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野史秘闻文章正文

抗税

野史秘闻 2021年04月07日 00:14 197 yeshiwang
侵权请律师一般多少钱抗税的定义抗税处罚
起事抗税偷税抗税由谁侦查抗税手段
骗税的例子有哪些抗税罪司法解释抗税罪是自然犯吗

抗税与抗税

“机头税”、“童装税”究竟是什么税?

观点一:有报道称,“据当地个体户透露,今年以来,织里镇个体户的营业税由去年的7000元上涨到今年的1万多元……而小作坊工人的个人所得税,也从去年的300元上涨抗税到今年的600元。”

观点二:而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该报记者从当地税务局了解到,此次引发争议的税负,指的是对每台机器核定征收的增值税(每台缝纫机对应固定税额)。

在事件发生伊始,就有人在网上声称,这些都是由于当地政府强征“童装税”导致的,实际上,“机头税”、“童装税”这种说法只是坊间的一种谐称,并非新增的税种。

织里的税收涨后到底重不重?

报道,一名围观群众告诉记者,他的作坊里去年按每台缝纫机缴纳的一项税费是每台机器343元,卫生费每个人40元。今年听说前一项税涨到620元了,现在大家主要是对这个税不满。湖州市织里镇综合实力在全国千强乡镇中位列89位,共有童装类企业家,销售收入已突破180亿元。相关人士称,正是为了税收保持平衡以及城乡公平,所以决定调整这一征税标准,增税300元对织里的企业主来说并不重。

中国经营网评论员王亚煌认为:“因为童装业每台缝纫机每年销售额平均大约在10万左右,以20%的利润率计,再除去工人工资仍有相当的利益空间。”从2003年到2010年,织里童装业建账建制户数快速增长,定额水平大幅提升,童装产业国税收入从2003年的500多万元增加到2010年的8000多万元。在织里,前几年为了照顾农村童装企业主,将税收标准放得比较低,而此番税额翻番,自然会触动小业主的神经。

做出增收税款的决定显得很草率

除征税的幅度过大之外,执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更值得思考。地方税务部门可以以原定税额偏低为由进行调整,对核定征收的纳税人一般一年核定一次,核定时间一般在年初。在织里,新的征税数额确定于10月,试想,如果在制定过程中,税务部门可以较好地听取各方意见,多与小企业主进行沟通,将各方的利益、需求考虑在内,抗税冲突或许就不会发生。

同时,无论是营业税、个人所得税还是增值税,都不应按照每台缝纫机来收取,多产出多纳税本应是征税的原则,但收取“机头税”的做法显得比较简单。王亚煌认为,在今后关于税收等敏感问题的决策上,“理应发挥人大的作用,通过人大积极寻求建立多方的协商机制……单方面突然提高税收并强行征缴的行为只会激化矛盾。”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华夏野史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