声音响起的地方,比简离这边要高很多。
 简离把耳朵附在隔板上小声问:“还没走?”
 贺君颜低语:“想走啊,臭烘烘的,你为何这么久才到!”
 “我得确认安,否则贸然来找,咱们都死翘翘。”
 “好险,差点折在这,幸好分身引开那两个疑心重重的幽灵。”
 “现在怎么办?撤退还是晚上再想办法。”
 “调查报告的原件在三层,分身前去索要时吃了瘪。那个工作人员很暴躁,说为何这么多朋友找档案。昨天下午,才有个名叫章玄的朋友复印一份拿走。”
 简离挑起眉毛:“歪打正着!这么说只要找到章玄就行。”
 贺君颜道:“接下来我从洗手间窗户溜走,分身会故意拖延时间。咱们必须赶快行动,幽灵没那么傻,分身肯定骗不了太久。”
 ……
 距仪台不远的十字路口,另一位贺君颜走走停停,好像在等什么。此刻他有个信念,就是尽量在外边绕圈,绕到没法绕的时候,再找地方躲藏。
 跟踪他的是两个蓝幽灵。
 其中一个嘟囔:“这家伙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你觉得有问题,抓起来严加拷问不就行呢?”
 另一个摇着椭圆形脑袋:“等。看样子肯定有同伙,等同伙出现再斩草除根。”
 ……
 李遇在公交站台,分分秒秒都很煎熬。每当有人朝这个方向看一眼,李遇神经就猛地一绷。
 说实话,倘若身在诺亚方舟,不管发生什么,李遇都不会如此紧张。他将手搭在公交站台的柱子上,心中安慰自己,也许多来几次就能适应。
 忽然,身后有人拉扯衣襟。李遇慌乱扭头,见是刘泊安,方才长舒一口气。
 五人组会合。
 接下来要找的章玄,却为接替王政飞龙位置的主要候选之一。稍加打听,便问到章玄住处。
 他是个大流氓,开了家当铺,平时带着小弟在仪台附近活动。幽灵们原本看不上章玄,可章玄主动为幽灵做牛做马,几次三番后,章玄地位如火箭蹿升。
 无论章玄这次复印调查报告出于什么目的,总之五人组盯上他了。
 事不宜迟,贺君颜很快做出分工。依旧是苏心及刘泊安负责在外接应,他和简离、李遇进入当铺。
 章玄的当铺在一条小街,本身是栋居民楼。其底层用来开店,上边用来住人。进入小街后,简离催动灵源打开空间法器。他单手一抓,立刻抓出块通体深蓝、非常珍贵的翡翠。
 “这玩意应该能诱惑当铺老板。”简离自言自语。
 “你小子,总是在空间法器里藏些没用的东西干嘛。”贺君颜嗔道。
 “谁说没用呢?马上就能彰显价值。”简离一笑。
 话刚讲完,前方忽然传来女人啜泣的声音。踮起脚尖,发现啜泣来自当铺。三人急忙加快脚步,刚到门口,就有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妻拿钱走出。
 “我不是他们的女儿,他们不能卖我!”女人大哭。
 啪~
 清脆的耳光。紧接又是一番乱脚相加的声音,然后归于沉寂。
 三人并排走进当铺,只见地上趴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她还不到十五岁,嘴角渗出鲜血,泪水沿脸颊的巴掌印,缓缓淌下。
 在她周围有几个伙计,其中面相最狠的那人问:“你们干吗?”
 简离摊开手掌:“这块翡翠,换她。”
 伙计撇嘴:“不好意思,她是我们的资产。刚才她的父母,已经将她卖了。”
 “不!”女孩歇斯底里地喊:“那不是我的父母,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伙计瞪着铜铃大眼:“现在什么年头,难道你忘呢?或许有时候,我们勉强找个理由装样子,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完不需要找理由。”
 简离正要插话,贺君颜抢先道:“她跟我无关,我们有很多宝贝,当铺收吗?”
 伙计扭头:“什么宝贝,除了那块翡翠,别的我可没看见。”
 贺君颜神秘眨眼:“宝贝怎能随便就拿出来?这样吧,还请先把门关上。”
 关门?
 几个伙计犹豫了。
 忽然,里间传来阴恻恻的声音:“行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关门?”
 听到说话声,伙计们急忙退到一旁唯唯诺诺:“老板,好。”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